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贮备起来,等有灾来临时也好应负啊,所以我们要建造大量的粮食贮备仓库。现在冀州的韩馥那里也被皇帝老儿给搜刮得差不多了,全天下粮食最多的地方现在是徐州和荆州,我们还是要乘大宦官张让大将军何进没有死翘翘之前多向他们行贿,让他们帮我们多搞点粮食来。至于幽州的刘虞大人吗,虽然圣旨上说他负责供给我军钱粮,但他幽州能供得了吗,刘虞虽有爱民之声,确不是治理地方的高手,他境内的百姓都还在度日如年,他那有钱粮供给我军,他的钱都送给鞑子轲比能去了,靠刘虞是靠不住的。”

  司马朗道:“大哥,那具体要咋搞呢?”

  吕宁道:“元达,你过完年立马到洛阳贿赂张让何进二人,给他们再送重礼,并上奏折给皇帝,说我们粮食紧张,现大战在即,让朝庭赶快送粮草来,皇帝肯定不会给我们,还是让张让向皇帝建议从冀州徐州调,荆州太远了,不好弄。我们定要在上半年把粮食搞到手,等过了上半年后,我们再也不可能从皇帝老儿那里搞到粮草了,元达你记住,时间来不及的话,那我们可以派兵去徐州押运粮草,这是最重要的事。”

  陈方道:“是主公。”

  田畴道:“主公,为什么下半年后就不能从朝庭那里搞粮草呢?我们不会是要独立称王吧,那万万不可主公。”

  司马朗也道:“大哥,独立称王就是造反,我们不能做此事。”

  靠,你们真会想啊,平时让你们多出点子时,你们不多想,到歪门邪道时你们就敢乱想,还满能发挥想象力哦。吕宁生气的道:“你们胡说什么啊,谁要独立了,谁要称王了,你们怎么什么事都敢想啊,屁大点事到你们嘴中就完全变味啦。你们都把我真的当傻儿了,独立称王,有那么容易的事,那不是自己找死吗,我有那么笨吗。”

  司马朗歉意的道:“对不起大哥,我也是时着急,口无遮拦。但那为何我们不能再向朝庭要粮草呢,我们可是在打鞑子啊。”

  吕宁能告诉你们说皇帝老儿要挂啦,董大胖子要进洛阳啦,年中出现三个皇帝之类的事吗。吕宁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张辽他们武将最关心的是怎么出兵,至于其他的事他们懒得理,张辽见文官们又在这种事上和大哥纠缠,就道:“大哥,你还是说下具体的出兵事宜吧。”

  吕宁转向马钧道:“德衡,我军现在的战略物资准备得如何?”

  马钧道:“主公,般的兵器铠甲刀枪盾牌剑全军基本装备完毕,现有近四万张,三菱箭有五百万支左右,各种连弩现有近万五千付,弩箭六百万支左右,至于些床弩车弩投石车都布置在各个防守的关卡上,至于雪橇到是生产出来五万套左右。”

  吕宁道:“我军的所有兵器,每件都打有标号,发放到士兵手中定要严格登记,特别是连弩更是要严格管理,不能发生丢失现象,就是战场上也要认真清理,尽量把兵器检回来,损坏的要上交,连弩的杀伤力太大,虽然其他人检到后,也不定能生产出来,但它是我军的秘密武器,大家定要加强管理。”

  众位将军道:“是。”

  吕宁道:“这个冬季,我军暂时不收复河东平阳等地,特别是河东地,高官大家氏族云集,要想完全控制河东平阳,必须要有强硬的手段,那就要有大军进行威慑,对胆敢反抗者坚决给以打击,消灭他几个大族,我看其他的还想不想违抗命令,到时让德容去处理河东西事务,长穗去处理平阳事务。今年用兵主要是消灭河东平阳北地带的匈奴,我军利用大雪天进行,消灭有关匈奴部落后,其缴获物资估计时运送不回来,那就留下士兵驻守,等雪化后再将其运送回来。雁门以北今年也是样,只是缴获物资没有办法处理。所以,我决定:傻儿去壶关驻守,黑子去上党驻守,二狗去雁门驻守,温曼基到雁门当太守,曼基应该算是最年青的太守了吧,德容回晋阳准备接收河东的齐事务,张闯回来后驻守晋阳;子鸣为主将,不悔为副将,德容为军师率万兵马对河东及河东以西对匈奴鞑子进行攻击;文远率万兵马对平阳羌胡带及北地对匈奴鞑子进行攻击,另外让杨丑做你的副将吧,他也休息得差不多了;俊义率五千兵马继续对雁门以北的大草原上的鲜卑族鞑子进行攻击;子龙子泰和我率二万兵马前往幽州,首先把代郡上谷接收下来,等和幽州刘虞刘宗正协调后再对轲比能部的铁骑进行攻击;其他人员照旧,管理好我们的大本营。”

