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啊,我们的招贤馆开张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什么名人名士有大才的人来相投,既然五弟都说他有大才的话,我想不会太差吧,还是先见上见吧,这对于今后招聘人才有示范作用。”

  张辽赵云张合更是高兴,终于有名士来相投了,这可是个好照头。

  不大会儿,司马朗带着名士子进来,吕宁和张合赵云看到后,这不是老熟人吗。

  赵云道:“你不就是我们在路上救下来的那名士子吗?”

  吕宁和张合已知道他就是田畴,赵云当时不在,不知道他的名字,张辽更是没有见过。

  田畴见吕宁他们三人马上下跪拜见道:“多谢三位恩公的救命之恩。”

  吕宁起身把田畴扶了起来道:“子泰先生不用多礼,救你是巧遇,就是换做他人我们也样会救援,你不用客气,只能说我们有缘吧。”

  司马朗听吕宁的话,傻眼啦。“原来你们认识啊,那子泰先生还让我给你介绍什么大熊啊,你们不是早认识了吗。”

  张合道:“五弟,子泰先生直是昏迷,根本不知道大哥和我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和大哥也是到阴馆后才知道子泰先生的大名,子泰先生并不知道我们。”

  司马朗听了张合的解释后才有点明白,但不是很清楚,大哥他们是什么时候救的田畴。

  司马朗对着田畴道:“子泰啊,我大哥就是大熊啊。”

  田畴脸迷惑的问道:“伯达先生不是听说你是被大熊绑架来的吗?怎么是你大哥呢,看样子传闻不实,传闻不实。”

  大家都笑了起来。

  司马朗生气的道:“怎么不实,我本来就是被我大哥给绑架来的。”

  张辽张合赵云都笑了起来。

  只见田畴向吕宁又跪下,冬冬冬的磕三个响头道:“请恩公收下我吧,田畴此身视死追随。”

  吕宁赶紧把田畴扶了起来道:“子泰不用客气,有子泰先生帮忙指点的话,何愁鲜卑族匈奴等鞑子不灭,那可是我军之幸啊,子泰先生要是不闲气的话,就暂时做我军的参军吧。”

  田畴对吕宁行礼道:“多谢主公。”

  吕宁道:“子泰先生,你身上的伤应该还未全好吧?”

  田畴道:“谢主公,要是没有主公等三人救的话,我早就升天啦,我身上的伤已好大半,只要今后调理下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第61章论狗

  张合道:“子泰先生,那也是你命大,我和子龙看到你身上的伤,查验伤情后都是摇头,知道你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了。我和子龙都想放弃啦,要不是大哥坚持要救,还有他身上的灵丹妙药,否则就是仙子来了也无计于事。”

  吕宁笑了笑道:“应该说是子泰先生还要打鞑子,上天知道他片赤诚之心,所以,没有收他走,我们不过是洽逢其事,顺手帮了下忙,子泰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不要听俊义乱说。”

  这时司马朗道:“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救了子泰啊,是多阵的事啊?”

  张合听后道:“五弟,我们回来就研究军情到很晚,加上那天晚上喝了那么多的酒,第二天我们都是连夜又走了,那有时间和你讲这些事情啊。”

  司马朗对着田畴道:“子泰啊,你当时要问下我大哥,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

  田畴道:“是问了伯达先生,当时俊义说是等我病好后就知道了,所以我病稍好点就急着来找啦,谁知主公又率兵出征了呢。”

  吕宁道:“好了,好了,今晚上就为子泰先生接风洗尘,欢迎子泰加入我军,但就是今晚没有酒,不过子泰身体未全好,也不宜多饮酒水,我们就吃素席吧。”

  张辽听后道:“大哥,你家中不是还有坛的吗?”

  吕宁抬头看了他们下,知道不把那唯坛酒骗来喝掉心里不甘哦。

  吕宁对二狗道:“去我家中取来吧。另外子龙,你让大哥明天来我这里下,我有事找他帮忙。”

  二狗听后转身就出去了。

  赵云道:“是大哥。”

  吕宁向司马朗道:“五弟,甄家的粮食送来没有啊?”

