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杀手和天堂鸟(1/2)

加入书签

  因为生日,又耽搁了一天。 一直到回到驻地后的第三天上午,韩青禹才去见了已经被关押接近一个月的商氏母女。

  准确的说是一个很有爱包容的干娘和一个时时刻刻恨不得干娘去死的干女儿。

  而且听朱家明说,干娘似乎一直是没有丈夫的,族里早年曾逼她与表弟成婚,维系家族血统,但她因为受过现代教育,一直抵死不从……

  所以怕不就是在外面偷生的亲女儿,只是因为家族缘故不敢坦白相认,最后生了仇怨误会。

  总之是一对让人完全看不懂的关系。

  1777驻地本身跟所有一线小队驻地一样,设有一个地下暂押室,但是韩青禹几个动身准备去那里的时候,劳队长出来告诉他,商氏母女并没有被关在地下。

  她们被关在了驻地最高一栋四层楼的顶层,风雨阳光都看得见,生活也有基本的样子,只不过不能出门下楼,加有人看守而已。

  “这待遇好像有点好啊,所以咱劳队不会是已经中了美人计了?可不要这样就被自保派渗透了。”

  跟着上楼梯的时候,温继飞故意落下几步,猥琐笑着小声在几个人中间嘀咕。

  “完全有可能。说起来商年华那个年纪、身材、样貌和风韵,对劳队这种四十几岁男人的杀伤力,真的是很可怕的。而且咱劳队单身也很多年了?”刘世亨在旁接茬,想了想说:“但是,你怎么知道就是咱们被渗透了?怎么就不能是咱们劳队,渗透了自保派呢?”

  说完几个人都偷笑起来,都说劳队果然很刚。

  “你们笑什么呢?在嘀咕什么?”劳队长在上面楼梯口回头,一边不自觉地整理身上制服,一边心虚问。

  “没。”韩青禹抬头说。

  “嗯…她们对这段时间外面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了解。”劳简说着又上了两层楼梯,遣退看守的战士,掏铁门钥匙,然后敲门。

  他竟然敲门……审讯犯人,还要先敲门的吗?!

  “因为是女人,怕突然开门进去不方便。”明明没有人问,劳队长自己还是主动解释了一句。

  “劳队长请进。”商年华的声音从屋里头传来。

  “看来常来。”刘世亨在后边小声说道。

  “得,那怕就是真有事了。”温继飞看看韩青禹说:“那咱们还怎么审啊?万一一个语气稍微不好点,劳队就跳出来护着,说你们不许这样凶她……”

  这一句,劳简听见了,转头恼火地看看他,“瘟鸡飞你想死就早点说……我开了门就走。”然后劳队长又看看韩青禹,突然坦诚说:“商年华是我以前的学生。”

  这一句,所有人都惊了,“什么?!”

  “我以前的学生,很意外,对?”劳简以前在大学教物理学的,搁他任教的年代,老师和学生年龄相近也很平常。

  “那你俩,没点什么?”温继飞犹豫了一下小心问。

  “没有,完全没有,都瞎想什么呢?!就只是上过两年我的大课而已。”劳简郁闷加无奈摇头说:“而且那个时候也完全看不出来,她出身是这样的家族背景,就一直都觉得只是一个普通、优秀的学生而已。后来听说是毕业拒绝了分配,当时还觉得意外,现在想想,难怪了。”

  商氏有一部分是入世的,其中商年华所属,就是入世的那一支,只是因为家族根基正统的那一块始终在避世,所以保留了很多传统守旧的东西。

  为了避嫌,劳简真的开门后就走了。目前他并不知道骨头的事,这是温继飞对商氏要挟过的。

  商年华母女俩从屋里侧边墙头转出来,乍看见是韩青禹站在门口,不自觉退了几步,再看见温继飞的时候,互相把着手臂,又退了几步,看起来似乎还是更怕温继飞一些。

  对于商氏母女而言,温继飞要更反派些,他是诛心的那个,先前几句话工夫就把握住了商年华的弱点,轻描淡写,以阙清商的性命作为要挟。

  木质的沙发和椅子,面对面坐下了。

  “何氏那边,你应该已经去印证过了?”商年华迅速镇定了下来,主动发问,以一种冷静谈判的姿态看着韩青禹。

  倒是阙清商的一只手,一直从后抓着她。

  看来两个人感情恢复得不错,说不定因祸得福解开了误会,取得了谅解……但韩青禹并不是八卦的人,他没问,直接点了一下头说:“已经干掉了。”

  “嗯?”商年华似乎一下没听清。

  “没有何氏了。”贺堂堂帮忙补充,他因为也是后面才知道的消息,所以反而特别爱说道。

  “这样……”商年华是听闻过何增生的实力的,没想到竟然就这样没了。她缓冲了一下情绪,同时有些庆幸,商氏之前没有选择和韩青禹硬来的决策,现在看来无比明智,“那我们……”

  “把你们商氏的那块给我,我放你们走。”毕竟是劳队长的学生啊,而且说不定就会有点什么,韩青禹很没原则说道。

  “可是商氏真的没有。”商年华有些无助说。

  韩青禹困惑一下,“之前不是说有吗?”

