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是担心会不会炸膛。这无缝钢管的生产技术就是在后世都是很高的,现这种条件下搞出来的无缝钢管,能抵抗得了炮弹的瞬间爆炸力吗?这也增大了火炮炸膛的可能性。再者,现在火药的威力随着硫黄硝的提炼纯度越来越高,让火药的威力也越来越大,使得炸膛的可能性更高,吕宁不由得有点紧张起来。

  吕宁把衣衫整理下,准备亲自操炮。马均的心情同样振奋,过来帮忙,两人七手八脚的准备好。旁边还站着吕宁手下的文武官员,他们都在如同看猴子耍戏样,纷纷抱着观赏的心情观望。

  郭嘉田畴司马朗顾雍管宁等人站在旁边,兴致勃勃的观看,点离开的打算也没有。这怎么行,他们可都是吕宁手下的大能力啊,也是吕宁手下的重要文武高官,他们旦有什么闪失的话,那后果可就无法补救了。为了他们的安全,吕宁不得不请他们离远点。“你们大家都离开点,这里很危险的,旦炸膛的话,后果很严重,附近的人非死即伤,甚至会出人命的。”

  吕宁手下的文武官员听,既然有危险,那你还亲自操炮?这那行啊!你是主公,是我们大家的主心骨,你怎么能亲身冒险呢?有危险就让其他人来操作好了。时间大家七嘴八舌,说个不停,内容只有个,就是让吕宁必亲身犯险。

  郭嘉听到炸膛二字,虽然不知道是啥意思,从字面上来看,肯定是非常危险之事,也急迫的相劝道:“主公,如果是有危险的话,你还是先不用亲身操作,让手下士兵来操作次试试,如果没有危险时,你再操作。”

  吕宁听了郭嘉的话,又见大家在说个不停,内心里还是有点感动。但既然有危险怎么能让手下的士兵试验呢?这东西也只有自己最清楚性能,能让别人冒险吗?“奉孝,你们大家的好意我领了。可这事得让我亲自做,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你们就不用再劝了。”

  马均看,见吕宁还要亲自操作,他可是在这些人中间除吕宁个最清楚危险程度的人了,这种事如果怎么能让自己的主公冒险呢?“主公,还是由我来代替主公操首炮吧!”

  吕宁听,这那能行,你可是宝贝唉,是当世最牛b的科学家发明家机械专家,你要是出点事,那我今后那些后世的东西谁来搞啊!你小子的命可是比千军万还值钱唉。“德衡,你可不能亲自操炮,你的生命比我的更重要,你今后还要继续为我大汉民族发明创造更多的东西呢,那能让你冒险!”说完摇摇头,付绝对不行的意思。

  旁边的几名参加研发火炮的工匠纷纷上前请命道:“主公,你和德衡大师退后,让我们和士兵们共同操作,这样就能保障火炮的发射流程。”

  吕宁听后,摇摇头,还是不赞成?这些工匠都是吕宁的宝贝子,他们怎么会舍得让这些大工匠冒险呢。“不行,你们也不能冒险。”

  身边很少说话的典韦,见大家都无法相劝得了自己的主公,就大声道:“主公,让我来代主公操首炮吧!”

  吕宁怎么会让呢!这典韦就是吕宁在这个乱世中生命的保障,没有典韦的话,吕宁随时会受到他人的刺杀暗杀。这么多年来,多少次暗杀刺杀都是还未等杀手行动就让典韦给提前发现,把吕宁的危险降低到最小,把杀手的行动扼杀在萌芽中。

  吕宁摇摇头,马上强硬的语气严厉道:“大家不用再说了,你们现在听我命令,所有人退后二十米,用手握住耳朵,嘴巴大张。”这主要是担心火炮发射时响声太大,会给耳膜造成伤害。

  大家见吕宁用非常强硬,甚至是命令式的口气下令,也不敢再说什么,都忧心忡忡的退后二十米外,心里面都在为吕宁担忧,生怕他出点啥事,大家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颗心高高的悬在空中。

  第544章试射火炮2

  吕宁见大家都退后,这才重新走到火炮后面。略调整方向,开始点燃火炮的引线。吕宁他们生产的火炮还是点燃式的,没有搞撞击式,只有点燃成功后,才会搞撞击工发射火炮,这也是个过程,也急不来。

  火炮上的引火线点燃后,引火线快速燃烧,吕宁也退后到手下文武官员的面前。只听轰地声巨响,炮弹划过长空,带起尖锐地呼啸声飞向远处。

  吕宁和手下众人望着象火球样快速飞向远处地炮弹。大家无人不是凝神屏气,眼睛瞪得老大,目光随着炮弹移动。吕宁终于暗松口气,这火炮造得还结实,不会炸膛,让老子白担心了。

