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同去,同去!(1/2)

加入书签

  七王爷站在城楼上看着眼前景象只觉得整个天下都拜伏在他这个大唐王爷脚下一种豪情壮志自然就油然而生

  在大唐重臣凋零李唐控制的最后一支军队神策军已经崩颓到了极处毫无战斗能力藩镇又有坐大趋势的时候这等人物岂不是天赐给大唐的有他镇于长安足可慑四下边镇离心一旦边疆有警比如说那契丹就可驱逐长城之外了这一刻七王爷也终于下定决心一有机会就会将段明玉调进长安一洗长安颓靡之风

  大队步军终于就位跟在骑军之后层层叠叠的排开竖立当最后一个步军方阵就位的号令出段明玉直起身來正正头上冠带率先舞拜下去身后全军近九万军将士卒也随着他的动作同时跪倒舞拜尘埃山呼万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呼喝之声雄壮之处何止过河东军十倍这男儿雄烈之气让城楼楼上不少文臣都觉得一下子有些站不住脚稳稳站定这次并不用带御器械诸散指挥传他口谕亲自开口温言慰勉:“诸位平身征伐黄巢劳苦功高孤王实深知此次大胜齐军足展军威大唐江山实赖诸卿不浅來日论功行赏陛下自然各有迁犒赏以酬诸卿劳绩且共勉之”

  段明玉抬头双手平举至额前和七王爷李杰相隔百步如泣如诉也似的代表全军军将士卒答王爷温言慰勉

  “臣等何敢居功非大唐列祖列宗庇佑天子威灵臣僚翼赞将士血战臣等岂能侥幸功成迁犒赏实不敢当此次陈州一战我上下全军亡军将士一千二百一十七员士卒两万有余大唐健儿埋骨敌寨之前臣等侥幸生还焉敢居功此等忠烈之士若不重重褒恤臣等生人如何能安”

  想起两年风霜想起身边袍泽在一场场战事中倒下想起他们骠骑军和应天军成军以后军旗所向从未后退的决绝义烈想起一场场战事当中他们统帅段明玉每每都在最前线在狂风中在暴雨中在大浪里佩剑一展就已经带头冲向敌人大队的感动想起他们此刻站在军人荣耀的一个顶峰在王爷面前展示出他们全部苦难和骄傲这些军里的汉子们就再也按捺不住泪落如雨城楼之上七王爷李杰此刻也是泪如雨下

  七王爷李杰看段明玉和这支军队什么都是顺眼当下就大声道:“好好好孤王就在这里让这些忠魂看最后一眼这些忠魂自然都要返葬乡土地方官吏建祠褒忠千秋万代血食不替孤王于生者也有厚望焉前番赏赐恨薄此刻清剿叛逆就为孤王亲军屏藩孤王岂能薄待尔等尔等且看着孤王会不会负卿等的命之功……”

  全军近十万甲士犹自迟疑这一场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