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锻造造纸纺织,城市排污系统等方面起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科技进步更是日新月异。各种小发明小创造更是如雨后春笋。

  通过十多年的发展,吕宁虽然搞出来了火药,起初威力不是很大,但随着硝硫黄等提炼水平的逐渐提高,火药的威力也在逐年提高。这对于吕宁流通量下修建公路到是帮忙不少,当然也有少部分用于战争,用来炸毁城墙之用。

  自从海外回来后,吕宁又开始组织人手武弄火炮之事。开始时,吕宁想铸造铜炮管,毕竟后世电影电视上有太多的铜炮,其威力也是很大。但后来和马均及手下的大匠师们反复研究,觉得现在既然能冶炼出麻钢级的钢板,那应该可以直接铸造铁炮管。只是要生产无缝钢管可不那么容易,这可比铸造铜炮管难多了。

  对于炮管的研发,其实吕宁也不懂,但毕竟他是来自于后世的穿越者,在网上杂志上还是看过炮管之类的事,这对于后世的任何个人来说,就算不懂也能说出个大概来。而马均等大工匠也确实是牛人,仅凭吕宁说的那么点点概念,就努力研发。不时吕宁也会过来指导下,提点建议之类的事,具体咋干当然是马均及手下的那些工匠了。

  原先在生产中,马均他们研究出各类刀具,在吕宁的指导下还研发出来了简单的车床。后来用水力做动力,后来研究出来蒸汽机后,让蒸汽机来做动力进行机械加工。这对于这个时代来说那可是创纪录了,也让机械加工提前出世了上千年,也为吕宁辖区内的工业化创造了条件。

  至于无缝钢管的铸造,那就困难多了,马均他们经过无数次的失败,再试验,再失败,也不知失败过多少事,最后还是终于铸造出来了无缝钢管。吕宁听后非常兴奋,立即跑到研究院去观看,观看后还是让吕宁大失所望。这那是后世吕宁见过的那种无缝钢管啊,钢管上有很多细小的气孔,有的地方还坑坑洼洼,这能行吗?

  马均见吕宁看后脸的失望,连忙询问道:“主公,这可是我们花了无数时间才搞出来的,也是次性完成的,难道用不成吗?”

  吕宁抬头看了马均及手下的工匠,虽然很失望,但还是挤出笑容来对他们道:“你们能搞出这样来已经非常不错了,但这钢管还是不能用,钢管上有细小气孔,那用来制作火炮肯定是不行了。只有等你们搞出来没有气孔,且质量上乘的无缝钢管时才行。当然,你们也不要恢心,失败乃成功之母,总有天我们定能铸造出优良的无缝钢管的。”

  马均听后,心里也是沮丧,努力搞了那么长时间,花了在量的人力物力还是不成功,这让马均这个大科学家心里面很是难受。“主公,难道是我们什么地方未搞对?”

  马均手下的名大匠师听后也是沮丧,很是不服气的道:“主公,这些气孔我们可以修补好啊,这算是这些坑坑洼洼的地方我们也有能力将修复得很完美的。”

  吕宁听,汗,你以为是搞玩具炮啊,气孔及炮身上的坑坑洼洼地方如果修复后能用的话,那何别再研发无缝钢管呢?修复后的炮管肯定是经受不住强大火药的爆炸的,火药爆炸时的威力你们不清楚,我可是清楚得很,特别是在那么小的管子里爆炸,那情况全更糟,搞不好会炸堂呢。

  吕宁很理解马均等人的心情,毕竟这是他们付出千辛万苦,通过无数次的失败,数百个日日夜夜才搞出来的东西。而搞出来后不能用,这放在任何个心里都不会好受。“德衡,你们也不用灰心丧气,你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搞出来这样的东西已经是奇迹了!只要我们再多思考下还有什么方法或原料之类的东西可改进,说不定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搞出来更完美的钢管呢!至于你们说的将这个钢管修补之法,那肯定是行不通的,你们大家都知道炸药的威力,那是非常巨大的。如果在这么细小的管子内爆炸那威力就是难以想象,修复后的管子肯定承受不了,搞不好还会弄出人命来呢。”

  马均听后,稍思考了阵后,感觉是想通了啥事呢,心情也开朗了不少。“主公,我听了你之言,觉得我们可能是在模具的原材料上出了问题,等我们再多试用几种材料看下,到底原因出在什么地方应该是清楚了。”

