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不知我们大家如何生存呢?我们吃的住的用的,那样不是都是工匠们搞出来的,如果没有这些工匠的辛勤劳动,会有笔墨纸张供我们使用吗?我们会有房子居住吗?我们能有车乘坐吗?再说了,孔大儒,你的老祖先孔圣人也干过农活,做过工的,也走南闯北的去过,怎么现在我们大家都看不起工匠来了,这可是不对的,大家不是说律法面前人人平等吗?那士子工匠农夫只是社会分工的不同,并不存在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啊。”

  吕宁的话让孔融及手下官员实在接受不了,孔融更是十分的气愤,并对吕宁道:“吕大人,你怎么乱说我的祖先孔圣人做过农活,干过工匠呢?你这不是瞎胡闹吗?”

  吕宁看了孔融那气愤的样子,放声大笑起来,并对他道:“那孔大儒你有什么证据说你的祖先孔圣人没有做过这些事呢?那孔圣人的老师又是谁呢?他的那些儒学经典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再说了现在这些儒学经典又有多少是真正出自孔圣人的手呢?”

  孔融被吕宁的问话给问住了,吕宁在后世可是专门从网上看过好多对孔子的研究成果哦。后世对孔子的研究那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其研究的深度那是无法说的,虽然有些研究成果并没有多少的说服力,但随便拿出来吓唬下你们还是不会有啥问题。

  孔融生气的说道:“我是不知道其先祖的师承,只知道那些经典之作都是出自于先祖,难道吕大人你知道?”你大字不识个的人还来和我孔世后人谈孔子,那不是不自量力吗,再说了我的先祖也是你个鲁莽之人能知道的吗。

  孔融重新抬起他那高傲的头在等吕宁回答,吕宁却笑了笑道:“难道孔大儒真的不知道你先祖孔圣了的师承?那我告诉你好了,孔圣人的老师就是田间地头,他是上的社会大学,他的儒学经典都来自于社会,都是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而总结出来的,他确实是我们大汉民族文化的鼻祖,他的成就也是我们后人的楷模,但他的学说确实是在生产生活中总结出来的,特别是三人行必有我师之说,那可是太经典了,从这句话我们不凡推论,就算是农夫工匠他们也有值得我们学习尊重的地方,那既然是孔圣人都认可的东西,那我们为啥还要反对搞奇技巧呢?既然孔圣人的很多理论也是从农夫工匠的日常生产生活中总结出来的,那我们为什么要看不起工匠农夫呢。”

  吕宁的翻胡说八道把孔融和在座的人都虎得哑口无言,他们确实也没有办法来反驳吕宁的胡言乱语,况且大家也知道经过数百年后,那孔子的亲笔书写的东西到底还有多少在世呢,现在这些不都是后人搞出来的吧,特别是武帝时代的董仲舒,更是为了迎合武帝的口味,把儒学经典给改得个面目全非,真正出自于孔圣人之口的天知道有多少。

  鲁肃看怎么说起孔子来了,这能让孔融服输吗,马上道:“主公,我们是来向孔大儒请教的,怎么会说到圣人身上啊,这个问题就不用再探讨啦。”

  吕宁听,马上停了起来,孔融当然也顺势停住了这个问题的探讨,这样气氛才相适吗,随后又胡乱谈了阵,孔融就请吕宁和大家搓了顿,吕宁在北海住了晚后就告别孔融离开啦,再说了,吕宁和这些迂腐的当世大儒确实谈不拢,他们没有共同的语言和观念,大家在起谈起话来也非常的别扭,都说不到点上来。

  第359章陆逊1

  回到长岛后,吕宁在心里老在想,既然这个死老天把吕宁搞到这个乱世来,现在也有点实力了,那吕宁不去见见古三国中的的那些英雄人物的话,确实是会遗憾,特别是周瑜,周公瑾,那可是个传奇式的人物,赤壁大战那可是流芳百世,这不仅是后世的军事学家在研究,就是普通百姓也在传说,赤壁大战的主人公就是周瑜,周公瑾,他率领数万江东军大胜老曹的八十万大军,让老曹的八十万大军灰飞烟灭,从此老曹的实力受到严重影响,这切都是在周瑜的运筹帷幄下取得的,当时的盟友刘备其实只是个逃难的散兵游勇,更不会有啥实力,所有切的成绩那都是周瑜的杰作。而当时的猪哥亮也才是刚出山的无名小子,他没有取到啥作用,如果说是有的话,那也只是在外交上对孙刘联盟做出了点贡献,但如果要是没有鲁肃的作用,那是不可能实现的,要是没有周瑜的同意,那更是天方夜谭,猪哥亮在赤壁大战中是被罗大大给夸大了,把周瑜鲁肃的功劳都搞到了猪哥亮身上,其实都是瞎编出来的,什么草船借箭,怕是借的火箭吧,什么借东风,那更是胡说八道。当时周瑜已在名满天下,而猪哥亮还什么都不是唉,他能跟周瑜比吗?再说了,单论兵法和带兵作战的话,猪哥亮那会是周瑜的对手,猪哥亮只是个战略家,不是战术家,是个内政高手,和荀彧是类的人,他们二人谁高谁低真的说不清楚。而周瑜不样啊,周瑜在带兵作战方面,估计在当时应该是天下第吧,能和他相比的也只有老曹勉强能相比,但还是差周瑜个档次。就算是在出谋划策方面,那周瑜也不比郭嘉庞统贾诩司马懿诸葛亮几人差啊,他们几人应该是在个档次上,能力相差无几,只是郭嘉周瑜庞统三人死得太早了点,让他们没有交手的机会。