  轰隆声巨响,炮弹炸开,团火光闪现,沙飞石走,声势骇人。特别是手拿望眼镜的郭嘉田畴及军方人物,从望眼镜中观看到了炮弹爆炸时的威力就如同在眼前似的清晰明朗。炮弹爆炸时的威力更是让他们目瞪口呆。

  大家都被炮弹爆炸时的巨大威力吓得呆若木鸡,半天都无人说话,他们都处在惊魂未定的状态。就算是吕宁这个穿越者,虽然在后世见到过电视电影上炮弹爆炸的场面,而真正亲身体验这种真实的炮弹爆炸的场面也是首次,巨大的响声威力也让吕宁吃惊不小,只比手下的官员们稍好点点。

  火炮的威力自是没得说,虽是平生第遭见识其厉害,郭嘉田畴他们仍是被唬得愣愣的,过了老半天才明白过来。田畴惊喜交集,长长吁口气,这才道:“果然是厉害!”

  管宁也从震惊中缓过气来,心有余悸的道:“真是利器!”

  马均和他手下的那些研发火炮的工匠们更是激动得哭了,马均泪流满面,哭得象个孩子似的,那些大工匠也都泪如雨下,兴奋得不能自海,他们的付出终于有了成效,他们都纷纷抱做团,大声道:“终于成功了!终于成功了!”吕宁也是噙着眼泪,在马均背上轻轻拍动,随后又在其他工匠的背上轻轻拍几下,切都在其中,这不用语言来说。

  郭嘉田畴司马朗顾雍张既等人也纷纷来向马均表示祝贺!就连刚才还鄙视工匠的蔡邕老爷子见到火炮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后,也是对马均及手下工匠深为敬佩。老爷子走到马均他们身旁,行了个大礼后,非常歉意的道:“德衡,你们真了不起,我刚才失言了望多见谅!”

  马均和手下工匠们那敢承受蔡邕的大礼,纷纷侧身让过,回礼后马均道:“蔡大儒客气了,我们都是主公的手下,这也是在主公的指导下才搞出来的,功劳主要还是主公的,我们只做了点具体事情,没有什么值得骄傲自满的。”2

  此时的吕宁,那会关心这些鸡毛蒜皮之事,只见他飞也似的向炮弹爆炸的地方跑去。郭嘉见,这是做啥啊?马上在后面问道:“主公,你要做什么去啊?”

  吕宁回答了句:“验炮!”人却跑出老远了。

  第炮虽然成功了,但是炮弹的威力究竟怎么样,还得弹坑,察看杀伤力威力,这些只有验过才能评估。再者,不清楚火炮地射程,第炮只是找准个方向射的,没有目标,更没有把位。还得把炮弹的射程确定下来,然后设置目标,进行校准,才能打得更准。

  典韦见吕宁飞也似的跑去,连回答都未停下来,马上牵着二匹战马赶了过去,追随者上吕宁后,把缰绳递给吕宁,自己也跳上匹战马,向炮弹落点奔驰而去。

  吕宁手下众人见状,也都纷纷跳上战马,紧随吕宁典韦二人追随者去。

  这炮打得很远,应该有二三公里,相差不会太多,如果不骑马,光靠两条腿跑,还真不容易赶到,也需要花好长时间。吕宁当时心情激动,没有想到这点,只顾着前去察看。此时典韦递过缰绳时,也不客气,飞身上马,朝炮弹着落点赶去。

  来到炮弹着落点处,吕宁飞身下马,只见地上个米多大的坑,这威力确实不错!首次试弹就能达到这种效果已经出乎吕宁的意外了,他没有想到威力会有如此之大。

  郭嘉田畴顾雍管宁他们跳下马,看清楚后,无不是惊讶道:“这么厉害?要是人被炸时,那不是断肢残臂了?”

