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吵声从树丛边传来。

  “侑士,我错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要分手好吗?”女孩有些哀求的拉着男人的手,精致的妆容因为哭泣有些惨不忍睹。

  “陇桑,我们已经说好游戏的规则不是吗?这样的死缠烂打,只会让自己变得丑陋呢!”忍足侑士冷峻的表情,再也没有平时的绅士风度。“项链,钻石耳钉,香奈儿手表,陇桑已经应该知足了,不是吗?”看着女人纠缠的样子,忍足所剩不多的耐心有些告罄。

  “我没有,侑士,我不是为了你的钱跟你在起的,你要相信我。”女人急切的辩驳,紧紧抓住男人的衣服。

  “是吗?可是你从来没有拒绝不是吗?不管为了什么,我希望我们好聚好散,你知道我不希望你看到我的另面。”威胁的语气从口中说出,女人睁大眼睛,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男人样,希望的色彩逐渐从眼中消失。

  传闻中忍足侑士是个优秀的情人,同样是个冷酷的花心浪子,所有的女人都期望能是他最后个女人,可惜没人能打破这个惯例,而眼前的这个女人看来也样。

  “和你交往的女人不是都有个月的保质期吗,我能问问为什么这么快么?难道我连个月都吸引不了你吗?”女人有些不甘心的问,为了让自己最后的死心。

  “不,陇桑还是很优秀的女人,不过,我遇到个更有趣味的猎物,所以抱歉。”忍足侑士又恢复原来温柔邪溺的样子,闪亮的眼神有着志在必得的自信。只不过,女人被他的话刺激到了,没有再被他迷惑。

  “是吗?那么我为那个女人哀悼,我不会祝福你的,忍足侑士,总有天你会后悔的。”女人含恨的说。

  忍足侑士无所谓的笑了笑,因为这样的话,他听得太多了,连点儿新意都没有。每个与他交往的女人都妄想做独无二,可是,千篇律的没有挑战感,让他的生活越加的无聊。

  云苏意外的看了这样出精彩的戏,实在有些无语,因为戏中的男主角似乎看到自己了,还朝着自己危险的笑,真是有够狗血的!自己这个旁观者居然比本人尴尬。

  甩开这些无所谓的想法,云苏转身离开。看着云苏的背影,忍足侑士露出有趣的笑容,造成冰帝级地震的当事人居然在公园散步,不知让迹部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真是期待呢?

  云苏走到儿童游乐的地方,有些闪神,不管是柳如是还是柳云苏都没有童年呢!真是件遗憾的事情。

  “文井,我们不要跟小兰起玩了,她好笨啊!连最简单的拍球都拍不好。”四五个小孩子围着中间俊秀的小男孩说。“我要跟文井哥哥玩,我要,不要丢下我。”个胖胖的小姑娘眼泪晶莹的扯着小男孩的衣服,就害怕被别人丢下。

  文井看来是这群孩子的头,看着胖胖的小兰可怜兮兮的表情,“小兰,你先回去吧!下次我们再带你玩。”说完,就带着其他的孩子离开。

  小兰胖乎乎的小手抹着眼角的泪水,蹲在地上沮丧的哭泣,“擦擦吧,女孩子哭的话会变丑呢”云苏递上手帕,温柔的擦着小姑娘的眼泪。

  小兰透过眼泪朦胧的视角,看见双柔和的眼睛,不自觉的靠过去。

  “姐姐,谢谢你。”小兰礼貌的道谢,看来是个懂事的孩子。

  “没关系,姐姐也个人,你陪姐姐玩,好不好?”云苏看着眼前的孩子,仿佛跟记忆中那个倔强的身影重叠了,语气意外的温柔。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啊,姐姐。”亮亮的眼神囧囧的看着云苏,没有办法拒绝这样的欲迎还拒。

  “姐姐,教你玩翻绳,好吗?”云苏点着小兰圆胖的小鼻子,笑着说,看着小兰迫不及待的表情,“看清楚,我手上什么也没有,对吗?”

