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Fiona(1/2)

加入书签

  对方气势汹汹一通骂,可当她看清楚眼前人的样貌时,尖利的嗓音顿时变了调。

  “……温馨?”她难以置信地叫出这个名字。

  温馨原本瞧着孕妇那明显鼓起来的肚子,担心真把她撞到,乍听到有人喊她,她细细一看,同样惊讶,“苏姨?”

  刚刚和她撞到,又破口大骂的,可不正是苏琴么!

  眼睛再往旁边一看,这才现,原来大肚子的孕妇是温琦。

  怀孕的关系,她比从前胖了许多,剪了短,素面朝天,与她记忆中每天妆容精致的模样相差有点大。

  “姐。”惊讶过后,她微笑着打声招呼。

  温琦面容僵硬,勉强牵动下嘴角,“……温馨。”

  温雅觉察出气氛有丝古怪,便小声问温馨“这两位谁呀?”

  温馨笑了笑,毫无芥蒂地介绍道“这是苏姨,这是我姐姐。”然后她又指了指温雅,“她是温雅,我的朋友。”

  听着她这么介绍她们,苏琴与温琦相视一眼,再看着温馨,母女俩神色复杂。

  对于温馨的家庭,温雅晓得一点点,听她称呼温琦姐姐,她就明白,她俩是鸠占鹊巢的恶毒后妈与后姐。

  温雅冷笑声,眸光轻蔑,似笑非笑地道“温馨,别叫人家那么亲热,你在别人眼里早是个外人呢。”

  这话,明面上是劝温馨别拿热脸贴冷屁股,实际上在讽刺苏琴一家人冷血无情,翻脸不认人。

  她的意思,大家都懂。

  苏琴母女尴尬至极,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却是无从反驳。

  毕竟,温雅说的,是事实。

  温馨知道温雅是为她出气,当年苏琴的作法确实也过分,但温馨从头至尾没有怨过她。

  一切祸端因她而起,她理解苏琴。

  “温雅姐,你误会了,其实……”她试图缓和尴尬。

  温雅却冷声打断她,“温馨,我说你这几年怎么一点长进没有,还是这么笨?她们一家人当初怎么对你的,你都忘了?你好心好意,只怕人家当你是狼心狗肺,瞧不上!”

  温雅个性强,从来吃不得亏,她把温馨当自己人,自然会按照她的方式来维护她。

  夹枪带棒的一番讥讽,苏琴顿觉颜面扫地。

  温琦抓着购物车的双手紧了紧,她觉得这样尴尬的场合还是走得好,免得留下来被人羞辱。

  但苏琴却另有打算。

  她因温延军的死把温馨赶出家门,后来萧湛派人去温家将她的东西全部搬走,之后,再没有一丁点关于温馨的消息。

  她从来就没喜欢过这个继女,她是生是死,与她无关。

  不知不觉中,温馨已经离开有两年多,若非在电视上看到她要和容离订婚的消息,估计这辈子,她可能就这么把温馨忘了。

  得知她竟然是乔家的千金,身价倍增,如今又即将是环宇的总裁夫人,苏琴很后悔。

  温延军还在的时候,她就盼着温馨能够嫁给容离,然后一荣俱荣,温家可以借此更上一层楼。

  可惜当时一连串的意外,阻碍了她美成真。

  现在她的期盼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但,温馨早已不算他们家的人了。温延军死了,剩下的,温泽宇兄妹俩是她前任丈夫的孩子,与温馨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她曾经又绝情的和温馨断绝关系。

  弄成这样,她哪里还敢奢望温馨能记着她。

  沾光,那更是白日做!

  苏琴就悔啊,后悔自己当初被气昏了头,做出了个愚蠢之极的决定!

  若是一切如初,今时今日,她该有多么荣耀,她的女儿也不用遭受秦家人的践踏!

  越这样想,苏琴越是恨不得时光倒流。

  今天遇到温馨,实在是出乎意料,而且温馨刚刚的态度,对苏琴来讲,绝对称得上惊喜。

  同一屋檐下十多年,她了解温馨的性格。她仍然愿意在朋友面前当她和温琦是家人,那就表示她已经原谅她。

  苏琴认为,这是个机会,向温馨靠拢的机会。

  只要能和温馨攀上关系,往后,她的日子,定会是顺风顺水,扶摇直上。

  有的人,脸皮厚度非同一般,比如苏琴。

  暗暗盘算一通,她搓搓手,扯着嘴角露出个干笑,沉重的话语带着浓浓的愧疚,“温馨,以前……是苏姨错了……延军他……唉,当初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温馨……我没有照顾好你,我对不起延军……”

  短短一句话,她数次叹气,增添了许多的无可奈何。

  温雅双手环胸,眉梢眼角挂着鄙夷。

  这欧巴桑真是爱作,难道没听过nozuonodie吗?

  苏琴提起温延军,欲言又止,令温馨恍然间记起那个伤心绝望的夜晚,父亲去世,苏琴甚至哭得昏死……

  她的眸光黯了黯,“苏姨,你不用自责,我都明白。”

  温雅偏过脑袋瞅她,眼睛瞪了瞪。

  温馨微微笑笑。

  温雅眉头皱了皱,眼底滑过一抹无奈。

  这丫头,果真是笨啊!

  幸亏是遇到容离,有他护着,要不然依她笨头笨脑的,还不知道要遭受多少委屈呢!

  苏琴眼睛亮了几分,她有些激动地上前,握住温馨的手,“谢谢你,温馨,谢谢你肯原谅我……”

  说着,声音竟隐隐有丝哽咽,那模样,仿佛温馨是她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

  温琦瞧着这一幕,心里滋味复杂。

  她和苏琴是亲母女,苏琴这般厚脸皮的伏低做小,她一眼就猜出她所图为何。

  老实讲,对温馨,她真心没几分好感。

  她打小没爸爸,后来到了温家,温延军对她好,她就想霸着这份父爱,所以她见不得他的亲女儿温馨。

  温馨跟了容离,她嫉妒她的幸运。

  她认识秦风,千方百计希望嫁入秦家,可秦风却对温馨感兴趣,温琦对温馨的恨意更深。

  后来不知何故,秦风没再提起温馨,温琦以为自己能守得云开见月明,然而到最后,秦风不过跟她玩玩而已。

  她怀了孩子,秦风叫她打掉。

  她却想着母凭子贵,和苏琴找上秦夫人。哪知,她的痴心妄想惹怒了秦夫人,秦夫人将她们母女俩狠狠羞辱一顿,并且放出话,说温琦是如何的死皮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