  吕宁对郭嘉他们的话视而不闻,想了想后双道:“德衡子满,麻烦你们往四周查找下,看弹片飞到哪里了。要准确知道炮弹的杀伤范围究竟有多大,现在不能准确地检验,看看弹片落处,也是好的,这样我们随后改进时心里更有底,会为下步的修正确定依据。”

  众人领命,朝着各自的方向搜索过去。等到四人停下来,吕宁瞧,方圆好几米,如此大的杀伤范围,在古代足够了,就算是后世也应该是会让人恐惧的了,吕宁心里很是满意。

  验证了杀伤力,吕宁又要确认炮弹的射程,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数据,对于今后的工作有很大的作用。“这有多远?让人来测量下。”

  马均手下的工匠们听了吕宁的话,第时间就跑去拿来工具,立即进行测量,不大会儿,数据出来了,马均报告射程是二千九百二十米,这可是接近三公里远的距离了。虽然比不上后世的火炮那样随随便便就是数十公里上百公里,但在这种情况下能打出这么远的距离已经是惊世骇俗之事了3。

  顾雍听后,心里很是吃惊,这么远的距离还有如此强大的杀伤力,这不是敌人还未近身就被炸得满天飞了。“主公,这火炮确实厉害,能打得这么远,真让我吃惊!”

  郭嘉感叹阵后,兴奋的道:“主公,有了如此威力巨大的火炮,那我军今后的战力可是提升几个档次啊,也会让敌人胆战心惊。我们只要在交战时打上几炮弹,那对方肯定会被吓得目瞪口呆。”

  第545章组建炮兵1

  吕宁带着郭嘉田畴顾雍管宁等文武官员到兵部的训练大营去试射火炮。炸膛之事没有发生,让吕宁悬而未决的心落了下来,火炮的威力也让首次见到文武官员惊世骇俗,他们大家都目瞪口呆,做梦都想不到这火炮会有如此强大的威慑力量。难能可贵的是火炮的射程居然达到了近三公里,这在古代那是无人可想象的。冷兵器时代,多伴交战双方都是以近身拼搏为主,能在三公里就能给对方致使的打击,就算杀伤力不够也能从心里上给对方造成巨大的恐慌和压力。在这个时代,就算是见到能爆炸事件都是惊世骇俗了,如果能在数公里外给对方造成巨大的杀伤力,那无疑是恐怖事件。

  火炮的试射成功,极大的鼓舞了在场的将士及文职官员。大家都对马均及手下参加研制火炮的工匠们表示深深的敬意,就算是贯比较传统的蔡邕老爷子也向马均等人道歉和祝贺,其他人更没有话说,大家都纷纷向马均及工匠们祝贺。

  平时最反对扩军和加大军费开支的司马朗,这次见到火炮如此威力后,马上建议道:“大哥,我们要追加军费,让军队大批采购这种火炮。同时还要对德衡他们给予重奖,他们真的象大哥说的样,他们的发明创造真的会名垂青史,世人都会记住他们的贡献的。”

  作为吕宁手下的内政官员的首相顾雍听后,想都不想,立即表态道:“为了我军早日配备这样的火炮,我们会在军费上给予无条件的满足。对于德衡他们在科研方面的资金也会全力支持,这是大事,对于我军的战斗力有极大的好处,特别是能缩短结束乱世的时间,这也是我们大家希望之事。”

  吕宁听,汗,这火炮试射怎么突然变成了现场办公会啊!火炮虽然成功了,但要想走入实战还差得很远,那有你们说的这么容易。方面是目前的生产能力也不可能下子搞出多少门火炮;另方面有了火炮还得会使用,关键是要射得准确,误差小,能把指定的目标给击中这才行,否则那真是只有威慑的作用了。

  平时从不插话的典韦,见到火炮有如此巨大的杀伤力,满期脸兴奋,对头火炮再次左看右看,用手摸摸这里,摸摸那里。“主公,我们拥有如此火炮后,天下还有谁是咱们的对手,只要把这火炮往阵前放,几炮下来,对方还不乘乘的投降。”呵呵呵。

  听了典韦的话,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都觉得典韦说得太对了。可吕宁这个穿越者很清楚,火炮不是万能的,人才是最主要的。别的不说,光是罗马帝国,估计已经差不多彻底征服了两河流域,300年间,帝国的疆域,北面达到大不列颠及莱茵河与多瑙河流域,东面扩展至美索不达米亚,南面2囊括了埃及,苏丹北部以及整个北非的地中海沿岸;西面濒临大西洋,成为不可世的大帝国。这样的成就可是前无古人的,也让吕宁有了危机感和紧迫感。毕竟吕宁太清楚历史的走向,也知道后世大汉民族所受到的各种屈辱国难,他可不想再让历史重演,他想让大汉民族彻底强大起来,成为真正的世界霸主,成为主导世界的国家和民族,不想再让大汉民族受到伤害。

  吕宁摇摇头,心情沉重的道:“子满,火炮再厉害也不是万能的,也不是拥有火炮就能称霸天下。火炮只是战争中的种武器装备,它是死的东西,要看使用它的人怎样运用才对。决定场战役的胜负还是人为主,人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人才,武器装备再强大也同样会失败。”

  跟随吕宁最早人之的田畴,现在主管后勤工作,见到自己马上就会拥有更多的火炮,心里面也是高兴。作为吕宁手下的主要谋士之,他太清楚火炮对于军队的作用,这种利器不仅对给对方造成恐慌和压力,也会让自己的士兵增强信心,提高士气起到非常好的作用。

  田畴见大家都是兴奋异常,喜悦之情毫不掩饰。“主公,火炮试射成功,我们是否应该返回去好好的庆祝翻,这可是件大事啊!”