  吕宁想到周瑜,真是让吕宁热血,这样的英雄人物,如果来到古代不见下实在是遗憾,还有大小乔陆逊,那也是美名流芳,后世对他们的传说太多了,那真是脍炙人口。至于陆逊吗,估计现在年纪还小吧,不过要是现在去江东的话,能见到周瑜庞统大小乔也应该知足啦,再过几年的话,估计是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们这些流芳千古的名人啦。

  次日,吕宁把鲁肃甘宁蒋钦张闯几人叫来,吕宁对他们道:“我准备到东南带去下,至于三韩的征伐那就由你们自己搞定吧。”

  鲁肃听,乖乖,现在这个乱世,你到东南去做啥啊,要是出点什么事的话,那我们可当担不起哦。“主公,你到东南带太危险了,你有什么事安排我们去好了,你有必要亲自去吗?你要是有啥事的话,那并州咋办?你辖区内的百姓咋办?”

  吕宁笑了笑道:“我此去准备走水路,估计不会有啥危险,难道江东带的战船能有我军的强大吗?你们只要给我安排二三条战船送我去就行了,你们将军都不用去了,你们继续对三韩开展征伐。再说了,我也是想见个人,他可是你子敬的好友啊?”

  鲁肃听,我的好友,到底是谁啊,值得让你亲自去看的人,那会是谁呢?鲁肃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就向吕宁道:“主公,我的朋友中确实没有啥人能惊动你的大驾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吕宁听后愣,难道鲁肃和周瑜不相识,不对吧,他们二人不是好朋友吗?吕宁看了鲁肃眼道:“就是六安的周瑜,周公瑾啊,我想去看下此人,当然了我也知道此人我是搞不定的,也只想去认识下,另外还想去拜访下刘景升,想和他也签订个通商协议,这有利于我们产品的销售。”

  鲁肃听后道:“主公,你听谁说周瑜和我是好朋友啊,周瑜此人的大名我到是听过,但我们二人并不相识啊,只是听说他也非常的聪慧,对兵法谋略也有较高的研究,但具体是咋样我确实还不知道。”

  汗鲁肃跟吕太早了,搞了连周瑜都还未相识,这可真是个笑话啊。旁边的甘宁道:“主公,那我和公奕去人保护你的安全吧?”

  吕宁笑着道:“不用,你们都要征伐三韩,那能陪我去呢,你们给我安排好战船就行了,我这次去和回来都是乘战船去,这样就啥危险都不会有啦。”当然吕宁不能跟他们讲吕宁是要去看千古传奇人物啊,去看赤壁大战的地方,更不能说是去见大小乔,否则的话,他们那会让吕宁走哦,只能说是去和刘表谈工作了,其实和刘表谈不谈合作,对吕宁来说都无所谓。

  甘宁见劝吕宁不去是没有希望了,想了想还是道:“主公,那我把我的亲兵派给你,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跟了我很多年,也都像我样的为人,有啥事时,他们都会以身相拼的。”

  吕宁看了甘宁眼,想了想道:“兴霸,我听说你手下的那几百人那可是你的子啊,他们都和你样忠义无双,在你手下叫什么锦帆卫,这么多年来都是和你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唉,我那敢夺他人之好呢,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况且我此次去也不会有啥大危险,你们去征伐三韩时,那才是危机四伏。”

  吕宁的话更是让甘宁他们感激涕零,世间那有不顾自己的安危,却首先考虑手下人安危的主公呢。甘宁激动万分的道:“多谢主公的关爱。”

