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现在就公布于世,否则很快会有好多仿制品出来,这些东西毕竟不是什么高科技的产品,是很容易被仿制的,就像马镫马掌样,吕宁也知道是好东西,但现在还不能用,除非吕宁自己有较强的实力,有大规模的飞熊军后才能考虑使用,否则会给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

  第102章蔡邕

  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有感好友蔡邕之交情,得知蔡文姬流落南匈奴,生活艰辛,曹操得知她的悲痛欲绝的经历后,立即派周近做使者,携带黄金千两,白壁双,把她赎了回来。而后曹操做主,让她嫁给董祀,嫁给董祀后,她时常感伤乱离,创作出悲愤诗,也是中国诗史上第首自传体的五言长篇叙事诗。就在这年,打响了著名的‘赤壁之战’。

  蔡文姬嫁给董祀,起初二人的夫妻生活并不十分和谐。蔡文姬饱经离乱忧伤,时常神思恍惚,时常想起自己的二个儿子,还时常想起自己在匈奴那段时间的悲苦离奇的生活;而董祀正值鼎盛年华,生得表人才,通书史,谙音律,自视甚高,对于蔡文姬自然有些不满足之感,总感觉自己的才华应该找名未婚少女才能相配,对蔡文姬很是不满意,在婚后第二年,董祀犯罪当死,她顾不得嫌隙,蓬首赤足地来到曹操的丞相府求情。曹操念及昔日与蔡邕的交情,又想到蔡文姬悲惨的身世,倘若处死董祀,文姬势难生存,于是免了董祀的罪。

  据民间传说,当时蔡文姬为董祀求情时,曹操看到蔡文姬在严冬季节,蓬首赤足,心中大为不忍,命人取过头巾鞋袜为她换上,让她在董祀未归来之前,留居在自己家中,也不知是否被曹操这个大色狼给占有过。在次闲谈中,曹操表示出很羡慕蔡文姬家中原来的藏书。蔡文姬告诉他原来家中藏书有四千多卷藏书,但经过多年的战乱,现已经全部遗失了,曹操流露出深深的失望,当听到蔡文姬还能背出四百篇时,又大喜过望,于是蔡文姬凭记忆默写出四百篇文章,文无遗误,可见蔡文姬才情之高,记忆力之好,那般人无法想象的。

  从此以后,董祀感念妻子之恩德,对蔡文姬重新评估,夫妻双双也看透了世事,溯洛水而上,居在风景秀丽,林木繁茂的山麓。若干年以后,曹操狩猎经过这里,还曾经前去探视。蔡文姬和董祀生有儿女,女儿嫁给了司马懿的儿子司马师为妻。

  不日,吕宁和典韦及五百名‘夜眼’到达陈留,经过千辛万苦,他们找到了蔡邕的府上,典韦上前轻敲蔡府大门,不会儿,蔡府大门内走出名下人,典韦把吕宁的名贴名片递上,下人接到吕宁的名贴后重新关上大门,并返身进去了。

  不大会儿,那名下人带着位四五十岁左右的老头走了出来,吕宁知道这老头应该就是蔡邕了,吕宁赶忙鞠躬九十度向他行了个大礼并道:“建宁人吕宁参见蔡大儒。”

  蔡邕抬头看了吕宁眼,用奇怪的眼神又看了吕宁眼,才道:“你真是大熊?”

  靠,怎么吕宁每次和人见面,对方第句问话都是相同的语言,相同的语气,难道自己真的是名声不好。吕宁摇摇头还是恭敬的道:“我就是吕宁,郑子弈。”

  蔡邕听到吕宁再次的确认,又道:“真的是大熊?”

