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头在他们豪门贵族眼中不具任何意义。

  忍足宅邸,老人坐在棋盘的对面,“丫头,陪我下局棋吧。”云苏看着围棋,心里无声的笑了,多少年了,自己没有碰过棋子温润的触感,淡定的坐下,在忍足老爷子的示意下首先开局。

  坐在旁边陪侍的忍足侑士和神监督心思都注意到少女的身影上,彼此明白这不过是个过场,可是还是希望少女不要输的太惨。

  随着棋局的进行,忍足老爷子头上的汗越来越多,棋子放下的时间也越来越久,反观云苏神情却越来越轻松。

  “这步棋该下哪里?”忍足老爷子在心里腹诽,“这丫头的棋力竟然如此厉害。”忍不住看了对方眼,云苏依旧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模样,这样下去老脸都要丢了。

  “丫头,几岁开始学棋?”

  “很早,已经忘了。”似乎看出忍足老爷子的意思,顺着他的意思把心思从棋盘上放下,刚才太过专注了,碰到这么好的对手,就把所有的实力都拿出来,布局在50局开外,而老头确实不是自己的对手。

  “老头子已经很少遇到你这样的棋手了,布局天马行空,开始看不出所以然,现在每步都妙到毫巅。”

  “忍足先生夸奖了,再往下下的话云苏就要输了,不如忍足先生就让让我算和局吧。”云苏脸上露出撒娇的神情,小女人表情十足。

  “呵呵,好吧,你也别叫我忍足先生,称呼我忍足爷爷吧,有时间的话过来陪我下盘棋吧。”忍足老爷子擦擦头上的汗渍,心里难得的舒爽,输给个小辈毕竟不是件光荣的事情。幸好,这孩子懂事。

  熟悉爷爷的忍足侑士脸上露出促狭的笑容,没有拆穿两人的把戏,对于云苏的棋力他也很惊叹,你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面呢?

  神监督的心里同样松了口气,他对于云苏的优秀有了更深刻的认知,看来小丫头瞒着他的东西还很多。

  很顺利的拿着忍足老爷子的推荐书离开忍足家,云苏心里难得的愉悦。

  “老师,还有两个推荐书了。”云苏此刻兴奋的表情让神监督想要捏捏她的脸,太可爱了。

  “继续努力。”不想再掩饰脸上的笑意,神监督的脸上的线条逐渐柔和起来。

  “我们庆祝下吧,老师,还没有人陪我起去游乐园呢。”神监督看着女孩期待的神情,心里已经没有说‘不’的权利了。

  “好。”握住女孩的手,不松不紧,像个温柔的箍,用爱情的法力圈住女孩。

  “想玩什么?”走在喧闹的街头,神监督体贴的为女孩挡去碰撞和摩擦,看着女孩问道。

  “先不急,老师这样的打扮可不行,别人会以为是家长的。”没有理会神监督变黑的脸庞,云苏调皮的牵着神监督的手走进商场,想要放纵回女朋友的义务。

  走进家休闲服饰,选了条深蓝的牛仔裤,“多大的腰围?”认真挑选着裤子的款式,云苏并没有注意神监督的表情,可是这样亲密的问话却让这个向严肃的男人别扭起来。

  “2尺5”神监督轻声的回答,“多少?”云苏回过头来看见自家男人通红的脸颊,心里骤然愉悦起来,走进男人的身旁。“偷偷告诉我吧,以后人家送你衣服都不知道尺寸的话会很尴尬的。”

  神监督被云苏描述的未来迷了心,知道小女人不怀好意的看戏心态,“2尺5”唇擦过云苏的耳边,不放弃调戏女孩的机会,在日本自己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人看轻了呢,哪方面都不行。

  云苏被神监督火热的气息撩动的有些难受,这个男人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老实,嗔怪的瞪了男人眼,将挑好尺寸的衣服递给神监督。

  满意的看着从换衣间走出的男人,上身是自己挑好的白色衬衫,下身是蓝色的牛仔服,腰带是普通的带链子的编织带。云苏将上身第个系的整齐的扣子打开,打破神监督身上那种禁欲的美感,露出结实的肌肉。看着眼前的性感,云苏身体有些不自在的移开眼睛。男人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突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就像在家里妻子为自己整理衣物,这样的感觉很好。

  “好了,这样看起来自然多了,老师应该多添些休闲的衣服,这样年轻好几岁。”退开距离,女孩大方的称赞男人,实际上不管穿什么衣服,男人身上都有股慑人的气势。

  “那么就费心了。”男人理所当然的说。

  “啊?”

