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录像(1/2)

加入书签

  上午十点,布会正式开始。

  现场座无虚席。

  容书年身着正装,威严不减当年。

  他扫眼底下目光切切的记者,开了口。

  “先我要说的是,容家以及环宇进来生的一些事情……”

  在来公司的路上,他已经打好腹稿,一句接一句,言语流畅,逻辑严密地将姚婉芳和容威勾结,陷害容离,蒙骗他,使得他与容离父子决裂的阴谋,省去姚依凝的部分,再加些修改润色,讲述给在座的各位媒体记者听。

  容离要回到环宇,势必会惹来些负面麻烦,就好比那名记者的质疑声,而作为父亲,他有义务为他铺好重回王座的路,扫清障碍。

  不是容离无能,需要依靠父亲的帮忙,而是这些事,只能由容书年来做,最有说服力。

  他是环宇变动的核心,他的态度,是关键中的关键。

  记者们个个竖起耳朵,一个字都不敢遗漏,随着容书年摊开豪门大家族里,争权夺位的阴谋,大家一时间唏嘘不已。

  生在豪门里,也并非外人想象的那般风光,枕边人竟然时刻算计着自己,这样的生活,实在有点悲哀。

  家丑不可外扬,容书年不怕外界笑话,把绝大部分事实剖开,记者们渐渐相信,容离是无辜的,清白的。

  而且人家是cherish的执行总裁,同样享誉全球的大公司,要说容离有心夺回环宇,冒险对付容威,也太牵强了些。

  “……当初我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属于被迫,因此不具有法律意义,我名下的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将全部由容离继承,从今天起,他也将继续出任环宇总裁一职。”

  容书年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容离坐在一旁,自始至终,波澜不兴,哪像容威曾经,得意得眉开眼笑。

  容书年做完声明,记者争先恐后的提问。

  “请问,容总的死,内幕究竟是什么?你们有查到真凶吗?”

  容书年神色转而复杂,沉默了会儿,他沉声道“是姚婉芳。”

  真相变成了姚婉芳和容威的勾结被揭穿,两人都怕负责,于是窝里反。根据找到的“线索”,容威的死,正是姚婉芳下的手,她现在在逃匿中,也正好解释了她的“失踪”。

  “……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追查她的下落。”容书年义正言辞地道。

  心理建设强大的男人,编谎话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记者们不信都不行。

  至于容沛沛,她是姚婉芳的同党,容书年把这只白眼儿狼赶出家门,也就合情合理。

  整个采访过程,容离一直充当旁听,后来何斯上前,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他又跟容书年交流两句,随后起身离场。

  有记者追问他去哪儿,容书年解释说,是公事。

  医院,温馨正陪简玥看着新闻直播,她接到容离的电话,等下他来接她。

  “他有说是什么事情吗?”简玥问道。

  温馨茫然地摇头,“没说。”

  十分钟后,容离到达医院,亲自上楼来。

  简玥问了句去哪儿。

  容离说,在容威办公室找到一把钥匙,已经查到钥匙是高尔夫球场的储物柜的,他现在跟温馨一起去看看。

  “希望能有姚依凝的线索。”温馨期盼着。

  容沛沛拿着姚先涛给她的钱在街头漫无目的的走着。

  舅妈不待见她,舅舅也是偷偷拿的钱给她,虽然他有说,往后需要钱再去找她,但凭舅妈的态度,容沛沛不抱期望姚先涛会一直接济她。

  她转回宁城大学,容老太太怕她住学校寝室吃苦,每天专车接送,在家里住。

  现在她被赶出容家,学校也没寝室,真是无处可去了。

  经过一家卖电器的商店,里边儿的高清电视全部放着容书年在环宇举行的新闻布会。

  她听见容书年的名字,停下脚步,和行人一起,站在电视机前,看着屏幕里的男人。

  曾经对她万般疼爱的爸爸,此时此刻,冰冷无情地指责她的妈妈,还有她,吃里扒外。

  旁边有人评论“这姚婉芳跟容沛沛是脑子有病吧,放着富贵荣华不要,胳膊肘往外拐,这下子好了,啥都没了,姚婉芳还成了通缉犯。”

  “谁会嫌钱多啊。”有人搭腔,“当时容沛沛不拿到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嘛,你想想,环宇的百分之二十代表了多少人命币!”

  “也是啊。”

  “她们这叫什么?偷鸡不成蚀把米?”

  “坏人自有天收。”

  “我在网上看的消息啊,说容威死得可惨了,被现的时候,浑身是血,连喉咙都被割开了呀,啧啧,血流了一地,惨不忍睹哟……”

  路人唏嘘,“姚婉芳心也太狠了吧!”

  “没听过最毒妇人心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