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样,顾柠被侃得七荤八素,迫不得已伸出手去试戴。

  白皙的小手配上这枚精致的钻戒,小优不由赞叹声:“好漂亮!嫂子的手真好看!”

  金丝眼镜相当喜欢别人夸自家老婆,他试戴男款,修长干净骨节分明的手配上那枚象征身份的婚戒更觉儒雅非凡,顾柠将自己的小手凑上前去放在他旁边,越看越觉得真是天造地设的双爪子。

  “喜欢么?喜欢咱们就买下来。”金丝眼镜爱不释手地捏着她的小手道。

  “嗯。”顾柠点点头,柜台小姐犹如听到圣旨,立刻包起来,简直健步如飞。

  选完婚戒提在手里,金丝眼镜抱着自家媳妇越发觉得爱不释手。

  肿么说呢,他直以为陪女人逛街是件相当麻烦的事情,原本说好买裙子最后可能不光裙子就连上衣裤子鞋子包包都要套买齐,不要太让人不耐烦才好。

  可是他老婆就不样,老婆万分贴心,从没有什么让他眼花缭乱的需求,清爽率真的个性让他爱不释手,真想赶紧押回家扑倒吃干抹净。

  于是带着这份焦灼,他陪在老婆身边开始进行新轮选购。

  在小优的建议下,顾柠买了珍珠项链手镯和耳钉的三件套,果然比起铂金和钻石项链来讲,温润而又名贵的御木本珍珠才是最适合顾柠的点缀。遗憾的是顾柠觉得以自己平时的打扮这些东西或许只能戴次,不过人凄神马的,是不是应该温柔典雅点?

  历时大半个下午,该新娘和新郎挑选的东西总算差不多凑齐。

  当天晚上金丝眼镜送回爸妈便在家喜滋滋地等着老婆,可他被告知老婆竟然被软禁在家,家人非要让她解释清楚关于怀孕事。“解释什么啊”顾柠哭笑不得,“只不过是金爸爸和金妈妈瞎掰的,他们胡乱猜测,崇源又懒得解释。”

  “那你们”顾妈妈欲言又止,撇了撇嘴,不由苍凉声感慨,“算了,女儿长大了,想留也留不住。”

  顾柠扑哧声笑了出来,妈妈神马的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最慈祥的人啊,她环上妈妈的脖颈说:“我要嫁人了,回头你和我爸就可以彻底安心到世界各地旅游去了。”

  “怎么可能,那不是还有你哥,他才最急人!”

  说到哥哥顾柠当然感同身受,因为哥哥实在是个非常沉默非常正直而且对女人非常挑剔的人,自从夕夕结婚以后哥哥就愈发清冷,有时候连顾柠都搞不懂哥到底这辈子还打不打算结婚了。

  “哥,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

  哥哥正在削果皮,听到妹妹的话不由滞,他笑笑,摸摸她的脑瓜说:“这个问题你不需要操心,结婚之后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吵架的话就告诉哥哥,哥哥帮你教训他。”

  “哥”顾柠感动得把鼻涕把泪,其实在她心里,她恐怕更愿意看到自家男人和自家哥哥的相爱相杀!

  顾家是派依依不舍的景象,毕竟是嫁女儿,总会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的。然而金丝眼镜却觉得分外焦灼。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神马的真是太可怕了,眼看着老婆就要到嘴边了,居然又被家人给召唤回去,定是那个顾清干的好事,这简直是要活活憋死自己,那个雄性激素分泌过多的老男人!

  百无聊赖躺在床上,却忽然收到老婆的短信,她可爱俏皮的小字体在手机上打滚:

  “睡了吗?”

  他忙飞速回过去:“壮壮不让睡觉!”

  “它很不乖,揍它!”

  “老婆快用你的小手揍它,抚摸它!”

  卧槽金丝眼镜刚发完就汗颜了,自己好歹也是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了怎么能说出这种没脸没皮的话来呢!

  然而闭上眼睛,他仿佛真的看见老婆把攥住壮壮的样子,白嫩嫩的小手和生龙活虎的壮壮形成鲜明反差,不要太香艳!

  唉,他又鸡冻了。

  壮壮在身下同样焦灼不安地颤抖,肿么能这样呢,主人太不给力了,只会脑补不给实践,自己肿么会有个这样不靠谱的主滛,真的是太影响它的成长发育了啊!

  顾柠抱着手机嘿嘿嘿嘿笑了半天,面红耳赤地回了句:“色狼,不跟你玩了,晚安!”

  “老婆!”金丝眼镜绝望了,午夜成|人电话什么的真的不要来款吗?必须果断打过去呀!

  顾柠刚把手机丢到旁便铃声大作,她忙拿起来按在被窝里,小心翼翼接通:“干什么?”

  “想你。金丝眼镜的回答特别霸气,“想抱抱你,亲亲你,摸摸你,做做你。”

  “你喝高了吧”顾柠汗颜,“怎么开始满口胡话了啊!”