  小兰疑惑的点点头,“嗯”,“那么,现在就是期待奇迹的时刻。”云苏的手在小兰的面前优雅的晃了晃,然后,“吹口气,天使会给你件礼物。”云苏对着小兰神秘的说。小兰朝着云苏的手吹上口气,“来看看我们天使给小兰的礼物,当当当。。。。。。”云苏慢慢的打开手,只见手中出现条彩色的绳子。

  “哇,姐姐,好厉害啊!”小兰崇拜的看着云苏,超萌的眼睛亮闪闪的像星星。

  云苏拍拍小兰的头,“小兰以后会跟姐姐样厉害的,那么现在我们开始吧。”

  云苏将翻绳简单的技巧告诉小兰,然后把彩线头尾连接起来,用左右两只手的手指,勾住线,让小兰先拿着,然后自己翻给她看。将三条\方叉\方胜\双方叉等花样慢慢交给小兰,意外的发现小兰的记忆力真的很好,两个人快乐的玩着,忽视越来越暗的天。

  “啊,看来我们的小兰朋友该回家了。”云苏的心情意外的愉悦。

  “姐姐,也要早点回家,嗯,要小心色狼!”像个小大人似得,小兰学着爸爸的语气嘱咐云苏,让云苏哭笑不得,“是,长官。”云苏严肃的说,两个人最后都绷不住笑开了。

  “姐姐,我以后还会见着你吗?”小兰有些不舍,“如果有缘的话,我们会再见面的。记住,小兰,每个人都有她的守护天使,不要轻易的哭泣,因为眼泪是最珍贵的东西,没有别人陪你的时候,自己也要过得精彩,因为这样关心我们的人也会幸福。”云苏有些感触的说。

  小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姐姐,再见。”“再见”看着小兰逐渐消失的背影,云苏才慢慢回过神来。

  “没想到柳桑会跟小朋友玩的这么好。”忍足侑士从云苏的背后走出,带着些许感叹的语气。

  “我也没想到,冰帝的绅士会偷听别人的讲话。”云苏看着逐渐靠近的身影,讽刺说。

  “彼此彼此,不是吗?”忍足侑士带着暗示的调笑,没有丝毫尴尬的觉悟。

  云苏对于陌生人实在没有应付的必要,转身离开。忍足侑士看着云苏的背影,心情竟是意外的好,本想着告诉迹部柳云苏的事情,但不知为什么看到刚才与小孩快乐玩耍的她,只想在心底收藏。

  神监督开车来到云苏的住址,敲门并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在车里慢慢的等着,只是天越来越黑,时间也越来越难熬。“这么晚了,到底去哪了。”心底不只次的这样问自己。

  想到下午时自己的冲动,心里不是不后悔,不只次的问自己为什么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现在经过冷静的思考,那就是因为太在乎,因为在乎,所以失了方寸。

  看到逐渐靠近的身影,神监督心里的不安逐渐的压下,从车里快速的出来。

  “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有些严肃的盯着云苏。

  “老师,”云苏语气中有些不可置信,心底却想着来的挺快啊。后来似乎又想到什么,转身向屋里跑去。

  神监督有些意外,不过马上追

  过去,明显腿长有腿长的好处,神监督抓住云苏的胳膊,“为什么要跑?”凝眉问道,可是看到云苏脸上的泪痕,“怎么这么爱哭?”心里有些不舒服,修长的大手轻轻的擦干眼泪,手有些不自觉的抚摸着云苏的脸颊,“别哭。”不舍的看到更多的泪珠,神监督这样命令云苏。

  “老师,不是嫌弃我了吗?干嘛还过来找我。”云苏有些赌气的说,脸上带着小女孩的娇纵与委屈。

  “没有,还有对不起,老师以后都会相信你。”神监督郑重的说,语气中满含认真与承诺。

  云苏愣愣的看着眼前道歉的男人,“老师,不必道歉的,我以为以后又会是个人了,所以很害怕,不知道该去哪里,又很想念老师。”云苏低低的喃语,还是传到神监督的耳中,让他更加的难受,为身边这个女孩的处境难受,也为她的孤单难受。

  “不会了,以后老师都会在你的身边,即使你走丢了,老师也会找到你。”

  云苏流下感动的泪水,将身体靠在神监督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害怕他再次丢下自己。神监督感受到怀中的柔软,身体僵,但并没有把云苏推开,慢慢环住云苏的身体,静静的享受这片刻的温柔。

  云苏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很快了,老师,你准备交出自己的心了吗?