  吕宁笑了笑道:“蔡大儒,我确实是吕宁,当然也是您们口中的大熊,这应该不会有假,再说了,还会有谁愿意冒充臭名远扬的大熊吗?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蔡邕对吕宁道:“郑大人,我失态了,对不起,请你见谅。”

  吕宁微笑着道:“蔡大儒,您千万别叫我什么大人,您还是叫我子弈好了,这样我听起来亲切点,天下人谁不知道我是名胡作非为的人,就是雁门晋阳等城也是无旨抢占的,现在皇帝老儿不过是让我帮他先看着罢了。”

  蔡邕把吕宁他们让进他的府上,吕宁让十多名‘夜眼’将礼物抬了进来,其他的‘夜眼’士兵全部埋伏在蔡府的四周。

  礼物抬进来后,吕宁对蔡邕道:“蔡大儒,我还为蔡小姐单独准备了点小小的礼物,请并收下。”

  吕宁这次来见蔡老头,可是花费不小哦,还让马钧专门为蔡琰这个大美女准备了大面镜子和小面小巧玲珑的镜子。蔡老头稍作推辞了翻就收下了,并让人把蔡美女的礼物也让人送到里屋去了,接下来吕宁和蔡邕坐下来后,下人端上茶水,开始慢慢的品茶。

  蔡邕道:“子弈,你怎么会有时间到我这寒舍来呢?”

  吕宁笑呵呵的道:“蔡大儒,您可是闻名于世的儒学大家啊,对琴道脉也是有较深的研究。我此次专门来拜访下,让蔡大儒对我这个不学无术的后生小子指导下有何不可呢,况且我还听说蔡大儒有把‘焦尾琴’,弹起来音色美妙绝伦,盖世无双哦。”

  焦尾琴是绝世宝琴,是我国四大名琴之。据说蔡邕流落他乡,隐居乡下,有天,蔡邕坐在房里抚琴长叹,感觉老天对自己实在是不公,此时,房东在隔壁的灶间烧火做饭,她将木柴塞进灶膛里,火星乱蹦,木柴被烧得“噼里啪啦”地响。蔡邕听到隔壁传来阵清脆的爆裂声,不由得心中惊,抬头竖起耳朵他细听了听,大叫声,跳起来就往灶间跑。来到炉火边,蔡邕也顾不得火势,伸手就将那块刚塞进灶膛当柴烧的桐木拽了出来。当拿出来的时候,蔡邕的手都被烧伤了,他也不觉得疼,惊喜地在桐木上又吹又摸。当时房东还以为是他精神错乱,脑袋有问题呢。好在抢救及时,桐木还很完整,蔡邕就将它买了下来。然后去掉焦皮,按宫商,调音律,精雕细刻,丝不苟,费尽心血,终于将这块桐木做成了张琴。这张琴弹奏起来,音色如天籁绝音,动人之极。后来这把琴流传下来,成了世间罕有的珍宝,由于它的琴尾被烧焦了,又叫它“焦尾琴”。

  蔡邕听了吕宁的话道:“子弈,琴我是有把,也感觉不错,但却没有听过什么‘焦尾琴’之名啊,不过我看这名字还真是不错,也很体贴,那今后就叫‘焦尾琴’吧。但不知子弈怎么回知道此琴的来龙去脉呢?”

  第103章绝世美女蔡琰

  吕宁笑了笑道:“蔡大儒,那是我在游学时,听到外间传说而已,也不是是否真有其事,现我口无遮拦,胡乱瞎说,请蔡大儒千万不要见怪。”

  蔡邕听后笑了起来,随后道:“子弈,这名字取得很好啊,我多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前几天听到了你最近的‘游子吟’,现又听了你给我取琴的名字,你并不像传说中的是位大字不识,不学无术,只是草莽英雄而已,看来外面传说有误,你的文才也很不错啊。”

  吕宁歉意的躬下前身道:“蔡大儒,您过奖了,我真的就是名无学无术,大字不识个,整天只喜欢到处游玩的浪子。所以我在很小的时候就个人出来到各地游学去了,这样来也眈误了我自己的学业,到如今自己落得个武不能上马,文不能提笔,事无成,现在是追悔莫及啊。”