  “老婆,壮壮好焦急,你都不心疼他吗?”金丝眼镜扯下老脸来卖萌无下限,“你有没有感受到他很焦躁,有家不能回的感觉太不好受了!”

  “睡觉吧,我已经很困了!晚安!”

  “老婆,老婆——”被挂断电话的金丝眼镜欲哭无泪,强势老婆神马的,有的时候真的是很让人着急啊!

  他只好依依不舍地放下电话,对着手机屏幕上的顾柠思绪万千。

  冷不防回忆起今天在婚纱店试婚纱的景象,光洁的小腿粉红的小脸如株绽放的红玫瑰,虽然浑身带刺,但就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流连忘返。

  怎么办啊,他定是中毒了,被老婆身上的刺扎得苦不堪言却还是厚着脸皮伸手摩挲,老婆太好吃了,他必须爱她爱的要死!

  壮壮很懊恼地动了下,金丝眼镜伸手握住——难道今天晚上又要老子的右手伺候你?

  卧槽,他真的是要结婚的人吗?人生真是无时无刻不充满悲催

  个月的光景,婚礼前夕准备工作如火如荼展开。

  这将是史上最给力的婚礼,因为它很热闹,很接地气,不像冷逸杰和夏惟夕的教堂婚礼,肃穆得简直像在奔丧!

  印好的烫金请帖上画着自家哥哥和顾柠的版卡通图,整个由小优亲自持笔设计,喜气洋洋的红色,尤其是男女两个小人,男版小人上面还架了副眼镜,非常非常象形。

  金丝眼镜亲自提笔写上被邀请人的姓名,神马莲少卿啊夏子晴啊夏铭轩啊小公主啊冷逸杰啊夏惟夕啊冷暖啊小泽啊——居然连小屁孩都能带家属!这个世界不要太让人眼红!

  当然,他始终没忘丽莲和宗世勋的名字,两份喜帖写上他们的名字后用火烧掉,到底是曾经有过交集的人,希望他们的在天之灵能够感受到他和顾柠的幸福。

  婚期将至,四处飘荡的人们都以市为中心而靠拢,冷逸杰和夏惟夕是第波赶来的宾客,此时的夏惟夕刚刚怀孕两个月,小腹还不太明显。

  “柠柠!”小姐妹把抱在起,夏惟夕兴冲冲地晃着顾柠的肩膀说,“太好啦!我还以为你们俩会没戏,我还以为你这辈子要单身了呢!”

  “你太会说话了,谢谢你诅咒我!”顾柠扑哧声笑了出来。

  “哼,谁让你不给我当你的伴娘来着,不过反正我大叔也不让当。”话说到此,她愤愤不平地瞪了眼大叔,冷逸杰立刻摸摸她的头:“乖了,太忙碌会累坏你的。”

  “你怎么不把她当个宠物猪养起来。”金丝眼镜还挂念着夏惟夕上次教他的那个关于在第次见面的地方追忆往昔顺带表白的破追人手段,真是烂到塌糊涂。

  “你不想活了么?”冷逸杰哼出声,金丝眼镜立刻识趣地闭了嘴,卧槽人在矮檐下必须得低头!

  暖暖小丫头愈发亭亭玉立,继承妈妈的活泼和爸爸的霸气的她简直就是小女王枚,这次参加婚礼,她索性带了她的小玩伴小泽,据夏惟夕讲,两个小屁孩好得简直像订了娃娃亲似的关系密切,天天上学放学泡在起玩。那你就让你们家暖暖嫁给小泽呗,反正小屁孩长得那么机灵又帅气,我要是暖暖我也会喜欢他啊。”顾柠看了眼两个早熟的小屁孩,笑着打趣说。

  此时的富豪大酒店已经停止外部客人入住,金丝眼镜的婚礼规格之高堪比前阵子结婚的跳水女王郭冰冰和霍启盆。冷逸杰带着老婆和女儿和未来的女婿第个驻进,紧随其后的是莲少卿和夏惟夕家人。

  “恭喜你啊。”莲少卿刚进入富豪大酒店就用力拍拍金丝眼镜的肩膀,“你上次救了我们家小公主,还让夕夕和我们相认,这份大恩大德我们真是没齿难忘,所以我还度跟子晴商量,倘若你再被人甩了的话,我们就把小公主提前嫁给你当做报恩!”

  这都什么人啊,金丝眼镜看眼上初中的小公主,对着莲少卿翻了个大白眼:“我谢谢你,顺便问候你们全家,都还好吧?”

  “金崇源,盛世的股票你还想要么?”莲少卿哼出声。

  卧槽金丝眼镜又软下来了,这两个人真的是他的亲哥们儿吗?他们真的是拜过把子的辈子的好兄弟????

  夏子晴和顾柠并不熟络,但她隐隐听过丈夫说起金崇源的身份,如今娶到了老婆,对方又是和夕夕样大的年龄,母爱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泛滥了,她忧心忡忡地问女儿:“他们不是儿戏吧?”