  第121章拜干娘

  众人齐声道:“尊主公号令。”

  司马朗道:“大哥,这样的话,那我们并州可真的是空啦。”

  吕宁道:“五弟,我想过了,现在都已是十月初了,般不会有什么人在这种时候出兵,而我大军在年前基本都能返回,除幽州部份,只会有少数在外,等别人想找我们麻烦时,我们的主要力量不都回到了大本营啦。”

  赵云道:“大哥,那我们多阵出兵啊。”

  吕宁道:“你和子泰可马上出发,我先到冀州找下甄家商量点事后,我会直接到幽州找刘虞去,你们先把代郡上谷接收下来,但要带足武器装备哦。至于其他三路大军吗,你们根据天气情况自行决定出兵的时机。”

  张辽张合赵云高顺等人道:“是大哥主公。”

  吕宁道:“这次出兵也是样,对鞑子全部是实行三光政策,任何人都不得手软,否则军法从事,但对待我大汉境内的百姓可定要按军规军纪严格执行,特别在是河东平阳境内更是要小心谨慎,当然对于敢顽抗有大户家族,不论夺什么背景,给我狠狠的打,该杀就杀,但不准妇女,如有发生,把他的给割下来,如有违抗军纪者从重从严处理,千万不能拿对付鞑子那套来在我大汉境内执行。”大家听说割都笑了起来。

  将军们都道:“知道了主公。”

  张辽问道:“大哥,那还让士兵搞不搞民族大融合啊?”

  吕宁道:“对待鲜卑族鞑子匈奴鞑子当然搞民族大融合,在我们境内当然不能让搞了。难道你们三只毒狼今年在大草原上没有搞民族大融合,不会吧?你们大草原上的三只毒狼,听鲜卑族鞑子说比当年的大将军霍去病还凶残唉。”

  张辽张合赵云三人脸红红的道:“不会吧大哥,怕是你编的,我们怎么没听说呢。”

  吕宁道:“今天我们辖区的主要官员都来了,这可是难得相聚啊,除了张闯外,基本都到,今天晚上我们大家好好的喝顿酒,大家定要尽幸,不醉不散,也不准耍赖。”

  典韦道:“等下主公,你还没有安排我做什么呢,我可不愿意闲着。”

  吕宁听,典韦,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唉,这种话也问。吕宁哈哈大笑着道:“子满啊,我在什么地方你就在什么地方,怎么说没有事干呢。”

  典韦想了想咕噜道:“是啊,主公在什么地方,老典就在什么地方啊。”大伙都被典韦给搞得哈哈大笑起来。

  接下来就是大家海吃海饮,气氛非常热烈,吕宁敬完酒后就个人先遛了,回到自己的府上,蔡琰和丫环慕容燕在东张西望的。吕宁道:“你们在望什么啊?”

  蔡琰道:“大哥哥,这么晚了我父亲怎么还不回来?”

  吕宁听道:“哦,他老人家还在喝酒呢?”

  蔡琰道:“那你怎么会回来呢?”

  吕宁贼笑贼笑的道:“我啊,我想你们了,就早点回来了。”

  小丫环慕容燕道:“老爷,你怕是想琰姐姐吧。”

  蔡琰听,这小丫头,刚要对慕容燕动手动脚,慕容燕却早跑远了。

  吕宁拉起蔡琰的手干脆屋子也不回去了,直接在后花园内蹓达,顺便在蔡琰身上擦点油,蔡琰被吕宁搞得心乱如麻。他们在亭中坐下来后,边呼吸新鲜的空气,边享受二人世界,他们话不多,主要是靠手和嘴唇来工作,吕宁就这样抱着她,闻着少女的体香,吃着她小嘴里的燕窝液,当然手也不会闲着,该摸的地方应该都会去吧,直到深夜才起进屋去。吕宁很想把她给解决掉,又害怕她的老爷子,那可是个老顽固,处理不好他可是会撒野的啊。

  在吕宁出征前,张闯这小子终于回来了,太史慈的老娘还真让他给接了过来。吕宁让小丫环赶紧打扫出间房间给她老人家住,并马上让华佗来自己府上趟。不大会儿,华佗过来了,帮老夫人把了脉,并开了药方,让小丫环去医馆取药煎熬。

  华佗对老夫人道:“你老是劳累过度,多年来没有好好的休息,有小病时也不注意去及时治疗,以至于拖成重病。现在你就放心好啦,我会时常来给你号脉,并根据你的病情开适当的药给你,只要花个二年的时间,你的病会完全康复。”

