第 9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过盈利模式倒是摸清楚了,大是乌巧儿跟新世界的事,这件事要是想弄明白,估计是要找费四身边的人,可是现在谁也不知道这费四身边的人是谁。

  我正筹莫展的时候,正好是看见那走廊处有个人走过去,就张侧脸,但是我看的真切,是他,他怎么会在这!我赶紧往前追上去,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周锈!新世界的那经理!

  我在后面远远的跟着,走廊里虽然不时有小妹带着客人,但是并没有人太多注意我,我看见周锈走到走廊最头上,回头打量了下,我赶紧贴到门口,装作要开门的样子,但是眼睛余光瞄着他,他见没人注意,自己伸手推开门,钻进了进去。

  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是没干什么好事,难道他来这上班了?

  现在要是去找二哥他们,估计就跟丢了,谁知道那门后面是什么情况,我感觉周锈可是解开这个事的关键,狠心,自己猫着腰跟了上去,到了门口同样打量了下,没人注意到,吸了口气,吱呀声推开了门。

  里面灯光昏暗,也是条走廊,早就没了周锈的影子,不过好事是这里面就条通道,顺着往前走肯定能发现什么。

  我侧着耳朵听着远处那踢打踢打的脚步声,猫着腰在后面跟着,心里也狂跳起来,谁知道这里面究竟会是什么东西。

  走了大概是十几秒,我听见前面的脚步声停了下来,慢慢的探头往前面看去,这看,让我呆住了,因为那在不远处的通道里,周锈回头向我,正脸诈的冲我笑着,完了!被发现了!

  第427章梦缘里面的苏小洁

  我当时跟那周锈能差五六米,我直小心,按道理说他根本不会发现我,可是现在这事摆在我面前,这王八犊子知道我在这了!

  当时我几乎是想都没想,身子直接从阴影中暴走出来,这五米的距离几乎是眨眼就到,周锈估计是没想到我不退反进,稍微呆了下,但是这人知道我的狠劲,转身就想跑。

  可是我这几步是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周锈虽然反应过来,但是跑的实在不快,被我在后面助跑跳起,冲着他的后背就踹了过去,这下直接把他踹了个狗吃屎,我摸着手里的弹簧刀放在他的脖子上,嘴里喊了声:再动我捅死他!

  我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露着凶光,像是那饿狼样,虽然这里面灯光昏暗,但是我脸上的那份狰狞落在这灯光下,像是恶鬼样。

  我这话是跟谁说的,跟我后面的那几个人说的,刚才我暴走追周锈的时候,后面就传来风声,好几个脚步声追过来,我拖着地上的周锈站了起来,用刀子顶着他的脖子,靠在墙上,左右看,前面还没有来人,但是后面有两个穿的跟警察差不多的保安,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要是刚才我见到周锈发现我往回跑,肯定就会被这俩人给堵住了。

  周锈在我手上,这俩人倒是不敢乱来,也仅仅是不敢乱来,我看出来了,要是用周锈威胁他们让我离开,这件事是不大可能。

  放,放开我,陈凯,你,你知道这是谁的地方吗,你就来撒野!周锈终于是反应过来,色厉内荏的对我说着。

  我怪笑声,说:谁的地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今天下午被人莫名奇妙的打了顿,那些人,就是在这!

  周锈居然有点委屈,说:陈凯,就算是有人打你,但这也不是我干的吧,你干嘛拿着刀子顶着我啊,有话好好说,你要是想找个说法,我带你去见老板怎么样?

  我嘿了声,说:周锈,你是不是都忘了,怎么跟王钰起合伙来栽赃我的吧?你说我为什么拿着刀子顶着你?我来是为了讨个说法,二来我说到这里,语气沉了下,在周锈耳边低声咆哮出来:为了弄死你!

  周锈这人胆子不大,被我这么恐吓,身子都软了,结巴的说:陈,陈哥,这,这都是误会啊,你要是真的对我怎么样了,这,你,你也别想走了!

  说到这里,周锈声音尖利起来。

  说什么呢,什么又死又活的,咋回事这?正在这时候,周锈去的那个方向传来个男的声音,伴随着这个,还能听见踢踢踏踏的皮鞋声音。

  我眼睛瞳孔缩,看着那地上先冒出来的影子,然后群出新在我的视线里面,带头的是个约摸米七多点的胖子,头发全是白的,脸蛋上都是横肉,不过嘴角挂着那种很虚伪的笑容,没跟般混混样带着那种大粗金链子,右手上有个扳指,他走过来的时候直在转那个扳指。

  带头的肯定就是那费四了,他身边的那些人都是生面孔,没看见中午去打我们那个大头兵。

  费四有点惊讶的看着我,说:这这兄弟你这是干嘛,干嘛拿着刀子,多吓人,快放下,这周锈哪里得罪你了啊?周锈见到费四过来,长了底气,牛逼哄哄的说:四爷,这,这b崽子就是陈凯,我刚才在摄像头里看见了他,就把他引过来!