  蔡邕听了吕宁说的话道:“子弈谦虚啦,你现如今可是北方大草原上鼎鼎大名的大熊唉,鲜卑族鞑子听到大熊二字是心惊胆战惊恐万状,你为我大汉民族立下赫赫战功,你现在已成了我大汉民族的民族英雄,怎么说是事无成呢。”

  吕宁听后摇摇头,笑了笑道:“其实我就是个鲁莽之人,为了边境的难民私自出兵收复雁门,为此事那丁原派其鞑子义子吕布来攻打了翻;为了士兵们的赏钱,我又私自出兵打下了晋阳等地,根本没有考虑什么后顾之忧,我自己知道我现在是坐在火盆上,随时都有可能会被烧焦唉。”

  蔡邕道:“子弈啊,外面对于你的传说很多,我也不知道那些是真,那些是假,但你打鲜卑族鞑子肯定是真,你在大草原上威名远播这是任何人都不可否认的事实,至于其他啦,我本人也是抱有可信可疑的态度。”

  正在此时,名十四五岁的绝色美女走了过来,纯洁高贵典雅灵秀温柔妩媚,连窜的词都无法形容,吕宁的大脑瞬间短路,脑中片空白,眼睛痴呆呆的看着来人,连口水流出来都不知道。

  蔡邕老头看到吕宁的神态,心里很是不高兴,就咳嗽了声。

  吕宁反映过来后,连忙用衣袖将嘴巴上的口水擦掉,这才向蔡邕行了个礼“蔡大儒请原谅,本人失态了,想别这位就是蔡小姐吧,小姐貌如天仙,真如天上的神仙嫦娥下凡。”吕宁说完又向蔡琰行了个礼。

  而此时的蔡琰被吕宁夸得小脸红彤彤的,脸的羞涩,让她更显得娇媚妖娆。蔡邕对女儿道:“琰儿,来见过吕宁,郑子弈大人,他就是你们口中常念着说是有机会想见见的北方大草原上的大熊。”

  蔡琰向吕宁行个礼道:“见过郑大人。”

  吕宁色迷迷的盯着她回礼后道:“蔡小姐,你千万别叫什么大人,我可不敢当,再叫大人的话,我都被叫老啦,难道我在你眼中真的很老吗?若你愿意就叫我声大哥哥吧,那样我会更高兴。”

  吕宁不伦不类的话把蔡琰这大美人给逗得卟哧的声笑了起来,笑后只听她道:“传说北方大草原上的大熊是名鲁莽英雄,还说什么大字不识,怎么我今天见到的是出口成章,油嘴滑舌的才子呢,唉,这传闻真是害死人。”

  吕宁羞愧得满脸通红,很是不好意思的回答道:“蔡小姐过奖了,见到你如此之美貌,下子把我肚子里仅有的点点东西全都倒出来了,你要让我再倒那就把我给难住啰,我真的是文不成武不就。”

  蔡琰微笑着道:“能写出‘游子吟’这样绝世佳作的人,还能弹写出精忠报国那样气势磅礴的词曲,大哥哥,你真的还算是不学无术,大字不识的草莽英雄吗?”

  吕宁向蔡琰瞧了瞧,这样的美女真是看不够啊,确实太养眼啦,吕宁回答道:“唉,‘游子吟’是我游学时见到位伟大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成材,辛勤劳动,落下身的痨病,为此而有感而发;精忠报国是我率军在大草原上驰骋时,看到我大汉如此美不胜收的家园却被鲜卑族匈奴鞑子所贱踏,我大汉边境百姓被无辜杀害,心中激愤,由此而作,这真是让蔡大儒和蔡小姐见笑了。”

  蔡琰听后笑得更开心喽,只听她道:“大哥哥,你知道吗,你的‘游子吟’让听过的人泪流满面,思母之情越深;你的精忠报国让多少英雄豪杰在暗中传唱,你说出了他们的心声啊。”

  吕宁听后笑着道:“蔡小姐,你就不要再损我啦,还是说说你吧。我听说蔡小姐在蔡大儒的指导下,琴技无双,是否请好妹妹用绝世宝琴‘焦尾琴’为我弹奏曲,也让我有幸呤听曲,那我此生就无憾啦。”