  吕宁见马均这样说,知道他从阴影中走出来了,不用多长时间,马均他们肯定能搞出来更好的无缝钢管。马均的能力吕宁绝对相信,马均只是从吕宁那里学习到些简单的物理机械知识及简单的常识。而马均仅凭这些就能搞出来这么多的发明创造,那绝对是天才人物,否则般人是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有此成就。而且,现在马均手下更是有无数的大工匠,他们各个方面的人才都有,这主要是吕宁采取措施努力改善提高工匠的地位和待遇有关。全天下最牛b的工匠都基本聚集到了晋阳或吕宁的辖区内,也为马均寻找到更多的人才方便不少,让马均手下的能人更是成千上万。

  吕宁微笑着看了马均及众工匠眼,很是满意,用兴奋的语气道:“德衡,这无缝钢管确实难弄,因为钢水要次成形,并且还不能影响钢材的性能和质量,这个要求是非常高的。只要你们努力,我想定会成功的。你们连蒸汽机机床千斤锤等那样高难性的东西都能搞出来。这无缝钢管你们就有能力搞得出来,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你们也不要着急。”

  第542章研制火炮2

  马均确实是名伟大的科学家发明家制造专家。在随后的个多月内,马均带领手下的大批工匠又投入到研究试验中,他们不断总结,不断修正,最后终于搞出来了让吕宁看后很满意的无缝钢管。

  无缝钢管研究出来,并不意味着就能研发出火炮。里面还有很多的难题需要解决,特别是无缝钢管内径的打磨就非常的麻烦,也是很困难之事。而且,现在的条件只能用人力来完成,没有机械可打造。当然,我们的工匠确实是非常优秀的人才,他们就是点滴的用双手把那钢管打造得光亮平滑,其精度不亚于后世的机械精加工生产。这真是难为他们了,他们真的太伟大了,也太让人难以想象。

  吕宁又将火炮的生产流程生产工序生产中的难度及各种解决的办法对马均他们进行了详细的讲解。其实也就是大概的说说,难道吕宁还会生产火炮不成,他也只能是讲下原理,讲下后世在网上电视电影上的所见所闻。

  当然,吕宁也不可能会搞得出来威力巨大的后世火炮,也就是电影电视上那种点燃放的火炮罢了,估计比起后世那种威力巨大的烟花爆竹都不如,其威力估计也不会大到那里,更不可能使用撞针之类的东西。毕竟现在还没有高爆性炸药,用的都是黑火药,只是现在硝硫黄之类的纯度提高后其威力有了大的改进,怎么也不可能搞出高爆黄炸药出来。在目前的情况下,吕宁的治下无法搞得出硫酸硝酸甘油之类的东西出来,那就不可能搞出高爆炸药。

  至于火炮用的炮弹,那到问题不大,既然有了火药,那搞个土地炮弹出来还是小菜碟。引火线更简单,就用麻线裹上火药就行了。火炮的射程也不会太远,估计有个二三公里就尽顶了。总不会痴心妄想到后世的数十公里上百公里远的射程吧,杀伤力也不会太高,主要还是起到威胁的作用更大点。

  万事俱备,简单粗糙的火炮还是由马均他们给武弄出来了,到底威力有多大,起不起作用,至于会不会炸堂,吕宁心里没底,马均他们更不晓得。反正大家都相信吕宁,都存都相信吕宁的话。毕竟马均他们没有任何个人能想象得出火炮的威力和作用,这是创世纪之作,也是热兵器,它和冷兵器完全是二个不同的概念。如果旦成功,那就意味着吕宁让大汉民族提前进入热兵器时代,其意义是可想而知的,也意味中大汉民族的崛起即将到来。

  郭嘉田畴司马朗张既等人听说马均他们研发出来种威力无穷的新武器。也知道吕宁今天要和马均他们那些大工匠起去试炮,吕宁手下的文武高官也都纷纷前来相助。说相助那是客套话,其实他们都是想饱眼福,也想知道新武器到底有多大的威力,怎么会让吕宁成天泡在科学研究院,对于战事内政都不闻不问。在家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厉害的武器,那吕宁也绝对不会如此上心,就如同刚开始研究火药时,吕宁也是全身心都投入其中。和马均等大工匠同吃同住同工作,直到研发出来,并投入使用才算完事。

  吕宁带着手下文武高官及马均手下参加研制火炮的大匠师们前去试射火炮,火炮由辆车轮马车牵引,在五千“夜眼”士兵的护送下前往晋阳北部二十多公里的地方。那里是吕宁大军的训练基地,方圆有十多公里,四周有围墙,外人是无法进去的,里面防守严密,说跨张点,连只苍蝇都别想飞入。