  我听见这话,冷笑声,快速的手里的刀子挪,落到周锈的腿上,噗嗤声狠狠的扎了下去,周锈吃痛,惨叫起来,那身子往下耷拉,我用胳膊勒住他的脖子,那带着血的刀子重新放在了周锈的脖子上面,慢吞吞的说了声:我不让你说话,你要是再敢说话,下次扎的可就是你的脖子了。

  周锈听见这话,啪的下,赶紧用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虽然呜呜的惨叫着,但是试图不发出点声音,身子像是筛糠似的在我怀里颤抖着。

  费四那虚伪的笑还挂在脸上,他没想到我会真的动手,而且死当着他的面。

  我笑了声,说:四爷?那费四听见我说话,脸上那笑容又浮现了起来,说:四爷不敢,小陈兄弟这威名,我老四可算是听说了,没想到今天来这了,怎么不跟老四说下呢?

  我说:说什么,说了不就让这狗崽子跑了吗!说着,我又冲着周锈的脸扇了两巴掌,费四身边的人都看不下去了,但是费四还在忍着,说:小陈兄弟,咱们虽然没接触过,但是老四我可是对你仰慕的很啊,先别说跟左麟大哥那件事,就小陈兄弟帮着三合稳定局势这手,怎么也算是再是诸葛亮了,当初整个三个都想着弄死小陈兄弟,没想到小陈兄弟到了最后来了个惊天逆转,不但是解除了危机,还帮着把三合的内鬼给挖了出来,这手,实在是太漂亮了,当然,最后赵三金落马,要是没有小陈兄弟,这事也办不成啊。

  我听费四这么说,脸上点表情没有,说:四爷,你也知道当初三合那件事,当然知道这件事是从新世界酒吧开始引起来的,那你知道这件事跟周锈跟王钰的里应外合有关吗?

  费四听见这话,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说:是吗,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吗?我看着费四那拙劣的表演,说:四爷,本来吧,我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过来抓三合的这个叛徒,当然呢,我不知道这是四爷的人了,这件事啊,我会跟三合好好说清楚的,你看,这三合刚刚休整,也不是那种顶尖的团伙了,都落到这种地步,没事,我跟三合好好说,定多替四爷说好话。

  本来今天这件事是我不占理的,但是就赖费四这嘴贱,说起之前三合叛乱的事来了,我这顶高帽子扣上,就算是现在费四胆子在大,也不敢担这个罪名啊。

  费四眼睛眯着,哈哈大笑起来,说:小陈兄弟真会开玩笑,周锈这件事啊,我确实是点不知道,但是,现在周锈是我老四的人,你看看,小陈兄弟又是拿刀顶着人,又是捅刀子的,我老四脸上不好看啊,虽然我是很仰慕小陈兄弟,但是小陈兄弟弄的我在这兄弟面前很没面子,我要是不给个说法,估计以后传出去,我老四也就别再混了,你说,是不是!

  说到最后,这费四的脸完全阴沉了起来。

  我听见这话,心里大吃惊,甚至感觉不可思议,听着话里的意思,费四并不怕三合,这王八蛋现在已经混到这种地步了?三合就算是少了个堂口,不是顶尖的势力了,但也是流的啊,不是费四之流可以惹的。

  我说:看来是四爷不准备给三合这面子了,行,这事我明白。我也不为难四爷,那这周锈我就不带走了,多有得罪,我就先走了。

  说完这话,我转身就往回走,但是费四阴仄仄的说:小陈兄弟,你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怕是不好吧,我之前都说了,你这捅了我兄弟,多少要给我点面子不是?

  他说这话的时候,他身后的那些人就散开围住了我,这些人可不是普通的保安,我基本上是没把握冲出去,而且费四那眼神冷冷的,根本就没有把周锈的死活放在心上。

  我说:行啊,四爷要脸,我当要给四爷脸了,不能传出去说四爷是个没脸的人,你说这件事怎么办。

  费四嘿嘿阴阴笑,说:小陈兄弟敞亮,我也不为难人,你刚才那个手捅周锈的,就留下那个手,老四我讲道理,怎么也不能让小陈兄弟没手吃饭了对吧,给你留个手。

  我似笑非笑的说:费四,今天下午打我的那些人是你找的对吧,我们可算是井水不犯河水,这是你先招惹的我,你给我记住了,你要手,老子就给你手!