  蔡琰望了望吕宁道:“什么‘焦尾琴’?我不知道唉。”

  蔡邕回答道:“琰儿,刚才我也是从子弈口中听到他说出‘焦尾琴’三字,我听很好,就把我们家的琴更名为‘焦尾琴’了。”

  蔡琰听后,让丫环去把自己的‘焦尾琴’拿出来,她却道:“那小妹就为大哥哥勉为其难弹奏曲,好让大哥哥指教。”

  吕宁听,心中想道:我那敢指教你,你可是才华横溢的大才女啊,按后世的说法,你应该是博士后级别,还应该是双料博士后,你的文学和琴技那可是让后世人赞不绝口,我能指教你,那不是让小学生来大学教书吗,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不大会,蔡琰的小丫环把琴摆好,蔡琰坐到‘焦尾琴’旁轻柔的坐下,小腿微屈,裙摆缩起,露出那粉凿玉砌的秀足,不盈握的小脚上裹着双粉红色的绣花鞋。看得吕宁小腹窜起股热流,这蔡美女的杀伤力太厉害了,自从吕宁莫明其妙到了古代后,还是第次被美女所迷惑。吕宁本是名后世之人,那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就算真面目未见过,但电影电视网络上的各种美女那可是数不胜数啊。但和眼前的蔡美女相比,还是差了大级。

  第104章绝色才女

  蔡琰柔嫩的小手轻轻拨,串优美动听的曲子随之而出,琴声响起,顿时带着人们进入了另片天地,翠木葱葱,鸟语花香,让人的心沉醉在片宁静祥和之中,仿佛在寂静的夜晚,在淡淡无波的镜湖边欣赏那挂在天边的圆月,将切暴戾全部带走。

  蔡琰弹完后,余音缭绕,让人为之陶醉,吕宁起身拍掌并道:“琰妹妹,你的琴技真是达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你仅用种乐器来演奏,就把这首平湖秋月弹奏得如此美妙动听,实在让我敬佩不已。”

  蔡琰听后,愣了下,马上对吕宁道:“大哥哥,你说我刚才弹奏的叫平湖秋月,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可是刚得到此谱,上面的内容已是残缺不全,连曲目都不知道。难道大哥会弹奏此曲?还有另外种乐器是什么啊?我也发觉还差种乐器相配合,只是不知道而已,大哥哥,你肯定知道,你就赶快告诉小妹吧。”

  吕宁听,昏,这张乌鸦嘴怎么老是口若悬河,不知轻重,平湖秋月之名是后世的专家重新命名的,现在怎么向她解释啊,虽然后世吕宁也学过此曲,但吕宁这种水平能拿出来吗,那不是让蔡琰笑掉大牙。吕宁抬头瞧了瞧蔡琰,见她付心焦的样子,吕宁就忽悠道:“琰妹妹,你所弹的曲名我也是听你的弹奏后随口而出,并非我看过此曲;至于与之相配的乐器吗,我估计应该是洞箫吧。”

  蔡琰望了望吕宁,知道吕宁肯定会弹此曲,可能是谦虚而已,蔡琰对她父亲道:“父亲,我们家有洞箫这种乐器吗?”

  吕宁听,靠,你不会是要逼迫我来和你合奏吧,这我那敢啊。只听蔡邕道:“应该会有的,只是我记得放到什么地方了,如果想要的话,那要让下人去找下才知。”

  蔡琰马上安排丫环和下人去找。吕宁瞧了她眼,心里那个急啊,那是用语言难以说清楚。吕宁连忙对她道:“琰妹妹,你也不用急吗,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来吧。”

  蔡琰听后摇摇头道:“不行啊大哥哥,等你走后我和谁去合奏啊。”

  吕宁苦笑着道:“你咋会晓得我会呢?哦,说错了,我是说你怎么说是我会呢?我可真的不会弹,琰妹妹,你就放过我吧?要不我给你”

  蔡琰看了吕宁眼道:“大哥哥,你给我什么啊?”