  司马朗道:“到了,第批运来了五千担,二千斤铁矿石,其余的随后都会送来的。甄家管事的让我告诉你,他们下月中要来提千坛酒,至于那些家具纸张他们也会购买些,让你准备好。”

  吕宁听后道:“哦,甄家是要次性就提走千坛吗,还是分批提走呢,如果是次性就提走,我那里搞行出来,关键是时间问题。”

  司马朗道:“这到没有说,再说了大哥,你可安排点人手搞不就行了,难道真的是你亲自去搞啊,不会吧。”

  吕宁瞪了司马朗眼道:“你说得到轻巧,你以为好搞啊,说是仙酒就是仙酒啦,他有个制作周期,大概要二十多天三十天左右吧。还有你说的多找人手,那不人人都学会了,那我们还赚什么钱啊?甄家还会和我们合作吗?这可是本人的发明创造,当然要保密,人知道得越少越好,还要忠心厚道之人才行。”

  司马朗听后急切的道:“那怎么办?大哥你多少总要先搞点出来应负下吧!总不能第次就失信呀!多少有点给甄家,我也好解释啊,你点都没有,到时咋办呢。”

  吕宁道:“有什么办法呢,你本来就应该告诉他们我率兵在外,此事等到见我后再决定时间问题,现在,只能是尽量想其他办法弥补吧,但千坛是神仙也搞不出来。”

  司马朗听有戏就道:“只要大哥多少搞点出来就行,具体怎样解释由我来好了。”

  吕宁道:“二狗明天到各处去买狗,哦,狗儿不在,再说他要侦察敌情。就让傻儿去吧,傻儿,明天你找几个人到桓山以北的地方去购买猎狗,多购买点回来。还有村子里那些体型高大,四肢粗壮,力气大的狗也购买些回来。”

  傻儿道:“主公想吃狗肉?也用不着多,购买多了可吃不掉啊。”

  张辽张合赵云他三人听了起笑了起来,随后大家都笑起来了。

  吕宁瞪了傻儿眼道:“谁说我要吃狗肉啦,胡说八道,这些猎狗有力气的狗买回来是用来放哨追踪拉东西用的。”

  众人听说拉东西,这下可好了,幸好张辽张合赵云知道此事,其他人都是听了吕宁的话大笑起来。

  傻儿向吕宁道:“主公你说用狗拉东西,你没有说错吧,这怎么可能。”

  说完还大笑起来。

  司马朗看了吕宁眼道:“大哥,现酒还未喝,你怎么说酒话,用狗拉东西,这可是千古奇闻,再说能拉什么东西啊,又能拉得了多大点东西啊,大哥你这不是闹笑话吗。”

  田畴听后也道:“主公,这狗拉东西怕是不可能,但放哨追踪到是可行的。”

  麦梓见吕宁没有什么表态,也劝道:“主公,这狗那里会拉东西啊,猎户用的猎狗是用来打猎时追踪围补动物时用的,普通农家饲养的狗般是用来看门守家的,没有拉东西这说法,况且就是让狗来拉东西能拉多大点呢。”

  黑子看看吕宁,小心谨慎的道:“主公,狗确实不会拉东西。”

  吕宁看了大家眼道:“你们怎么就知道狗不会拉东西?你们让狗拉过没有?那你们怎么知道狗拉的东西少呢?”

  这下好了,大家你看我,我望你,自己心里知道,谁会让狗去拉东西,那不脑袋有病啊!狗拉东西还要用试,这不是开玩笑吗。

  司马朗认真的道:“大哥,我们虽然没有让狗拉过东西,也没有试过狗到底会不会拉东西,但这是常识,何别去试呢。这种弱智的问题说出去都会被人笑话,那个还敢去试啊,再说这想想都不可能。二哥三哥四哥,你们是怎么照顾大哥的,是不是他操劳过度了,还是脑袋上受什么伤了。”

  张辽听后道:“大哥没有受什么伤啊,直都很好啊,刚才不是很好吗。”

  司马朗道:“还是先找个郎中来帮大哥看看吧,到底是咋回事啊。”

  赵云龙听后笑了起来,接口道:“五弟不急,狗拉东西事在雁门关上大哥就说过了,应该不是大哥身体上有什么问题。”

  靠,吕宁被他们你说几句,吕宁说几句,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脸是挣得通红。

  好半天吕宁才搞出句道:“五弟你脑袋才有病呢,我那有什么病,你们少说二句我什么事都没有。你们再吓折腾的话,我没有病都让你们给搞出病来了。不就是让狗拉车,拉东西吗,这有什么奇怪的,只能说你们是少见多怪,谁说狗不能拉东西了,谁说狗拉不了多少东西了,狗比人拉得多,甚至比马还能拉,到时我让几只狗拉辆车在前面跑,你们连追都追不上。”

  第62章有美到来

  张合听后道:“大哥,真的是要让傻儿买狗来拉东西?我们以为你的雁门关上是说着玩呢,看样子你是认真的啊。”

  吕宁没有理他们,对傻儿道:“傻儿,你明天就去购买猎狗,还有村子里强壮的普通狗,要多买,买少了不够用,那可是要拉我军士兵的粮草及战利品等物资的。”