  “你们在干什么?”愤怒的声音从背后传出,柳哲人像发怒的狮子,把云苏从神监督的怀中扯出来,拳头直冲神监督的眼睛而去。“住手,舅舅你误会了。”云苏的话并没有阻止到柳哲人的行为,甚至在柳哲人听来,心上更有火上浇油的感觉,直接向神监督冲去。

  神监督虽然觉得理亏,但并没有挨打的意思,因此,直接闪避开来,可是因为反应不及时,脸上直接挂了彩,俊秀的脸颊瞬间肿了起来。

  14冲突

  “舅舅,住手。”云苏直接跑到两个人的中间,用自己的身体挡着神监督,“你误会了,刚才只是我不小心滑倒,老师扶我下。”

  “你让开,你以为我的眼瞎了吗?刚才明明是这个男人抱着你。”柳哲人看着云苏维护的站在这个男人前面,怒火直冲脑门。

  “就算是,也是我愿意的,难道我现在不能交朋友吗?还是舅舅有什么立场来管教我。”云苏黑色的眼睛直视着柳哲人,寸步不让。

  “呵呵,我站在什么立场管教你,你别忘了我是你唯的亲人。”柳哲人忿忿地说。

  “唯的亲人会为了钱把我当做物品样的卖掉,唯的亲人会总是在我需要的时候不见身影,这样的亲人我要不起。”云苏虽然对柳哲人没有感情,可是还是替自己的前身感到悲哀。

  “住嘴,”柳哲人像被戳到痛处,理智全失,抬起手就向云苏扇去。

  云苏没有反应过来被打到脸颊,“这下你满意了吗?如果打完了就走吧,我真的不想见到你。”云苏有些悲哀的说,眼睛里深含着痛苦。

  站在云苏身后的神监督没有想到只是自己愣神的时间,云苏就被打了,还是在自己身前,恼恨懊悔充斥在心里,反应过来的他把云苏护在身后,“柳桑,是这样教育孩子的吗?”

  柳哲人看着自己的手,有些不可置信,“我不是。。。。。。”喃喃的有些失语,看着云苏捂着脸颊的手,想去看下云苏的脸颊,却被云苏后退的脚步阻住,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只能黯然的离去。

  云苏打开门,找出冰块和干净的毛巾,轻轻的为神监督敷脸,“先别急着给我敷,让我看看你的脸。”神监督小心的抬起云苏的脸颊,看着云苏细瓷的脸颊,并没有红肿,心思放下半儿。

  “不必担心,舅舅并没有下狠手,到是连累老师受到无妄之灾了。”云苏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难堪,把脸从神监督的手上移开,有些悲戚的楚楚动人的风情。

  “你想太多了,不要把所有的事都往自己身上揽。”看不惯这样自怨自艾的云苏,“就当是我为自己下午说的话付出的代价,”神监督笨拙的安慰云苏,天知道这是自己第次安慰女孩子。“哎呀”

  “怎么了,”云苏紧张的问,“脸痛了?”贴近神监督的身体,用嘴轻柔的呼气给神监督的脸颊止痛。

  原本想转变话题的神监督,现在真的是自作自受,感受着女孩清新的气息,看着近在咫尺的红唇,身体蠢蠢欲动,幸亏长久的自制力发挥巨大的作用。

  云苏听见越跳越快的心脏,脸上也有不自在的表情,退回原来的位置,拿着毛巾为神监督敷脸。专注地神情,让神俊明有些不自然,“想什么?”

  云苏俏皮的朝着神监督笑了笑,“老师长得真的很英俊呢,听说老师已经有未婚妻了,只是在想着什么样的女人会配上老师。”

  神俊明的表情有些僵硬,“联姻而已,没什么好说的。”

  “那老师喜欢吗?”云苏似乎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眼睛里都是好奇。

  “无所谓喜欢与不喜欢,我的人生早就有人规划好,作为世家的掌舵人,需要个同是世家的妻子,仅此而已。”

  不想看到云苏眼中的可怜或其他怜悯的情绪,神俊明移开看着云苏的眼睛,却不想听到声轻笑。

  对上神监督不解的眼睛,云苏笑着解释“总以为老师是万能的,因此,感觉跟老师的距离仿佛跨越道巨大的鸿沟。可是现在我才知道老师也是凡人,也有自己的烦恼,却感觉亲近许多了。”

  神监督听着这样的论调,心里却平复许多。

  “老师,有想过解除婚约吗?”继续刚才的话题,云苏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干涉到别人的隐私了。

  可是神监督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有些喜欢这样的关心,“没有”看着云苏依旧迷惑的样子,主动解释,“没有喜欢的人,娶谁都样,而且同是世家人,交流层次都是样的。”

  “若是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呢?老师还会妥协吗?”

  “若是遇到,”神监督有些深沉的看着云苏,眼睛里似乎有迷惑人的漩涡想把人吸进去,云苏受不了这样炙热的视线,首先移开眼睛。“如果对方有足够的勇气和我承担后果的话,那么。。。。。。”

  未尽的话语,两个人都明白其中是意义,云苏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并没有继续追根究底。

  静谧的气氛在两个人中间流转,谁都没有说什么打破平静。

  突然,神监督想起什么,严肃的问云苏,“把你作为交易物品卖掉,是什么意思?”