  吕宁离开了长久岛,甘宁为了吕宁的安排还是把他手下的锦帆新兵派给了吕宁,估计甘宁对他们又是左交待右交待的,吕宁和典韦及五百名‘夜眼’护卫乘坐艘战船,另外还有千名海军士兵护卫,这可真是万无失啊,这样的护卫,估计在水面上是没有人能把吕宁咋样了。按甘宁的说法,吕宁军的条战船能对付像荆州水军最大楼船那样的战船十艘,那吕宁现在的四条战船不是能应负荆州水军最大号的四十条楼船了吗?就算是荆州水军,现在也不可能拥有数百条楼船啊,那吕宁还怕啥呢。

  第360章陆逊21

  吕宁路缓慢行驶,在进入长江后,吕宁自己也在想,周瑜只知道是六安的,可那六安之地也太大,那也不好寻找啊,而那大小乔具历史记载应该是在皖城才对啊,皖城那是庐江郡的首府,现在应该还是在陆康手中才对吧,这也不好寻找啊,估计也只能是碰运气罢了,要不先到皖城,顺便去见下庐江太守陆康大人,此时的陆康估计应该是上了岁数,活不了几年啦,他的地盘好像也是被孙策给抢占了,江东六郡应该包括庐江郡吧。按记载。陆康应该是个老好人,对百姓非常不错,他陆氏家族在江东那也是大族啊,也是江东的四大家族之,具说是陆家在建造船只方面很是有套,不知这种传说对不对。

  吕宁的战船到达皖口港后却引起了不小的马蚤动,毕竟吕宁的四条战船太大了,比眼前长江中行驶的船只那可是大得多了,只是战船上吕宁没有让士兵树起战旗,皖口港的百姓们也不知道这是从那里来的船只,他们都在观看,并发出阵阵尖叫声。

  吕宁让海军士兵们就在战船上守备,并派人上岸去购买必须的补给,并禁止任何人上船,如果有人胆敢挑战的话,那你们就放开手脚干呗;如果有军队来干涉的话,那你们就先礼后兵,实在不行那就灭了他。吕宁带着典韦及五百名‘夜眼’护卫上岸,当然了五百名‘夜眼’那是分批下船的。

  上岸后,典韦购买了辆马车,吕宁直接前往皖城。路摇摇晃晃,慢腾腾的前行,和游山玩水没有啥区别,现在是八月份的金秋时节了,这里的气候却十分的舒适。几日后,吕宁行到达皖城,并打听到庐江太守确实是陆康,吕宁找到了平安客栈住了下来。随后吕宁带着典韦他们去逛街,看到大街上物资也是非常的丰富,到处是商铺林立,片繁荣的景象,这说蝗陆康治理此地还有成效的,老百姓的生活也确实是非常不错,但接下来的几年后,这里将变为主战场,这样的繁华景象估计不会有多久啦,吕宁边走,边在叹息。在这种乱世,最苦的就是百姓了,这么平静的生活马上就会由于诸侯的争霸而去不复返,真是可悲啊。

  次日,吕宁准备好礼物,带上典韦前去拜访庐江太守陆康,吕宁找到太守府,吕宁让典韦前去送上名贴。不大会儿,位五六十岁的老头带着几人出来迎接,吕宁知道这应该是太守大人陆康亲自出来迎接,毕竟吕宁现在的官职可是比他大得太多,虽然吕宁之间没有啥交情,但出于礼貌他还是会出迎的。

  吕宁不等陆康行礼,马上就对他行了个大礼并道:“晚辈吕宁见过太守大人。”说完吕宁鞠躬九十度,这可是当今最大的礼节啦。

  陆康边还礼边道:“你真的是大熊?”

  幸好吕宁对这样的问话已经有免疫力了,也不会再感到难堪,吕宁认真的回答道:“陆大人,我就是并州的吕宁,吕子奕,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大熊。”

  陆康看了吕宁眼,还是不大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北方大草原上鼎鼎大名的大熊,这和传说中的人也太不相符,大熊不是鲁莽之夫吗,怎么会是身儒士服装呢?“你真的是那个让匈奴鲜卑族鞯子闻风丧胆的大熊?你不是还在北方征战吗?怎么会突然间就到了江南来呢?这到底是咋回事啊?不会是”

  吕宁听,老头子怀疑吕宁是个冒牌货唉,吕宁哈哈大笑起来,并对陆康道:“太守大人,我是吕宁,没有人愿意冒充我这样名声不是很好的人,再说了,大熊有什么可值得他人冒充的,就算是冒充,那也要冒充名声好的名士才对啊,有必要冒充我这个臭名远扬的人吗?”