  太史慈的母亲道:“多谢神医,让你老费心啦。”

  等华佗走后,太史慈的母亲对特出道:“你应该就是人们口中说的那个大草原上,让鲜卑族人闻风丧胆胆战心惊,鼎鼎大名的民族英雄大熊吧。”

  吕宁笑了笑道:“老人家,我不是什么英雄,我文不能治国,武不能安帮,我只是大汉民族中很普通的名子民,我所做的切,也是尽份大汉民族子民的责任和义务。我平生之愿就是要消灭入侵我边境的任何鞑子,我想凭自己的能力带领波有志青年保护边境的百姓,让百姓生活得更好,不要再受鞑子的欺凌。”

  老夫人道:“小张闯交给我的那首‘游子呤’,是你写的吧。”

  吕宁叹了口气道:“老人家,那是我多年前游学时,路过你家,看到你为了把太史子义培养成|人,不辞千辛万苦,人把他扶养长大,还让他到外面去求学,自己则落下满身的痨病,当时让我很感动,我就为你老人家专门写下此‘游子呤’。加上我本人也是从很小就到处游学,世上又没有任何亲人,那时也是由感而发。”

  老夫人听后道:“孩子,那你的亲人呢?”

  吕宁唉声叹气的道:“我的亲人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是不可能再见到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生活得怎样,我也非常的思念他们,我只知道自己是个人来到这个世上,他们的音容笑貌却到是留在我的记意里。”

  吕宁身边的蔡琰听后也是在默默的流泪,当然吕宁的话她也是听得似是而非。随后吕宁对太史慈的老娘又是翻甜言蜜语,把老夫人给逗得笑呵呵的,心里那个高兴劲真是无法说清楚。吕宁随即向她老人家提出要当她的义子,太史慈的母亲想都不想就答应啦,吕宁马上跪下磕头认娘亲,把旁边的蔡琰慕容燕搞得莫明其妙,不知吕宁到底是想做什么啊。

  第122章心中之秘密

  太史慈的母亲认了吕宁做干儿子,吕宁是真的很高兴,方面吕宁在这个世上确实无任何亲人,现在能有个娘亲还是好的,不管是干的湿的总算是有个娘亲了吧;另方面,有了义子这层关系,那太史慈可就再也跑不掉了,他会乖乖的来吕宁手下带兵打仗呗。

  后来吕宁要出发前,吕宁对太史慈的母亲道:“娘亲,我马上要带兵奉皇帝老儿的旨意去幽州消灭轲比能部的鲜卑族鞑子,我不在家时,我让丫环燕儿,还有您未来的儿媳妇琰儿服侍你,等我回来后再亲自服侍娘亲,有什么事您让她们做就是了,您可不要再劳累啦。”

  太史慈的母亲道:“儿啊,你也要注意安全,做事要千万小心。”

  吕宁听后点点头道:“娘亲我知道了。”

  蔡琰听说吕宁又要出征,就对吕宁道:“大哥哥,你真的要出征啊,现都进入冬季了,还怎么出征啊,你过年赶得回来吗?”

  吕宁道:“是啊,大军今天就出发了,我明天早动身。过年吗,估计有点困难,搞不好我要到明年下半年才能返回,不过我尽量回来吧,你们帮我照顾好我干娘就行啦。”

  蔡琰深情的看着吕宁道:“这你到放心,我和小燕会照顾好的,你自己可要小心点,不要打仗就老朝前冲,你可是并州刺史,你要是出什么问题,那制下的百姓咋办,他们都需要你啊。”

  吕宁笑着道:“好了,我会小心的,再说还有你这位大美女在等我,我怎么会轻易挂掉呢,我还未和你成亲呢?我会安全回来的。”

  蔡琰听后满脸羞涩,小嘴咕嘟道:“大哥哥,你怎么老不正经,常常口无遮挡,这么多人在旁边,你不会文雅点啊。”

  吕宁微笑着道:“这可就难啦,我可是从未读过什么四书五经,经子史记,我现在连毛笔字都写不好唉,很多信件都是伯达子泰他们帮我代笔,如果是想再我引经据典的话,我可是只有抓耳挠腮啰。”

  蔡琰笑了起来道:“大哥哥,我真搞不董你,你说出的那些诗词曲子都是绝世佳作,而自己确不会写毛笔字,还说什么未读过四书五经,经子史记,这到底是真还是假啊。”

  靠,吕宁本来就未读过啊,吕宁他们那个年代谁会去读什么四书五经诸子百家,那是专家教授学者干的活,吕宁何别去学那些东西呢,吕宁现在用的好多计谋其实都是后世的电影电视上看到过的东西吧了。

