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谁主沉浮?(1/2)

加入书签

  杨复恭则率人向李儇身边急道:“陛下且请回紧闭门”

  李昌符冷笑道:“來不及了”

  这队人马是李昌符的心腹虽然人数不多但最是忠心他们有意地靠近了门两侧现在大战一起两部人马立即截向杨李儇的仪仗要把他们统统留在外

  神策军将官催马向前那些本要弃械投降的岐州军官重又捡起了刀枪与他们厮杀在一处李昌符一马当先直扑李儇手下的岐州军则兵分两处一路去抄李儇的后路一边返身抵敌杨复恭的人马双方立即混战起來

  城头上杨复恭高呼道:“速速掩非大王回城快快快”

  杨复恭仪仗急退李昌符紧追不舍门处侍卫一俟李儇退入,急急就欲掩上门可那门沉重数吨重的大门推动起來并不快,被李昌符率人一通厮杀,冲讲了门

  追兵一涌而入和迎面扑來的卫军混战在一起杨复恭紧紧护在段明玉面前前面不远就是大盾长矛掩护下的李昌符李昌符神采飞扬再也不是平时在李儇面前拘谨少言的那副老实模样

  “李昌符你以为凭着你这些谋诡计就能成功么”李儇方才虚弱到了昏迷的状态现在刚一清醒过來就强撑着说道

  “为什么不能”

  李昌符大笑:“现在你大势已去还能如何”

  眼下冲进行的都是李昌符的人所以他说话肆无忌惮李昌符得意洋洋说罢一字一句地道:“天做孽犹可活自做孽不可活李儇这可都是你自找的”

  他长长吸了口气振臂高呼道:“儿郎们冲进去李儇的金银财宝随便拿李儇的妃嫔女谁抢到了就是谁的给我冲”

  这一声喊就像一服最猛烈的春囗药李儇几位皇妃如花似玉百媚千娇整个天下谁不知道一时间李昌符的部下就像一群发情的公牛嗷嗷叫着往前冲以卫军之骁勇竟然抵挡不住

  李昌符也知道杀李儇才是首务外面的杨复恭的部下如疯虎一般猛冲他承受的压力本來就最大一见李昌符的人全冲进王去了立即也退了进來守住了门

  李儇一路急退匆匆避入禁禁已是后嫔妃居住之所这道门虽也富丽堂皇一颗颗铆钉都像碗口般大但是门的厚重和墙的高度已远不能和行城的门相比了行禁卫舍生忘死拼命阻拦而李昌符则用功名利禄、财帛女色激励着部族将士舍死厮杀

  杨复恭如果沒有逃的话现在应该还在城楼上但是沒有人去顾及他谁都知道李儇才是一切终结的本他活着那些人就会在这里坚守他死了所有抵抗力量立刻就会烟消云散只有杀了他,才能最终解问題

  “嗵”

  “嗵”

  “嗵”

  李昌符从尚未完全完工的王建筑里找來一巨木叫人抱着充当撞城木一下一下重重地撞在门上门已经出现了些裂隙很快就要撞得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