  说完我就拿着拿刀子狠狠的往下扎,扎到周锈的手腕上,然后使劲往前推他,那些保安见状直接往我这边扑来,我把手伸进兜里,掏出下午准备好的那东西,蒙着脸往空中撒。

  那些保安猝不及防,被我抛出来是石灰迷了眼睛,惨叫起来,我摸着墙就往外跑,跑了两步就睁开眼睛,看见身后的那些人,我现在恨不得冲过去补上刀,可是那样估计自己就会被抓住了。

  我转头就跑,冲到门口处,看见已经放完炮的二哥跟大黑在走廊里面转悠,见到我身白的钻出来,知道出事了,我把刀子收起来,压低声音说了声:赶紧走!别跑!

  说着我们三个就竞走样的往二楼走去,那兔女郎见我们三个出来,娇滴滴的想过来打招呼,但是被二哥巴掌给推开了。

  操他妈,别让他们跑了!费四呐喊声突然在后面传了出来,我么现在已经到了二楼,我回头看,刚好是看见费四趴在三楼的了楼梯往下看,我身子呆住了,不是因为快要被费四抓住了,是因为费四身后的四楼的那张脸,就出现了下,但是我身子就像是雷劈了样,是她,是她!

  绝对不会错,苏小洁!她居然在这!

  我发呆,但是二哥还有大黑俩人没法呆,刚才费四那声喊叫,已经惊动了这里面的保安,现在那些人正气势汹汹的扑来,二哥骂了声操,看见左边的窗户,喊了声:跟上!然后纵身跃,跳了下去。

  第428章绑架周锈

  不知道这是多少次从二楼跳下来了,但是这次我是被动的,几乎是巴掌被大黑推下来的。

  我们三个先后跳下来,砸的下面辆卡宴车顶都凹了进去,眼看就要报废,停车场上的那些警报声像是不要命样尖叫起来。

  抬头看,费四那满头白发的脑袋在外面伸着,我冲他做了个斩首的动作,拔腿就跑,我们敢跳,但是那些保安不敢跳,砸坏了那些车怎么办。

  楼是个大舞池,虽然是费四说话声音不小,但是第层的那些保安没听见,就外面站着的俩门童看见我们了,惊讶的问我们:干什么的!

  说着往我们这边跑来。

  大黑跟二哥人个,走到这俩人跟前,直接往人家面门砸了过去,像是商量好的,这俩人直挺挺的被放倒在了地上。

  走到那十几人身边,吆喝着赶紧撤,堆人鸟兽散去,后来追出来的人看见这么多,呆了下,也没敢深入的追。

  我跟二哥跑了大概是四百米,我气喘吁吁的对大黑说:你带着兄弟回去,还有把她也带上,安顿下来,我今天怎么也得把这事给闹清楚。

  左男男不依,大黑说了声:对不起!直接扛着左男男就走了。

  这梦缘大的超出了我的想象,要是真的砸他厂子,没百十个人是不成的,今天得亏没进去,不然我们这十几个都要折在这。

  我跟二哥往回摸,路上说:周锈受伤了,肯定会去医院,出了这事,费四要在这坐镇,现再是抓周锈的最好是时机,刚才下来的时候,我好像是看见了上面有苏小洁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二哥对我的话向来都是言听计从,点了点头。

  没傻子那本事,我俩就只能蹲在这梦缘对面的个饭店门口往那边瞅,虽然隔着远,但是能看见那边发生的事情。

  等了有不到五分钟,那边就涌出来堆人,估计有五六个,抬着个人,直接抬上了辆商务车,跟着去的就只有三个人,跟我想的差不多,这周锈对费四来说显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周锈受伤被抬出来,费四甚至都没有过来看看。

  要是有傻子,直接在路上就动手了,不过现在没办法,只能跟着摸到医院里面,二哥说:等着住下再动手?

  我边走,边说:不,现在就动手!

  说完这话,我捡起路边上的个砖块,朝着那边跑去,现在这三人架着周锈还没走到医院门口,正上台阶,虽然是晚上,但是急诊门口都是人,我们俩这跑过去,没引起那三个人的注意,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大胆就过来,再说这三个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放松的很。

  直到我走到最后面的那人身边,声不吭的直接把砖块盖在他头上,这人身子软了下,直挺挺的往前趴去,听见动静的三个人回头,我那手上的砖块没停,盖在左边那人的脸上,二哥拳打在另个人的脖子上,然后抓住头发猛的用膝盖顶了下,就个照面,这训练有素的保安就被我们偷袭了。

  武功再高,也怕板砖啊!

