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比他更好(1/2)

加入书签

  温馨一直睡得不安稳,他陪了她很久,直到确定她睡熟后,他才起身离开。

  他到酒店时,简尧几个都没睡,在这儿等着他。

  出了这么大的事,做兄弟的,不可能坐视不管。

  何斯跟程越也在。

  容离到了之后,程越把调查结果作了汇报。

  容威最近半个月和容书年私下接触频繁,地点是在温泉会馆,每次,姚婉芳都会陪同。他们每一回碰面,至少一小时,由于容书年把保镖全部打发出去,所以他们的谈话内容,无从得知。

  “……容离,看来,你爹跟容威是早就计划着把你拉下马?”卫铭手里端了杯烈性vodka,欣长的身子深陷在酒红色的沙发里,眸子里闪烁着阴冷寒光。

  容离的指间夹了支烟,烟头一点猩红,他面色冷沉。

  这位堂哥跟他的父亲搭上线,此前,他半点没察觉到。

  一来,容威全然不值得他关注;再者,容书年是他父亲,他不可能每天派人监视容书年的一举一动。

  凌枭跷着长腿,阴戾的长眸打量着容离,“你爹还没老年痴呆吧,竟然会看中容威?我觉着这事儿,大有文章!”

  容威是有那么点能耐,不然也不能坐上财务总监的位置,不过,比起容离,他容威可就是个小角色。

  但凡有点智商的,都不会放弃自己优秀的儿子,改选能力有限的侄子。

  容离低垂着眼,灯光在他额前投落下阴影,“他这么着急出国,肯定有原因,我已经派人去法国,监视那边的情况。”

  简尧眯起湛蓝色的眸子,沉声道:“哥,我觉得,除了他们,姚婉芳你也该好好调查一下!”

  依容书年的性格,凡是与公司有关的,他一概不会让姚婉芳插手。而他次次约见容威,姚婉芳都跟着一起去,容书年再如何重视她,也说不过去。

  除此之外,容书年给了容沛沛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一个光晓得吃喝玩乐的黄毛丫头竟然和容离同等待遇,这,更加说不过去!

  “姚家的人,我是一个都看不顺眼。”卫铭补充道。

  好比当初的姚依凝。

  何斯随后又说了近段时间,容书年的异常。

  容老太太以及容家的佣人都表示,他近来经常呆在书房,不准任何人打扰,通常都是姚婉芳陪着他。还有一点便是,容书年脾气暴躁,常常一点小事就大发雷霆,他的专职司机为他开车十多年了,但因为一个小小的错误,容书年愣是把人给辞了。

  “……这太不正常了啊。”简尧摸着下巴,幽幽道。

  其余人,是同样的看法。

  凌枭蹙着眉道:“看来,你真得仔细查查你那一家子人,越听,我觉得有古怪。”

  容离便把这项任务交给程越去办。

  卫铭抬手撑下额头,“容离,容威现在拿到环宇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是最大的股东,他如果要夺权……这,你可得想好对策。”

  容威先前一直默默无闻,忽然间一步登天,他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他拥有最多的股权,同时意味着,他最有话语权,他若有心对付容离,对容离而言,绝对是个棘手的大麻烦。

  这一点,容离自然考虑到了。

  今天晚上,容威未有任何表示,但明天……明天,整个环宇极有可能闹翻天!

  容离猛然眯紧眸光。

  揣在外衣口袋的手机忽然震动,他拿出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温馨的名字。

  他看眼外面,夜色深深。

  电话接通,未等他开口,听筒了传来温馨带着哭腔的声音。

  “容离,你在哪儿?”才说完几个字,她明显的哽咽了。

  容离的心,抽疼一下,眸中的森寒褪去,他柔声道:“在枭子这边,有点事跟他们谈。”

  “真的吗?”她急急地追问。

  “真的。”

  她这才稍稍放下心,鼻音浓重,“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再等会儿。”他说。

  “好,那我等你。”

  “不用,你自己先睡。”

  她那边沉默了会儿,“……好吧。”

  挂了电话,他看眼时间,已经凌晨两点过了。

  于是容离说都先去休息,一切,等天亮再说。

  他是自己开车出来,回到别墅,车子开到庭院,车灯照射到台阶上一团小小的身影,掌握方向盘的双手蓦地收紧。

  温馨坐在台阶上等他,九月的夜里微微有些冷,她蜷缩着身子,双臂抱膝。

  灯光一照过来,昏沉的大脑瞬间清醒,她猛地从臂弯里抬起脑袋,见到是他的车,那白生生的小脸,绽放出欣喜的笑来,明亮的双眸,宛如夜空里最闪耀的星辰。

  容离迅速下车,俊容阴沉。

  “容离!”她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起身,想要跑向他。

  但是她维持同一个坐姿太久,双腿早就麻木,才站起来,腿一软,她险些跌倒。

  容离目光紧锁着她,大步上前,将她拉到怀里。

  “你在这儿做什么?!”一张口,便是严厉的责问。

  他叫她去睡觉,她答应的好好的,结果呢?

  温馨被他的怒气吓到,心尖抖了抖,她往他怀里钻,弱弱地道:“容离,我一个人睡不着,所以我在这里等你。”

  当她睁开眼,发现他不见了,那一刻,她很怕,很怕。

  怕他一声不响丢下她!

  她挨个找了家里的房间,寻不到他的身影,独自在房间里哭了好一会儿,她才想到给他打电话。

  确定他只是有事外出,她才松口气。

  她知道容离瞒着她出门,是不愿她担心,所以,尽管当时很想见到他,她没缠着他赶快回家,而是表现得很乖。

  容老太太说的很对,纵使帮不上忙,她不能给容离惹麻烦。

  听着她低声辩解,一抹自责掠过他的眉宇。

  说到底,是他不该留下她一个人。

  以为她睡着了就没事,哪知她中途会醒,回想起她在电话里的哽咽,容离更加心疼。

  他把她抱起来,“那你也不该坐在外面等。”

  嗓音,温柔了许多。

  温馨环住他的脖子,脸蛋凑到他颈侧,“我想第一时间知道你回来了。”

  柔柔的低语,容离心间一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