  云苏听到神监督的问话,神色有些慌乱,“没什么,是我胡说的。”收拾东西的手也有些发抖。

  神监督看着这样的云苏,知道她有事瞒着自己“既然把我当做你的老师,就不要隐瞒。”

  “老师定要这么追根究底吗?”云苏苍白的脸颊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脆弱,身体仿佛摇摇欲坠。

  神监督很想放下问题的答案,可是看到云苏这样的表情,他知道事情只会更严重,因此更加坚持的看着云苏。

  云苏拿起桌上的杯子倒了杯水,喝了口,稳了稳心神,似乎有些决然的开口,“老师,知道吗,我从小就没有父亲,因为妈妈是名女支女。虽然不知道当年是怎样的爱恋和决心让妈妈生下我,可是很感谢妈妈给了我生命,可是前几天妈妈却丢下我自己离开了,我下子崩溃了,在梦里妈妈告诉我要坚强”云苏拿杯子的手显得苍白无力。“醒过来,舅舅告诉我说,现在的房子和所以的东西都是华云老板的,只有我继续妈妈做的事,才可以得到现在的切。。。。。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可是不想走上妈妈的老路。因次,我跟华云置屋的老板签订这样的协议――三个月我会成为京都第名姬,平时只表演才艺,不做三陪,如果三个月我没有成功就任他们处置。”云苏闭上眼睛,不敢看向神监督,因为害怕里面的嫌弃。

  “呵,老师是不是看不起这样的我?这就是那句话的意思”云苏的话里有疲惫,也有释然。

  神监督看着自暴自弃的云苏,上前抱着云苏,不带丝毫的欲望,只是单纯的抱着,“我会帮你,以后有什么事要跟我说,不要个人承担。”安然的声音从头顶传出,没有厌恶,没有指责,只有怜惜。

  云苏第次感觉到在这个世界她并不孤单了,伸开双手环住神的脖子,“我记住您的话了,所以说以后不要抛下我奥,因为我只有您了。”云苏信赖的扒着神监督,像只迷失方向的幼猫,可怜又可爱。

  从云苏这边离开的柳哲人坐在酒吧里,沉默的喝酒,脑中不断回放着云苏与神监督搂在起的身影,还有自己失措的巴掌,越想心里越难受。

  “先生,个人,请我喝杯酒吧!”个妖娆的女人,带着妩媚的

  风情来到柳哲人的身边,超短的紧身裙子把身体的线条勾勒的玲珑有致,酒吧有很多男人早就冲着她吹口哨了,可是,显然她也有自己的猎物。

  柳哲人神情恍惚的看着来人,酒精似乎麻醉了他的理智,伸手拉过女人坐在他的腿上,拿起桌上的红酒喝了口,然后哺到女人的嘴里,大舌追逐着小舌,上演了场火热的戏码,酒吧其他位置不断响起起哄声。

  没有理会那些尖叫声,“喜欢我吗?嗯”柳哲人单手搂着女人,单手抬着女人精致的下巴问道。“当然,我爱你。”女人娇声回答男人的问题,即使眼神清冽,也继续着这个你骗我我骗你的游戏,因为游戏的规则就是你情我愿。

  满意的听到女人的回答,手抚上女人丰满的胸部抚摸,嘴唇舔吻着女人的耳朵,没有丝毫的顾忌。女人配合的扭动身体,口中发出“啊,啊”的声音,手在柳哲人的胸上不经意挑火,显然也是个情场老手。“哥哥,我们找个更舒服的地方吧。嗯”极艳的红唇在柳哲人的耳边建议,手慢慢下滑到柳哲人的帐篷处,来回的抚摸。

  柳哲人仅剩的理智也没有了,扔下钱,搂着女人离开酒吧,直冲最近的情侣宾馆,心里想着总有人稀罕我不是吗?至少今夜我不是个人。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自欺欺人可以维持到几时。

  深夜,柳哲人埋首在女人白皙的颈项边,不断地啃吻着,“不要生我的气,我不是故意的。”开始女人还以为是跟自己说话,可是很快反应过来,身上的男人只是把自己当做个替身,不过只要钱到手就可以了,在欢场的世界,你认真就完了。“我不生气,宝贝。”女人更加卖力的诱惑男人,像条无骨的蛇,缠在男人身上,榨取男人的剩余价值。

  15暧昧

  神宅,音乐房里神监督尽情的弹奏的钢琴,仿佛要把心里所有的情感挥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