  这想法正是众人所想,大伙无不欣喜异常,也都想返回去好好的庆祝翻,田畴的话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也正是他们想说的话。

  吕宁知道这火炮只是部分成功,不能算很成功,还有步没有做,既然火炮试射成功不会炸膛,那就应该继续下去,把余下的试射再完善下。“子泰,这火炮只能说能打,能用了,还不能说是完全行了。火炮的准性还没有校正,既然都来了,我们何不趁这机会校正下火炮,这对于今后研制生产性能更好的火炮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等我们把火炮校准后,再回去庆贺也不迟。”

  这炮是找个方向随意乱打地,根本就没有考虑准确性的问题。现在,知道了火炮的射程,也清楚了火炮的杀伤力,那校正其准确性就好办多了。吕宁是想趁热打铁,把这件事给完成了再说。

  头脑最好用的郭嘉,听后稍做思考,明白了其中的问题所在,这直接问道:“主公,那这火炮应该怎样校准呢?”

  大家听吕宁说还要校对火炮,虽然很多文职官员不清楚是啥意思,就算是武将也不会有多少清楚是什么事,估计只有马均郭嘉田畴等少数几人明白吕宁的话。既然吕宁说了,当然就要把后面的工作做完,总不能半途而废。

  吕宁解释起来道:“这和射箭差不多,要个靶子,火炮对着靶子发射,再根据炮弹着落点进行校正,直到完全击中目标为止。”现在的条3件限制,只能用这种土办法了,其他办法不可能实现。

  郭嘉听,这还不简单,让士兵去多设些靶子不就行了。“主公,那让士兵在二公里和三公里之间多设些靶子就好了,这样可以对各种目标进行射击校准,把每发炮弹的着落点都记录在案,随后再总结研究就是了。”

  汗,聪明人就是牛,只要你稍说上句,下句就有人为你补上,这就是拥有绝顶谋士的好处。“奉孝说的对,就这样办。子满,你让士兵们按奉孝说的去竖些靶子起来。”

  典韦安排人手去竖箭靶子替代,等到箭靶放好,大家这才随吕宁回到火炮连来。马均作为火炮的研发者,心里也是痒痒的,不住搓手,很想亲自射上炮,毕竟这是他亲手制造的第门火炮啊,马均迎上来,眼巴巴的望着吕宁:“主公,你看能否让我射炮试试,我也真想体验下这种感觉?”

  吕宁听后哈哈大笑起来,抬头看了马均眼,这才慢腾腾的道:“德衡,你也想体会下,这是好事啊,你体验过后,心里会更清楚今后要咋改进火炮的性能。就算你不说,我也要让你亲自射炮呢!”

  马均听后,大喜过望,下了为飘在云端地感觉所包围,感觉有些飘飘然。“多谢主公成全,我定不负主公所托!”

  吕宁让大家再次站远点,最好是二十米以上。吕宁和马均道,把火炮方向调整下,确定没有问题后,吕宁对马均点点头,告诉他可以点燃火炮的引线了。

  马均举手把火炮的引线点燃,片刻后,只听到轰隆声巨响,火炮对着最右边的箭靶就开炮了。炮弹划过长空,落下来,紧接着火光闪见,沙飞石走,只是离箭靶太远。这准头,真是差得太远了!

  吕宁也不泄气,马上和马均二人再次对火炮的标尺进行调整,然后马均再次点燃火炮的引线。巨响过后,炮弹着落点离箭靶近了些,不过仍是没有打中。不这样,吕宁和马均二人每打炮,就重新调整次标尺,连打了八炮,终于炮弱命中箭靶,箭靶不见了,被炸得粉碎。

  “打中了!打中了!”众人齐声欢呼,击掌赞好。马均则是满脸笑容,心情很是愉快,那种爽快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不形容。

  吕宁仍不罢休,也不满足,亲自继续对着另个箭靶开火,这次,没有命中,在离箭靶丈处爆炸。

  哎!”片惋惜声响起,出自管宁他们之口。

  郭嘉听后微笑着道:“管大贤人,你不用担心,等主公调整后就会好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