  靠,你这不是吗,是逼人为娼唉。吕宁叹了口气道:“那个什么洞箫也下找不到,不如请琰妹妹再给我们弹奏几首如何?你弹奏得真的好听唉,也是我此生听过最动人的音乐,就如同听仙乐般,让人百听不厌。”

  蔡琰笑眯眯的对吕宁道:“大哥哥,这可不公平啊,我弹了首,现在轮到你为我们大家弹奏才对啊,你总不能让小妹遗憾终生吧。”

  蔡邕老头子也道:“子弈,你是应该给我们弹奏首才行的。”

  吕宁无奈的抬头看了看蔡邕蔡琰父女二人,见他们根本没有想放过自己的意思,知道此次是躲避不开了,反正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吕宁就不顾后果的走到绝世名琴‘焦尾琴’旁边坐下来,吕宁轻轻的调整了下琴音,在想自己能弹首什么呢?突然心中亮,就来那首名曲梁祝的化蝶部分吧,那可是后世名家创作,而且化蝶是最精彩的部分,吕宁全身心投入到弹奏中,心情也随着曲谱中的故事情节起伏不定,脸上的表情也随着琴声的欢乐忧愁幸福而变化,吕宁自己也进入到了忘我的境界。

  等吕宁弹奏结束后,确点声音都没有,连掌声都不给点,吕宁真是郁闷死了,虽然知道自己水平太差,但想不到会如此难堪。吕宁抬头看了蔡邕蔡琰眼,只好羞愧的道:“实在对不起,让你们见笑了,我也知道很难入耳,我真的不会弹奏,这可是我近二年来的第二次摸琴键。”吕宁说完向他们行了个礼。

  吕宁行完礼,耳边却响起了掌声,这下吕宁更难堪啦,你们也没有必须这样来损我吧,这也太过份了吧,何别来搞这套假惺惺的样子。蔡邕对吕宁道:“子弈啊,虽然说你的指法稍有生疏,但弹奏技巧却是别具格,这让老夫大开眼见啊,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老夫算是白活了。”

  蔡琰接着也道:“大哥哥,真的你弹奏得非常的好,能在瞬间从高兴欢畅无比的高峰突然间直转而下,变成忧伤痛苦的低音,而且转换之圆润让我深感敬佩。大哥哥,你可要教我这种手法哦。”

  吕宁抬头看了看他们,发现他们不象在取笑自己啊,那到底这是咋回事。吕宁又抬头看了眼他们,只听蔡邕道:“子弈,刚才所弹是何曲啊。”

  吕宁听后道:“‘梁祝的部分’”

  蔡琰绕着吕宁道:“大哥哥,你能不能给我讲下曲中的故事吧,这应该是段爱情故事。”

  备注:尊贵的书友,看完后请定发表评论给予指教,我将会虚心接受你们的批评意见,你们的评论对我非常的重要。

  吕宁瞧了瞧蔡琰,看到双期盼的眼神,吕宁就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向他们简单的说了遍,让这段传奇的故事提前入世了。随后吕宁就被大美女蔡琰给缠绕上啦,每天从早到晚陪她弹琴论诗,吕宁那是她的对手,虽然吕宁也把后世的几首诗盗过来应负了下,那也只能是把她吓虎下,凭她那渊博的文学知识,那吕宁能跟她相比吗,几翻下来,吕宁马上举双手投降。蔡邕到也很开明,让琰儿和吕宁单独在起,这可能是蔡琰在这种地方,也找不到很好的玩伴吧了,现在拿吕宁来暂时顶替下。

  这几天,吕宁彻底被蔡琰的美貌和才华所迷惑,整天和她形影不离。为了获得她的芳心,吕宁当然不能和她谈诗说词了,那是她的强项。吕宁就和她说些奇闻异事,传奇故事,拿出唐伯虎追美女的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