  “之前?之前只是你们硬说我们商氏有啊。”商年华这一委屈,并不是惑人的姿态,而是真的委屈……无奈看了一眼温继飞,说:“我自己一直都是说没有的。”

  “是这样没么?”韩青禹困惑转头看温继飞,他一直算着这第四块呢,都已经算在账上了。

  “好像是这样……但我还是不信。”温继飞接过去对话,想着商年华轻描淡写说:“不管商氏有没有,总之你去弄一块来,把你女儿留这,等你拿骨头来换。”

  “我……”商年华被噎住了,看着温继飞,像看着一个年轻的恶魔。

  她一向是一个游刃有余的人,但是自从遇到韩青禹几个,打又打不过,弱点又被拿住,就一直憋屈、无奈,“我只知道田氏手上有一块,但是田氏家主田和泰的战力,在我们这些家族中……”

  “没有田氏了。”韩青禹开口打断说。

  商年华:“啊?!”

  “田和泰已经死了,已经没有田氏了。”

  “……”

  “田、平、何……”韩青禹把在医疗站扑街七家都报了一遍。

  回忆点名的过程,可以看见商年华的眼神不断的变换,从不信到茫然到不得不相信,再到灰暗和茫然。

  大概还有强烈的后怕。

  “那,我们母女就留在这好了,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反正我真的没地方,也没本事去给你们弄骨头去。”

  最后,商年华仰着头,神情毅然决然,同时有几分释然,视死如归说。

  “留下来?看来在我们这待得挺轻松愉快的啊。”温继飞突然笑起来。

  “嗯?”商年华突然愣神一下。

  待在这轻松吗?答案似乎是肯定的,是从未有过的轻松。不用左右逢源,不用肩扛自己根本不愿意扛的家族重担,也不用勾心斗角……另外担心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总之就等着呗。

  至于末日将来,如果蔚蓝都不行,我们真的可以苟活吗?

  在韩青禹等人身上真切见识了蔚蓝的强大后,商年华这段时间其实对此思考过很多次,最终的答案,无疑都是否定的。

  “而且我是被抓住了啊。因为没有办法,所以不得不放下一切不管。”这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在商年华的体会而言,其实很好。

  等她回过神来。

  韩青禹几人已经离开房间了。

  顺手关上了门。

  “突然间七家全灭……反而真拿这娘俩没辙了,关着感觉没啥用,直接放了又可惜,而且说不过去。”下楼梯的时候,刘世亨说:“实在不行就先这样,等咱劳队慢慢渗透再说?”

  “或许我们可以考虑让她以商氏的名义,把那些家族剩下的力量聚一聚,开个大会什么的……实在不行,把当娘的放出去,用在自保派的圈子里当一个收集消息的线人也好。”

  温继飞嘀咕。

  韩青禹有些走神地点了点头,跟他们不一样,他现在的关注重点,其实早已经不在商年华母女身上。

  “小王爷怎么说。”他说。

  小王爷,朱家明,商氏护卫,刘世亨和小队伤员的救命恩人,现在大概算半个自己人,半个厨师……坐在韩青禹面前了。

  “这次的事多亏你了,不然世亨他们怕会出事。”不管怎么样,韩青禹见面后还是就之前的事先道了谢。

  “哪里哪里。”朱家明诚恳说:“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合该同舟共济,实话说我也是觉得打得过,才出手帮忙的,青公子不用跟我客气。”

  “那要是你觉得打不过呢?”作为当事人,刘世亨听到他这么说,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自然是自己的小命要紧,夫妻大难临头还各自飞呢,是?”朱家明笑着冲他说,回答得无比坦诚。

  刘世亨、韩青禹、温继飞、贺堂堂集体:“……”

  不过想想也是,他在那么些个家族之间游走,不断换主子,一路经历下来,到商氏的时候,合该早已经声名狼藉,但却还是被商年华带在了身边护卫。

  这个人,大概首先总是能保证给人无害感,同时战力不弱,能用的时候也不少。只不过都得默认生死关头指望不上他罢了。

  怎么说呢,大概也算自成一派,最厉害是不知不觉被普遍接受了,到哪都不是核心和亲信,但是又到哪都有饭碗,而且不被敌视。

  但是这样是一个人,能一直在那个圈子里游转,真的只是心大,无所谓,或只是苟活吗?

  还是其实有目的?

  韩青禹想了想,说:“先说骨头的事,我看你似乎知道的比商年华更多。”

  “嗯,那肯定我知道的多。”朱家明笑了笑,似乎还因此有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