  “不是,当然不是。”夏惟夕很肯定地说,“虽然他们是在吧认识的,可他们的感情真的很靠谱,金丝眼镜不过是又被掰直了而已。”

  “那就好。”夏子晴笑笑,“金,还有顾柠,祝你们幸福。”

  轮到夏铭轩的时候,这个直被莲家压榨的大儿子很明显忠厚老实得不知道怎么说好,他只是很惊讶当初的那个同性恋怎么又变性了呢,男女通吃神马的不要太重口!

  “柠柠,其实我本来打算把你介绍给我哥来着,我哥也还是光棍条。”夏惟夕特别不情愿地瞥了金丝眼镜眼,“可是后来竟然还是被这个家伙给捷足先登了!”

  “没办法,我天生机敏。”金丝眼镜得了便宜还卖乖,特别厚颜无耻地笑笑,外加补充句,“我老婆太彪悍,铭轩的小身板恐怕扛不住。”

  夏铭轩好想哭,他来这里究竟是为了神马,在家受家人的虐待和压榨,在这里受金丝眼镜的嘲讽和调戏,他的人生好辛苦!

  小公主必须走文艺小清新的卖萌路线,她对着金丝眼镜说:“谢谢金伯伯救了我命。”

  卧槽,金丝眼镜顿时觉得被她叫老十岁,满脑袋长出了白头发!

  此后富豪大酒店又陆陆续续迎来其他宾客,包括曾经有过几次交情的迈克和上次营救慈慈的佣兵小队。

  大家的反应都是如出辙,无论是酒糟鼻子迈克还是瘦削的里昂还是大个子休,全都无例外地问:

  “你不同性恋了?”

  他的同性恋史有那么声名远扬吗?!

  “太可惜了,其实偷偷告诉你,我也是个同性恋。”休小声覆在金丝眼镜耳边说,“本来我想尝尝你是什么味道,不过现在我恐怕只能在里昂身上打主意了。”

  “”金丝眼镜菊花紧,他格外同情地看了眼里昂,衷心希望他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

  四海之内宾客到得差不多,婚礼的日子也近在咫尺,顾柠不出意外开始紧张起来,而与此同时,在花童的问题上也出了岔子。

  四个小盆友,小公主年龄最大,暖暖和小泽誓死不愿意分开,连小屁孩慈慈都过来添乱。

  事情其实是这个样子的,慈慈看上了暖暖,他觉得暖暖长得真是好看啊,可是暖暖不鸟他,他就表示很挫败。

  更为复杂的是暖暖不喜欢小泽看小公主的眼神,她不觉得那是好奇和忐忑和浓浓的求知欲,她认为那是移情别恋!

  最为四角关系的是小公主不知道怎么的对慈慈产生了浓厚兴趣,可是慈慈不喜欢她那样的长相,虽然她长得也很漂亮,可是他更犯贱的喜欢小女王暖暖,没错他就是这么的皮痒痒不怕死!

  于是婚礼前夕,四个小盆友终于莫名其妙打了架,哭的那叫个惊天动地,金丝眼镜的耳膜都快给震破了。

  “能不能管管你们家这些小朋友,到底是我结婚还是他们相亲,现在的小屁孩都这么早熟吗!”他抱怨道。

  “大爸爸,人家要暖暖”小慈慈哭着跑过去抱大腿。

  “那你就自己追啊。”金丝眼镜厉声教导,“像我追你小妈咪那样用力地追,总有天你会扑倒她!”

  “金叔叔别开玩笑啦,你是脑袋撞在了猪上吗?慈慈我告诉你,我和小泽才是天造地设的对,你休想拆散我们,哼!”

  站在旁的金丝眼镜觉得自己像在看电视剧,暖暖真像白素贞啊,而慈慈就是那个不识抬举的法海,硬要拆散段好姻缘!

  “你再捣乱,我就用降服你!”

  卧槽这孩子都学了些什么!!金丝眼镜震惊,立刻把万恶的法海慈慈抄了起来,把丢出这个“”圈。

  鸡飞狗跳鸡犬不宁的状态下,金丝眼镜终于迎来和自家老婆的给力婚礼。

  这是场前所未有的接地气的婚礼,为了让顾柠感受到王霸的气息,冷逸杰特意把自己的迈巴赫借给金丝眼镜当婚车,规格不要太高档!

  那是10月18日礼拜天,大早婚车便从隔壁城市出发,金丝眼镜喜气洋洋踏上了娶媳妇的征途。

  脸上直挂着蛋蛋的微笑的他根本就想象不到此时在顾家,大家正里外里忙成了团糟,只因新娘子刚刚莫名其妙呕吐了!

  米有错,顾柠她怀孕了!刚巧不巧就在婚礼的当天早上产生了严重的妊娠反应,干呕不止,欲罢不能!着席红色婚纱的顾柠愁眉苦脸被关在卧室里,旁站着兴奋的小优,坐着同样兴奋的夏惟夕。

  “我不会生病了吧?”此时的顾柠还处在干呕的阴影中不能自拔,她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金丝眼镜,生怕对方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