  吕宁抬头看了看蔡琰道:“你以后就知道了,我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有才学,我真的是武不能上马,文不能提笔之人,至于在杂学方面吗,我应该还是非常不错的,只是当今社会把杂学说成是奇技巧,真是无稽之谈。”

  蔡琰听后脸严肃的道:“大哥哥,你是不应该把很多时间都用在奇技巧上,那样对你的名声不好,况且那些东西真的不要多学,还是应该多读四书五经之类的书籍才是正道。”

  吕宁听后摇摇头,看了蔡类眼才唉声叹气的道:“琰妹啊,你们那知道,你们口中的奇技巧其实是救国救民之法,也是强国富民之法,更是民族复兴的关键。如果没有我指导马钧搞这些儒林人士口中的奇技巧的话,我军那会有如此强大,我辖区内的百姓那会这么快就摆脱饥荒,生产发展迅速,经济持续增长,商人云集,商铺林立,工厂如雨后春笋般的发展起来。唉,算了不说了,说了你也不懂,就是全天下也不会有几人懂,我自己有时候都郁闷,我真的和你们不是同时代的人,所以有好多观点有冲突,理念上有矛盾。”

  蔡琰听后,用手摸摸吕宁的脑袋道:“大哥哥,没有发烧啊,你怎么说胡话,什么不和我们是同时代的人,你瞎说啥啊。”

  吕宁听后愣,又是口若悬河,不知轻重,吕宁赶忙道:“对不起,口误,口误。”

  太史慈的母亲道:“儿啊,你也不要难过,也不用管其他人怎么想,你自己觉得正确的话就大胆去做,只要是对百姓好,对民族好,对国家好,何别去计较得失呢。”

  吕宁听,是啊,普通百姓的心声和大儒们是有本质上的区别,他们追求的东西不样,他们的理想也不样,他们的想法更不样,百姓更现实,儒生更空洞空想。

  吕宁道:“知道了娘亲,我晓得自己应该怎样做的,我绝不会辜负制下的百姓,我会让他们生活得更好。”

  当晚,蔡琰来到吕宁的书房,他们坐下来后,她对吕宁道:“大哥哥,你能不能和我说说你过去的事给我听听。”

  吕宁听后瞧了瞧她,这能说吧,要能说的话,吕宁早说啦,如果是现在和你说,吕宁马上会被你们给当疯子看,说吕宁是神经病是妖怪呢。

  吕宁召召手。让她来坐在吕宁怀里才道:“琰妹,不是我不想说,我能说的,其实你都知道了,不都是大草原上这些事情吗,至于再往前的事,我现在不便和你讲,等有天你真的成了我的老婆后,你对我的了解更深点更信任我的话,我可能会对你讲,否则我不会向任何人讲,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当然更不会去害别人。”

  蔡琰听后道:“老婆是什么东东啊?”

  吕宁哈哈大笑着道:“老婆就是夫人的意思。”

  蔡琰笑嘻嘻的道:“我现在都是你的人了,你还不信任我。”

  靠,什么你是吕宁的人了,吕宁和你可是什么都未做过啊,无外乎就是拉拉手,搂搂抱抱,吃点燕窝液,搓揉二把,这就算吕宁的人了。不过也是啊,在古代就这样了,只要你拉着下对方的手,那肯定是你的人了,更况且他们还相互吃燕窝液呢。

  吕宁笑呵呵道:“宝贝,我当然信任你,只是我们还需要相互了解,这样到时候我说出来后,你更容易接受,更能相信我点,也不会让你感到吃惊,还是慢慢来吧。”

  蔡琰想了想道:“好吧。”

  第123章再到甄府

  接下来吕宁和蔡大美女二人能干啥呢,肯定不会干啥好事,无外乎是叽叽哦哦的那些事。况且吕宁明天就要出征,他们肯定有好我事要干,这也是人之常情。

  次日大早,吕宁带着典韦和五百名‘夜眼’向冀州的邺城出发,到达邺城后,吕宁行直接向甄府上奔去,甄府的门卫马上让吕宁和典韦及十多名‘夜眼’进去,其他的‘夜眼’则潜伏在甄府的四周。

  吕宁和甄老爷见过礼后,并将典韦向他做了介绍,坐下来后,甄老爷道:“子弈,我没有看错人吧,你很有能耐啊,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把并州收归制下,现在你可是方封疆大吏啦,听说皇帝现在把整个北方都交给你去管理,这可了不得啊,其面积之大,地域之广,那可是几个州的地盘都无法相比的。”

  靠,甄家的情报太厉害了,连这种尚未公开的朝庭秘密情报都能搞得如此清楚,可想而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