  傻儿看了看吕宁,见吕宁是本正经的就道:“是主公,会多买些回来的。”

  司马朗还是不放心,瞧了瞧吕宁道:“大哥,你要想好啰,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这么瞎折腾,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大熊要买狗来拉东西,这可是天大的笑话啊,对你名声不好啊。是不是你先考虑几天,让脑袋清醒下再作决定。”

  吕宁听后摇摇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五弟是好心,但我确实是为了消灭拓跋部鲜卑族才买狗啊!这狗可是消灭拓跋部不可少的个重要环节,其他又无法替代,你说不买行吗?是消灭拓跋部鲜卑族重要还是我的名声重要,只要能消灭鲜卑族鞑子,我何别在乎别人怎么议论呢,再议论我也不会瘦,管别人说什么的,不别去理会。”

  司马朗听后放心多了,接着道:“那大哥能否说出来让我们听听,用狗来做什么啊?”

  吕宁看了司马朗眼道:“拉东西。”

  司马朗又看了吕宁眼道:“那大哥是什么计策啊?”

  吕宁道:“现在不能说,等到时你们就知道了,现在我还要准备好多东西设备呢。只能告诉你们,我为他们准备了大餐,有吃的,还有舞蹈观看,他们绝对会满意的。”

  张合道:“大哥,能否再多透露点。”

  吕宁道:“不行,这关系到我军的生死存亡,也是雁门郡全体百姓生死攸关的大事,旦泄露也去,后果不堪设想,我想战解决拓跋部的大部份铁骑,这样来,明年我们就会轻松多了,我也可以适当休息下了。”

  张合道:“好吧,听大哥的。”

  吕宁瞄了眼田畴,恭敬道:“子泰,等你身体再恢复点的话,你可要和我好好的说说大草原上情况哦,这方面你可是有较高的研究。”

  田畴听后笑着道:“主公,研究不敢说,只是我本人喜欢到大草原上游玩,也就对北面大草原的各鞑子的情况有所认识,等主公有时间后,我再向你介绍。”

  吕宁看到二狗也回来了,就领着大家为田畴接风洗尘,起去大吃大喝。

  当然,今晚上酒只有坛,吕宁手下这波人都不可能尽兴。

  现在这波小子,自从喝过蒸馏酒以后,再也不喝原来的酸酒了,特别是张辽说那是马尿后,宁愿不喝也不去再喝马尿了,所以现在是见吕宁就想剥削压榨,真是拿他们点办法没有。

  回到吕宁的狗窝,发现家里多了个女人,吕宁很是郁闷,家里那会来女人呢?吕宁随意看了眼,不认识唉。吕宁就问道:“丫头,这位美女是谁啊。”

  小丫头慕容燕和那女人都笑了起来,吕宁被笑得莫明其妙,这有什么好笑的。

  听听那女子道:“吕大哥,我是桂花啊。”

  吕宁又仔细看了看,还真是桂花唉,怎么打扮起来后会有如此大的变化,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在山后村见到的桂花是满脸忧愁,衣服破破烂烂,现在打扮起来,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很是有几分姿色,也难怪土匪会看中她。

  吕宁道:“桂花,你是多阵搬过来的,你父母亲都好吗?”

  桂花笑着道:“吕大哥,我义兄派人去接我们,村里的人听说你请我们村子里的人来阴馆生活,大家都很高兴,现在大部份村里的百姓都搬迁过来了,这里的官员还真好,分给了我们土地,还给了我们救济粮。安排我们建住房,现在我们村的百姓都全部安置好了。”

  吕宁边听色迷迷的眼神边往桂花身上瞄,好象这小妮子的胸脯又大了好多,外衣被顶起了好高,怕有34罢?比慕容燕小丫头的可是大了不少。肌肤也柔嫩了不少,俏臀则是滚圆滚圆的,很是性感。

  吕宁听后点点头,收回色眼,亲热的道:“那就好,我本来早就想去看你们的,只是事情太多,忙就给搞忘记了,你回家后定要向你父母亲代我问候声,等我有时间定去看望他们二老。”

  桂花听后甜蜜蜜,笑容满面,看了看吕宁才道:“吕大哥,你何别客气,我们都知道你很忙,上次听说你回来后,我就来找过你了。但等我来时才知道,你又带着兵出去了,今天我听说你回来,所以大早就来了。”

  吕宁又看了看桂花,见她确实是比前些日子靓丽多啦,就顺嘴道:“我见到你也很高兴,你现在打扮起来越来越亮丽啦,小心又被坏人把你约抢跑哦。”

  说完吕宁自己都笑了起来。

  桂花听后满脸通红,当然心里面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任何美女都好听赞美的话啊。否则,那会有女人是靠耳朵来听的常言。

  桂花瞄了吕宁眼才道:“吕大哥,你咋也开我的玩笑啊?”