  路上浩浩荡荡,吕宁身边的郭嘉本来就是个对新鲜事物非常上心之人,见到啥事不懂时总是追问到底,真到搞清楚为止。特别是自从跟了吕宁这个穿越者后,在吕宁这里见到太多的新东西新事物。这让郭嘉对吕宁有了神秘感,只知道吕宁知道的东西太多,很多都是他无法理解和能想象得出来的,很多想法更是匪夷所思。他那会知道吕宁在后世只是个很普通的大学生而已,工作都不满年,也就是普通人罢了。当然吕宁生长的年代可是知识信息大爆炸的年代,毕竟比郭嘉他们多了二千年的知识积累,那不是郭嘉他们能理解的,你就是天才也比不上个后世很普通之人的能力。

  郭嘉是脸兴奋,望着马车牵引的火炮,更是忧心忡忡,虽然他早就早过那个黑乎乎的家伙,看外面没有多大能吸引人的地方,也想象不出这东西到底有多大的威力。“主公,这火炮真的有作用?比我军的投石车弩床还有作用?”

  吕宁在马背上,听后哈哈声大笑,看了郭嘉及旁边的手下眼,这才用很常自信的语言道:“奉孝,你放心,这火炮绝对是跨世纪的创作,马均他们研究出来火炮,这是具里程碑式的意义。火炮的出现,那将意味着战争形式有巨大的改变,作战方式有质的变化,攻城夺寨将容易很多,士兵的伤亡也会减少很多,甚至会影响战役的胜负。”

  旁边的田畴听后更是心潮澎湃,如果真如主公之言的话,那统天下就容易多了,那些诸侯咋还和我们斗呢。“主公,这黑乎乎的火炮赵的有作用?我军的投石车弩床连弩就凶悍无比了,如果真比这些武器还厉害,那就太恐怖了。这要是运用到战场上,估计对方连胜的机会都没有哦!”

  吕宁听后微微笑,只是很随意的道:“奉孝子泰,火炮的出现,意味着热兵器时代的到来,冷兵器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这是必然趋势,任何人都阻挡不了。也意味着战争更加残酷,杀戮更加无可限制,死的人会更多。火炮的成功,那用不了多远,那步枪机枪的出现也快了。到那时,如果你还继续使用冷兵器作战的话,那就点胜算都没有了,只能是人家的把子,是被屠杀的命。”

  郭嘉听了愣愣的,怎么点都听不懂呢,如同听天书般,只知道影响巨大,那到底是啥事啊。“主公,什么是冷兵器?什么又是热兵器时代?我们怎么如同白痴样,啥都听不懂呢?”

  吕宁听摇摇头,你要是热兵器都懂那就太神了,这可是千年后才出现的武器装备,你们听不懂是正常的,听得懂就有麻烦了。“冷兵器就是我们现在手中的刀枪剑之类的武器装备,是通过士兵的体力来近身拼杀的战争;而热兵器的出现,将改变战争的作战方式,士兵可通过手中的热兵器装备来消灭敌人,也不必要让士兵近身拼杀,在很远距离内就能将敌人给消灭掉。二军相交战不必再近身拼搏,在很远内就能解决战斗。”

  田畴听后稍愣,马上就道:“主公,那我军使用的投石车弩床连弩不也是在远距离就能将敌人给消灭吗?难道连弩弩床投石车也是热兵器的种?”

  郭嘉听后连边点头认同,就凭弩床投石车连弩怎么可能改变作战方式呢?虽然这几中武器装备确实很凶猛,但说是改变战役的胜负还左右不了。“主公,连弩弩床投石车确实威力巨大,但也不能说是里程碑式的跨越啊!这我还是想不通。虽然运用了这些武器装备,为胜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但也不能说是万能的。至于避免近身相拼搏,那是避免不了的,毕竟对方还是会冲到近身来杀戮,到那时还是士兵的作战能力取关键作用。”

  吕宁听后哭笑不得,这那跟那啊,怎么连弩弩床投石车多阵变成热兵器了,这说些啥啊。“奉孝子泰,我说的热兵器不是连弩弩床投石车之类的东西,火炮只是其中种,是把热能运用到武器装备之中,使武器装备的威力更加强大,杀伤力更大的新型武器。我也和你们说不清楚,还是等到你们见识到火炮的厉害后,你们就会有所认识,现在我空讲,你们也无法想象得出来。”