  陆康听,这到有点像传说中的大熊,看样子还真是大熊哦。“吕大人请原谅,下官失礼啦,你和我想象中的大熊差别也太大了。”说完陆康向吕宁鞠躬九十度,行了个大礼。

  吕宁边回礼边开玩笑的道:“太守大人就不想请我到府上去坐会。”

  陆康听,马上脸红红的道:“吕大人请进,我请都请不到,难得大人今天光临寒舍,那是我之荣幸啊。”

  到了大厅后,吕宁让典韦送上礼物,陆康稍推辞后也就收下啦,当然了礼物吗,无外呼就是些吕宁他们生产的酒布料瓷器,还有就是管宁他们编写的汉语字典,吕宁现在发现用这东西来送人可是比啥东西都好,他的作用真是太大啦。

  陆康让人给吕宁上了茶后,吕宁拿起茶杯轻轻呷了小口,茶叶是非常好的种,但让吕宁吃惊的不是茶叶,而是茶杯,那是吕宁辖区内生产的陶瓷茶具,这让吕宁没有想到,东南原本就是出产陶瓷的地方,而且此地生产的陶瓷在后世可是名满天下,什么宜兴的紫砂,景德镇的瓷器,那可是闻名天下啊。现在突然见到陆康老头使用的居然是吕宁生产的瓷器,这让吕宁也有了点自豪感。

  陆康刚张口大人,吕宁马上道:“太守大人,你就不要叫我什么大人,大人的啦,我实在是不很习惯,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这样我比较能接受。”

  陆康听了吕宁的话后,也马上改口道:“子奕,你不是正在辽东带率兵攻打那些外夷鞯子吗?怎么会跑到我这里来呢?”

  吕宁听老头子的话,知道他把吕宁想歪了,吕宁就对他道:“我也是刚从高句丽那里来,那里的战事现在有我手下的将军去处理,我那也没有到过江南,乘现在稍有点空隙,我就个人跑到江南来游玩啦。大人你也应该听说过,我本人最喜欢的事就是到处游玩,庐江是我路过,我也就顺便来拜访下太守大人啦。”

  陆康听,愣了下,这大熊也真是的,放着自己的大军不管,却自己人跑出来游山玩水,这也太胡闹了吧。“子奕,那你就不担心大军的安危?那可是在打仗啊,士兵的性命可都在你的手中唉。”

  吕宁笑了笑道:“太守大人放心,我的大军有我在和无我在都样,我在那也不过是帮他们打扫下战场,其他事我也做不了,真正指挥作战的都是那些将军们,我在的话,有时候还会给他们添乱呢,我不在时,他们都能打大胜仗。”说完后,吕宁自己都笑了起来,不知道这样的说法是无法让陆康信服的,但也无所谓,反正吕宁又不贪途他陆康啥东西。

  陆康看了吕宁眼,认真的道:“子奕真的是只顺路来看望老夫下,真的没有其他之事?”

  吕宁听后摇了摇头,认真的回答道:“陆大人,我真的是来游玩的,你庐江游玩后,我还准备沿江而上,顺便也欣赏下长江的旖旎风光,其他并无什么事。我更不会对你庐江有什么非分之想,你庐江距我管辖的地方太遥远,我也无法管理;再说了,我现管辖的地方也够大的了,我也没有能力再管理更多更大的地盘啦;最重要的点是你庐江这个地方又没有什么外夷鞯子可征伐的,我本人终生的愿望就是尽自己的所能多消灭外夷蛮族,让我大汉的边境更安全些,其他的我可不关心。”

  吕宁的话让陆康老头子吃了颗定心丸,也知道吕宁确实不是为了他庐江而来的,而真是来游玩的,他庐江只不过是顺路罢啦。正在此时,有二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却跑了进来,二人的岁数相差不大,估计也就是二岁左右。小点的那名小孩子边跑边叫道:“父亲,这是谁送的书啊,这可是本奇书唉。”

  另名稍大点和小孩子却向陆康先行礼,并叫道:“伯父,这真的是本亘古未有的好书啊!”

  陆康见二个孩子有点胡闹,马上沉下脸来道:“绩儿逊儿,你们也不小了,怎么点规矩都没有,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们的,你们不见我这里有客人吗?怎么跑到这里来胡闹啊,这像什么话。”

  二个小孩子被陆康给训得张口结舌,只能是点头认罚,吕宁见到这二名小孩子后,也才知道,这陆康老头子是晚年得子啊,具历史记载,他的儿子可是很小啊,就是在他死后,其子也只有十多岁,现在看来这确实是真的,这二个小孩子现在看也就十岁上下。吕宁见老头还要训二个小孩子,马上对他道:“陆大人,小孩子吗,玩耍是他们的天性啊,你何别这样严格呢,会玩耍,会胡闹的孩子才聪明哦,整天只会读书,像只绵羊似的孩子,长大后可只会是名书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