  周锈万万没想到会是我们重新追了过来,瘸着腿就往前跑啊,我伸手拉着他的领子拽住他,跟二哥使了个眼色,直接夹着就走了。

  从开始动手到抓着周锈离开这,前后不到分钟,那来来往往的人群惊恐的看着我们,这年头,谁都不会出手拦的。

  周锈哭爹喊娘的求救,不过没人搭理,我对二哥说:二哥,去商务车那,开那辆车走。

  我俩人也算是胆大包天了,不光是抢人,还要把那车给弄走,到了那停车场之后,正好是看见那辆商务车停好,二哥声不吭的走了过去,我捂着周锈的嘴巴,那司机下车关门的时候被二哥拳砸晕。

  劫持了这辆车拉着周锈刻不停,我知道现在那费四肯定是知道这件事了,不过知道怎么样,他不是牛逼么,我就让的人知道他到底是的多牛逼,我是手下没多少兄弟,但是二哥大黑之流,那个不是以打十的好手,办事的时候,只要不是大规模的对砍,人手在精不在多。

  我愣头愣脑的开车往郊区去,看着在这地方虽然荒凉,但是来往的车不少,我直接把那商务车扎到旁边的农田里,然后让二哥架着周锈下来,三人拦了辆出租,往我们来的方向折回去。

  因为刚才天黑,这司机并没有看出周锈有什么异样,二哥那螺丝刀就挺在周锈的腰子上,要是他敢坑声,估计直接就挂在这车上了,周锈胆小,又知道二哥是那种大虎逼,完全不在乎别人的性命,所以呆在车上动不敢动。

  这路回去算是惊心动魄,我虽然目不转视,但是看见了好几辆疯狂的车往回赶,虽然不知道这底细,但是看那开车疯狂的样子,估计很有可能就是费四的人,前面的出租车司机还挺气愤的说:这他娘的到底是咋回事,这几辆车是赶着投胎不成?

  进了市区之后,我让二哥把周锈托下来,然后又换了辆车,从市区里开始走,出市区的时候,又换了辆车,第三辆车直接把我们带到了跟之前那个郊区完全对角线的郊区,这费四要想找到这来,估计今天晚上是不成了。

  我们现在在个书库旁边,我看着那捂着腿跟胳膊飒飒发抖周锈,说:周锈,跟我老实说,我不杀你,你放心,这杀人犯法,我懂法,但是你要是不说,我保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周锈苍白着脸说:你问我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又不是费四什么人,我也是才过去啊,这费四找的我啊!

  我哼了声,说:嘴巴还倔,二哥,你把他腰带解下来。

  水库旁边有个歪脖子的枣树,我让二哥把这周锈掉了起来,那裤子没腰带了,就开始往下滑,慢慢的,周锈就剩下了个大裤衩了。

  看着周锈面如死灰的样子,我说:第个问题,你见过新世界的老板是吧?

  我看周锈还有点迟疑,让二哥扒下周锈那唯条内裤,找个矿泉水瓶在水库里弄了瓶冰凉的水,冲着周锈裆下面就浇去。

  现在可是初冬,晚上冷的不像样子,我刚才手碰那水库的谁水都感觉冻的慌,浇在周锈那裆下,这比给周锈刀子还管用,就下,直接哭爹喊娘的说:见,见过,我见过,陈哥,陈哥,我,见过啊!

  我说:是个娃娃脸?叫金玉?

  周锈说:啊?估计是刚才太刺激了,没听清,我耐着性子,说:草泥马,我说老板是叫金玉吗,是个女的,娃娃脸!

  周锈说:是,是个女的,叫,叫什么我不知道啊,我就见过次,还就见了个背面,平常也就是打电话啊,我,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啊!

  我骂了声装神弄鬼,从周锈身上摸出手机,问他:那个号,给我打过去,二哥,他要是敢说别的,直接捅死他,扔在这里没人知道。

  周锈听见这个,那脸就像是吃了苦瓜样。

  按照周锈指的那个号码打了过去,这他娘的是没人接,我骂了句,把那号码自己存了起来,然后继续周锈:费四为什么找你,知道他后台是谁吗,以前没看出来,为什么这次这么装逼?

  周锈现在冻的俩腿就夹着裆下面的那玩意,还来回摩擦,他哆嗦的说:我,我,我不敢说,陈哥,这,这都是他的想法,真的不是我怂恿的!

  我黑着脸说:你要是再废话,这第二瓶就浇上去了啊!周锈哆嗦,倒了出来,他说: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