  看着女孩有些惊愕的样子,“为男朋友添置衣物不是你的责任吗?”看着男人本正经的样子,云苏有些好笑,哪有人这样理所当然,可是真的很可爱!

  “是,我尊敬的王子殿下。”

  牵着男人的手,街上再没有那种异样的眼神,感觉真的很好。“我们去做摩天轮吧。”向往的看着来回转动的机器,云苏眼里闪过丝期待,不再个人了。

  男人抓住女孩的手,坐在摩天轮上,女孩看着逐渐变矮的风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男人的眼睛却在女孩身上,舍不得眨下眼睛。

  云苏闭上眼睛,感受失重的感觉,自己是不是要飞起来了,手上加重的感觉却让自己清醒过来。

  “怎么了”,不解的看着男人凝重的眉峰,“刚才你想飞。”直白的说出自己的感觉,因为男人心里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不会,因为你在这里。”云苏脱

  口而出的话让自己愣,什么时候谎话说的这样的溜到,还是自己心里真有这样的想法。

  神监督听到云苏的告白,将云苏拉到怀里,“你要说到做到。”不明白心底为什么总是不安,想要把云苏的身体揉进自己的体内,这样是不是就不会离开。

  云苏感受到男人情绪的变化,安心的呆在他的怀里,想要记住这刻的温暖。

  “小时候自己个人来摩天轮的时候,总有种害怕的感觉,因为我觉得机器不安全,可是还是要坐,因为他们说‘在摩天轮升到最高处的时候许愿,愿望就会实现’。那时候,我就想,是不是我直许愿爸爸就会来接我和妈妈。可是,我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他的影子,后来我学会不在期待。现在,跟你在起,我还是想来许次愿――我希望我们会有个未来,不知道这次会不会灵验?”女孩低沉的嗓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期待和不安。

  “愿望会实现的,只要我们努力。”郑重的给出承诺,想要安抚女孩的心,也同时安抚自己的心。

  “我相信你。”云苏的眼睛却闪过复杂的神色,没有人比她更切身体会贵族的无情,当初再坚定的海誓山盟也抵不过家族的压力,她早就学会不再相信,这次自己会把握主动权。

  25京都名姬三

  “柳云苏,已经按照你的吩咐邀请手冢先生和清川先生,而且我已经在你的身上下了重注,如果你敢给我搞砸了,那么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泷泽太郎恶狠狠的说。

  “泷泽大哥实在不适合演坏人呢!”云苏娇声说道,“而且云儿也不相信泷泽大哥会怎么样云儿,你舍得吗?”妩媚的扫了眼泷泽太郎,对付这样的男人不能显得比他青涩,否则只能被吃到骨子里去。

  “丫头,别跟我打哈哈,早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龙泽太郎扭头不去看这个魅惑人心的妖女,相处这么长时间,他更加迷惑,每场的表演他都在场。开始确实不相信这么大的女孩有什么本事能迷倒那群男人,可是越靠近,自己有时候也不免动摇,这种感觉太陌生,作为个长走黑道的人不需要这样的感受。

  云苏看着泷泽太郎的表现,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风尘之中也有仗义之人。龙泽太郎虽算不上什么好人,可是自己在这表演的时间里并没有受到什么马蚤扰,即使有协议在前,可是面对利益能说话算话,这人还算值得结交,更何况动用关系为自己请来手冢先生和清川先生。

  “泷泽大哥对我的好,云儿记在心里,我是不会让泷泽大哥赔本的。”调皮的朝着泷泽太郎眨眨眼,以茶代酒敬了对方杯,也说明自己会重视的。

  泷泽放下心中的担忧,喝下手中的酒,“丫头,加油。”

  手冢老先生带着手冢国光稳重走来,看着坐在对面的清川家主,有些惊讶,“没有想到,清川也被这家老板邀请,呵呵。。。。。。”

  清川礼端坐在茶案旁,无奈的笑笑,实际上他对于这些风花雪月的事情还真没有什么兴趣,可架不住有个调皮的女儿非要过来见见‘世面’。“前辈,您好。”站起身来恭敬的行礼,这男人身上有种如玉的温和,让人很难产生恶感。

  手冢国光作为小辈也赶紧回礼,“不用多礼,做吧。”手冢老先生谦和的笑笑,“难得看见清川君,只是不知道老板有什么事?”