  吕宁听后也不作解释,更不能再继续下去刚才的话语,只好对她道:“桂花,只要你们生活得好,我心里就踏实了,我也很想念我在你们山后村的那段时日,还有我的战旗都是你帮我绣的呢。”

  吕宁心里真对山后村还有点说不出来的亲切感,毕竟那是吕宁莫明其妙跑到古代后居住的第个村子啊。

  桂花道:“吕大哥,我发现你好像是瘦了好多唉。”

  吕宁笑着道:“是吗?我怎么没有发现啊,丫头,我瘦了吗。”

  慕容燕微微笑,瞄了眼吕宁道:“公子是瘦了点,可精神比原来好多了。”

  吕宁无耻的盯在慕容燕的上看,那屁股真他奶奶的翘,摸上去的感觉肯定特别爽。如果是胸脯再大点的话,十足的双曲线身材,这小妮子可是越发的漂亮了。

  随后吕宁和桂花慕容燕又谈了好长时间的废话,主要还是吕宁在窥视二美人的关键部位,这让吕宁很是大吃豆腐。

  第63章奇滛技巧

  次日大早,赵俊就来了,吕宁把赵俊让到屋里对他道:“赵大哥,又要麻烦你了,我搞酒事你也应该听说了,但我自己又没有时间去弄,而冀州的甄家下月就要来提货,只能请赵大哥帮我的忙了。”

  赵俊听后笑着道:“子弈,你不用客气,有什么事你只管分付就是了。”

  吕宁看了看赵俊那忠厚诚实的脸道:“赵大哥,是这样的,我有种酿酒的新方法,可以生产出非常好的酒出来,但又怕技术被他人学会,那甄家就不会和我们合作了,再说旦被他人学会,价格也不会卖得那么高了。所以我想教会你,你负责帮我生产管理此酿酒厂,我另外再给你部份股份,但你得向我保证不得向任何人传授,就是你的亲人,兄弟姐妹都不行,至于人手吗,我会找伯达去要二三十名奴隶来的,反正他们终生都是奴隶,只要我们不准他们走出去就行啦,让他们吃好点,穿好点,他们也应该知足了。”

  赵俊听后认真道:“子弈放心,你传授我的技术,我绝对不会向任何人说,更不会传授他人,只是怕外人知道此事后会在晚上来偷看,这到是有点难度。”

  吕宁笑了起来道:“这赵大哥放心,酒厂四周我让士兵日夜站岗守卫,要是出现那种事,我找那些值班士兵的麻烦,他们敢不尽心守卫好。”

  赵俊道:“那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随后吕宁带着赵俊去看了厂房,厂房在吕宁到冀州时就安排人建造了,现早已建好。花了几天时间教会了赵俊,又让铁匠帮吕宁打造了些酿酒设备,指导他们安装好。

  赵俊就开始酿造酒了,开始要生产下月甄家要的酒,只能是购买些酸酒来进行提纯蒸馏,只有以后的酒才有时间自己用粮食酿造。

  酒厂处理好后,吕宁又到家具厂去,看下他们制造的工艺如何,吕宁看后非常满意,吕宁又搞出了系列的设计图,让他们生产各种后世的板式家具,这样运输也比较方便,安装也非常简单,他们生产的家具式样新颖,造型美观,又是实木家具,销售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最关键的是吕宁让家具厂生产六千多付木制雪橇,和数百辆狗用雪车,在各种关键地方给予指导,木匠们都不知道做什么用。吕宁说有大用场,他们也不多问,吕宁也只要他们尽快生产出来就是啦。

  吕宁到陶瓷厂后,搞是搞出来了,但就是成品率太低。吕宁通过和陶瓷匠师傅沟通后发现,问题是关键是温度无法控制,完全是靠工匠的经验来掌握,这怎么行。看样子温度计要想办法搞出来才行啊,否则,这些生产陶瓷的窑不好掌控,成本太高。

  在和工匠们分析后,吕宁突然想起后世的傣族人烧制陶制品的土办法,不用什么窑,只要将产品堆放在起,在产品的上面下面都放上草细木柴树枝树叶后,再用湿泥巴全部糊上遍,不能有漏气的地方,搞好后再扣小洞,点燃火,过上几日后就行了。

  这是在电视上看到啊,不知道是否有效?现在是无计可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