  第543章试射火炮1

  吕宁带着文武官员及研究火炮的工匠们行来到兵部的士兵训练大营,火炮在五千名“夜眼”的护卫下也驶入目的地。吕宁让士兵把炮车放好,把罩布掀开,尊黑乌乌的炮身展现出来,看上去像根涂了漆的木头似的,没有任何醒目之处。除了研发火炮的马均及工匠外,其他人看后都在摇头,都不敢相信这东西会有什么威力,更谈不上什么秘密武器了。当然,除了吕宁这个穿越者外,任何人也想象不出来火炮的威力和作用,毕竟这是的世的武器装备,那是千多年后才传问在世的东西,这算是火药也还要上千年才出世,只是被吕宁这个无耻的穿越者给提前问世了。火炮的提前问世,吕宁自己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这毕竟改变了历史的进程。特别是火药这东西,生产起来技术含量较低,很容易被外人给学会,旦这火药流传出去,那将会有更多的生命升天,会改变战争的格局,甚至会左右场战役的胜负,会让传统的冷兵器攻城战变得简单化。

  司马朗走上前来对对火炮左看看右摸摸,半天也看不出啥名堂,不就是根铁做的圆管子吗,能有什么作用?怎么说是马均他们花了多年功夫搞研究出来呢?很简单啊。司马朗很无奈的摇摇头,抬头看了眼吕宁,这才问道:“大哥,马德衡他们研究的秘密武器就这东西?我怎么看不出来有啥作用呢?”

  你是神仙啊,让你都晓得那还叫什么秘密武器!至于威力吗,你们当然想象不出来了,这毕竟是后世的武器装备。“伯达,现在你看外表当然啥都看不出来,只有等随后发射火炮时,你们见识到威力之大后才会觉得惊奇。你可不要小看这东西,虽然是根圆管子,要想次铸成可是非常困难的,这不是你能想象得出来。如果试射成功的话,我们定要重奖德衡及手下的大工匠,这是里程碑式的发明创造,研究这火炮的所有工匠都将名垂青史。”

  旁边蔡邕管宁卢植王烈黄承彦等当世大儒听后,脸的鄙视。工匠也能名垂青史,开什么玩笑,这不是胡闹吗?要是那些工匠也能名垂青史的话,他们这些当世大儒那不更青史留名。这小子这话说的有点太跨张了,你重视工匠我们现在不反对,但你也不要过分啊,你这话让我们这些饱读诗书,学富五车的士子咋办?我们的脸可丢大了。

  蔡邕老爷子本身就是个老顽固,虽然学识渊博,正人君子,也是当世大儒,可直都觉得只有士子才有地位,有身份。虽然现在变成了吕宁的老岳父,也在晋阳城中生活了十多年,但对于吕宁的这些背经离义,胡乱改变传统习俗的做法非常的不满,只要有机会就会给吕宁好好的上上课。而吕宁对蔡老爷子就是个应负的架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惯我行我素,让蔡邕老爷子也是半点脾气没有。

  蔡邕老爷子很是鄙视,抬头看了吕宁眼后道:“子奕,你说的有点过头了,搞奇技巧也能名垂青史,这不是开玩笑吧?自古以来也未听说过有那个搞奇技巧能名扬天下的,更不用说是名垂青史了。”

  汗,老爷子,你这不是抬杆吗?你是有学问这不假,可后世的那些名人不都是在武弄奇涂技巧吗?那是理公科,你老爷子懂啥啊?我也和你说不清楚,也没有必要和你反抬杆,你想咋说都行,反正历史是后人书写的,是非曲直后人自有评论。“岳父大人,今天咱们不争论这事,是否会名垂青史还是让后人评说好的。我们辨论半天也不起啥作用,能否流芳百世也不是您老和我二人说了算,那是后人的事。”

  马均见自己的主公为了他们的事和蔡大家争辩,心里对吕宁更是感动万分,特别是那波子工匠,更是感动得泪流满面。“主公,我们只是在你的指导下做了点具体事务,那会名垂青史,这是开玩笑。蔡老爷子也不用再生主公的气了,我们都有自知之明。”

  吕宁听后心里很是郁闷,能研发出这样里程碑式的火炮,不想流芳百世都难。“德衡,你和手下的大匠师们放心,你们的功名是任何人想抹杀的,你们也定会流芳千古,后世的所有人都会记住你们的功勋。”

  田畴见越说越麻烦,再说下去估计又不知要闹出啥事来。“主公,今天我们可是来观看德衡他们的杰作的,就不用在其他问题上多废唇舌了,还是抓紧时间试炮吧!”

  吕宁见火炮已经摆好,马均手下的工匠们也抬出早就研究出来的炮弹,炮弹的颜色每枚都是黑不溜秋,有小碗大小的圆球。吕宁现在最担心的并不是火炮是否会试射成功,也不是火炮的威力和射程,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