  清川礼摸摸鼻子,没有接话,实际上他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的小女儿已经把事情交代清楚了。推荐书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对于鼓动女儿的人还是不放心,所以自己只能来看看,希望这人能对得起女儿的片心意。

  手冢国光坐在下手也有些无奈,虽然是假日,可是也不想来看什么无聊的表演。但是架不住爷爷的要求,说什么自己大了应该见见世面。坐在这里的他可能没有想到会遇到自己生的劫。。。。。。

  □,看着云苏有条不紊的准备茶道用具,“云苏,你紧张吗?”清川小百合好奇的问,说实话,她看不懂这个起上学的女孩,每当你了解她分的时候,突然发现她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你。

  “还好,有点儿,尤其是要表演给伯父看,希望不会让伯父失望。”即使这样的表演对云苏来说驾轻就熟,可是也想让小百合知道自己对她的重视。

  “哎呀,你不要紧张了,爸爸最好说话了,我已经跟他打好招呼了,不管你表演好不好,都让他推荐你。”小百合笨手笨脚的安慰云苏,殊不知这样的安慰让云苏哭笑不得。

  意识到自己话里的不妥,小百合连忙摆手,“我不是说你会做不好,我只是。。。。。。”着急的想要解释明白,却感觉自己越说越错。

  云苏放下手中的茶具,握住小百合的手,“我知道。”温柔的眼睛安抚住小百合的不安,“不必解释,小百合,你不知道我有多感激你不介意我的身世,还拉来伯父帮我。是你让我感觉到友谊的可贵,所以不要担心我误解什么,我相信你。”轻柔的嗓音道出自己的心意,云苏这次真的很感谢这个孩子。

  “没什么啦,”小百合别扭的说,她虽然单纯,可也知道分辨哪些人是真心,哪些人又是别有用心。云苏没有跟她绕弯子请她帮忙,这让她很有好感。因为太多人挂着友谊的面皮来欺骗她,这样才是对她最大的侮辱,她只是单纯,并非愚蠢。

  “好啦,我们走吧。”云苏拍拍小百合的手,将准备好的物品放在茶盘上,优雅的起身。

  小百合这才注意到云苏的打扮,清丽的白色和服,上面点缀的是绿色的竹枝,袅袅行进间透出种古代仕女的优雅,盘起的长发,带着玉质的发簪,整个人温润的想块发光的玉。

  小百合不自觉的学着云苏的走路方式,整理自己的衣服,想要自己看起来淑女点儿,这样看起来不会与云苏差太多。

  “在中国唐朝有位诗人说‘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今日有幸请的两位尊客,云苏特地准备了上好的茶叶,希望两位尊客不要嫌弃。”从屏风后面走出的佳人带着茶具缓缓走来,莲步生姿

  脸上和煦的笑让每个人都有如沐春风之感。

  “小丫头,原来是你。”手冢老爷子看见来人,心里也有些惊讶,上次的三弦琴表演可让自己回味无穷。

  云苏放下手中的物品,恭敬的行礼。“手冢先生,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这次又有什么花样,上次你可把老头子害苦了,听过你的音乐之后,再听别人弹奏,总有种不入耳的感觉,你把老夫的胃口养叼了。”手冢老爷子苦笑的抱怨,可把其他几个人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

  “手冢先生过誉了,今次主要请手冢家主和清川家主尝杯茶,希望手冢家主和清川家主写个推荐书。”云苏开门见山说道,在这些家主面前遮遮掩掩反而会让他们轻视,不管他们答不答应,这场表演都会给他们留下印象,以后的事可以慢慢盘算。

  “就知道你的茶不是好喝的。”手冢老爷子现在哪里还不知道人家的用意,可是谁让自己受不了诱惑已经来了,如果现在撒手而去,别人还当他怕了这杯茶,也太没有风度了。

  清川礼坐在旁边不动声色的观察云苏,从云苏的相貌到礼仪,到与手冢家主的交谈,心终于放下来了。他知道手冢家主这个人虽然是个老顽童,眼光却绝对高,刚才谈话间虽然表现得很不情愿,但眼神中的喜色还是被自己捕捉到,看样子柳云苏已经是他认可的人。而且从刚才的表现中可以看出这孩子是个优秀的人,小百合跟她交往,性子说不定会变得稳重些。

  云苏轻柔笑,手上逐渐动作起来,功夫茶讲究的是冲泡法,冲泡法讲究的就是种韵致。茶道的韵致,要想泡壶好茶,茶具\水温\火候\动作都不能出点儿差错,否则差以毫厘谬以千里。

  云苏的动作错落有致,葱白的手配上古风的茶具有种绝对的冲击感,在她的手上,茶似乎有了灵性。说实话,清川家主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茶艺表演,还没有喝到茶水,已经茶醉了。

  手冢老爷子认真的看着云苏的动作,享受这场表演,对他来说,这丫头给的惊讶已经太多了。

  手冢国光冷峻的脸竟然有了缓和的现象,他平时除了网球和学业对别的东西从来就

  没有费过心,所以现在还没有女朋友。第次对于女人有了好奇的冲动,吸引他的不是云苏仙女般的容貌,而是如玉般的气质,静静的看着云苏表演,心里产生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倾茶入则鉴赏侍茗孟臣淋霖乌龙入宫悬壶高冲推泡抽眉春风拂面重洗仙颜若琛出浴玉液回壶游山玩水关公巡城韩信点兵三龙护鼎’每步云苏都完美表现出来,终了,为在座的客人献上香茗杯。

  手冢老爷子先闻了下茶香,果然不同凡响,看着杯中的珍品有种不舍的感觉。小口尝了下,闭上眼睛在唇齿间细细回味,久久才回过神来。“丫头,你又害我次,以后我喝不下去别人泡的茶怎么办?”严肃的口吻却说出令人哭笑不得的话,云苏掩唇而笑。

  “哪有手冢先生说的这么夸张。”云苏谦虚的回道,眼睛清亮如前,没有丝毫的骄傲。

  手中老爷子暗中点点头,遇夸奖而不骄傲,这孩子真的不错!也罢,不过是张推荐书,就当是这杯茶的回礼吧。

  跟他有相同心思的还有清川礼,尝到云苏的茶水,他就知道‘京都第名姬’这孩子能担起,不管是看在小百合的面子还是这杯茶,他都会写下推荐书。

  相对于前两位的含蓄,小百合就直接毫不客气的称赞云苏,“真的真的真的很好喝,云苏你真的真的真的很厉害。”

  小百合连六个‘真的’的赞叹可以轻易的看出她的崇拜,“谢谢。”云苏的笑意比刚才真诚多了,对于小百合,她觉得像妹妹样,总能让她放下面具。

  显然其他人也注意到这点,大家互相眼神交流,气氛也活跃多了。

  手冢国光作为陪客没有多说什么,喝完手中的茶水,看见云苏的笑,心里也暖暖的,有种特别的感觉扎根破土而出。。。。。。

  云苏拿着手中两份推荐书,心里终于松了口气,这个任务终于要完结了。

  26京都名姬四

  “丫头,京都名姬还有最后步程序。”龙泽太郎看着云苏高兴的样子似乎不忍心打击她,可是后面的黑衣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他得罪不起。

  云苏看着泷泽太郎凝重的表情,她知道事情又有了变化。“什么?”

  “世家有权利夺取京都名姬的初夜权。”泷泽太郎闪躲着云苏的眼神,实际上现在很少有人要求履行这条件,毕竟世家也需要装点门面。

  “这是古代吗?怎么会有这样离谱的要求。”云苏的脸色黑沉下来,难以想象谁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事实上,这个条件是浅井小姐提出来的,目前神道世家的推荐书也在她的手里,如果你心甘情愿的答应,那么她会把推荐书给我们;如果不答应,那么她就会撕毁推荐书。你自己选择。”泷泽将自己的为难说出,他可不想为别人的决定买单。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云苏苦笑声,总以为神监督那里是最不会出现问题的地方,所以迟迟没有让老师写下推荐书,现在却马失前蹄。呵呵,自己活该不是吗?浅井那样的贵族怎会让自己再挑衅,之前没有理会自己,只是想看看自己能蹦跶多久吧。在最关键的时候才给自己致命击,也真正让自己明白世家的尊严不可侵犯。选择失去身体的清白还可以保住命,只是跟神监督也到此为止了,看来不需要自己去编造什么分手的理由了。看,人家已经给找了多好的借口――失贞的女人怎配的上世家的王子。

  “我答应。”少女挺直腰杆,不想让自己的脆弱暴露在别人面前。

  “这是种让你快乐的药,吃完你就当做了场梦吧。”泷泽太郎将桌子上准备好的药递给云苏,语气有些怜惜和无奈。

  “准备的真的很齐全。”云苏讽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