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无论如何,也无法原谅。

  “明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五王爷明林。”

  话说出的瞬,便看见明林眼里的绝望。

  即使明林那些怒吼样的辩驳,乔川知道,那不过是他最後无谓的反抗。

  乔川看了看明成,说道:“你不相信我的话,那让你的哥哥告诉你。”

  明成咬了咬嘴唇,缓缓的将真相说出,几乎不敢再看向明林,怕撞入眼帘的是明林死灰般的瞳眸。

  果然,听见沈重的几声脚步声,而後竟是明林撞到了身後的椅子上。

  明林靠著扶著椅子才勉强立住了身体,颤抖著开口,声音悲弱。

  “他为什麽要这麽做”

  “他为什麽不告诉我!?”

  乔川冷笑著,并不想止住自己的声音──

  “阿是要让自己对你产生恨,恨你辈子!”

  “让你背负著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罪孽直到终老,辈子也得不到解脱!”

  b3免费

  “住口!”

  生死关头,每每嘲笑的老套迂腐却总是那麽真实。

  个是自己同母同父最亲的弟弟,个是他,放在第位的定是自己的弟弟。

  为了兄弟,不在乎拔剑相向,即使要取他的性命。

  可是,却可以与他共死。

  想都未想,便将明林护在了怀里。

  乔川却缓缓抽出了剑,薄如蝉翼的软剑指著明林,剑身已经注上了真气,发出摄人的光芒。

  “乔川!”

  “你让开!”

  乔川根本不敢将视线落在了明成的身上,向明林抛出了诱人的食饵,许诺只要赢了自己便将明的去向告之,明林终於有了战念,推开了明成。

  乔川剑剑直取明林心口,剑剑都是死手,毫不留情。

  两人本是伯仲之间,而此时的两人,便是天上地下之别。几个会合之後,剑尖便直逼明林,直指左边心窝。

  下午四点的飞机,如果宾馆不能上网,只能6日恢复更新了

  小小的旅游,希望可以放松下,嘿嘿:

  请撒留言和票票吧,小白要去沐浴阳光和享受沙滩了,哈哈

  笨笨皇帝二动春心美强生子帝受235

  235

  两人本是伯仲之间,而此时的两人,便是天上地下之别。几个回合之後,剑尖便直逼明林,直指左边心窝。

  “明林!”

  明成的眼里几乎要迸出血来,撕心裂肺的喊出却已是来不及,明林的剑还在前方,乔川却已经人在明林身後。

  脚踏踩在明林肩上,借力转身,蝉翼寒气逼人。

  明成甚至不知道经脉全通後自己武功的精进,加之分水剑诀,比之当日,已经今非昔比。

  危急关头的绝望迸发出惊人的潜力,丹田内气息涌荡,势要破堤而出般。

  飞身扑去,身形移动的极快,待乔川反应剑已是快到明成胸口。

  心口猛地下沈,然後是急速的跳动,继而涌上灭顶的恐惧。收剑已然迟晚,剑势已出,自己已经用上了九成功力,强行收势并不定可以躲开却定会造成巨大的反弹。

  收与不收,却不能成为选择,即使要付上生命。

  屏气凝神,逆天回剑,巨大的冲力让胸口要胀开样。甜腥涌了上来,堵在喉咙处,泛上阵阵恶心。

  剑终於偏离,只是转瞬之间,却耗上了所有气力。

  剑划破了明成了衣服和皮肉,擦著臂膀而过,插入了明林的肩胛。毫不手软的拔剑而出,鲜红的血在眼前散开,看见了明成心痛的表情,竟突然觉得自己方才受得内伤愈发沈重了起来。

  b3好看的电子书

  “明林!”

  明成把抱住了自己的弟弟,顾不上自己的伤口。

  血气无法抑制,喉头的鲜血似乎也要压抑不住,转了身,不再去看,不再去想,提气跃出了秦王王府。

  转眼个月悄然而逝。

  当明念呱呱坠地之时,乔川觉得自己再也没有什麽无法放下。

  带著明离开皇家,离开都城,抚养明念点点长大,即使以後再没有自己的儿女。

  幸福的内容虽然有些不同,却样满足。

  那个人,已经月未见。

  看见的次数少了,或许也就可以慢慢的不再去想。

  关於他所有的记忆,就像痕迹样,只要努力去擦拭,慢慢的也就没有了。

  决心已定,便没有什麽犹豫。

  只要明休养月,便可启程。乔氏家大势大,只要离开都城,任谁也无法找到。

  犹豫了许久,却还是忍不住想要他,即使只在窗口远远的望上眼。

  不停的对著自己说“最後次”,直到正午之时,才说服了自己,往皇宫方向赶去。施展轻功不过片刻,奔走在都城房梁之上时,才突然发现脚步的匆忙疾快。

  明明是诀别前的沈重,却为了这最後的眼,多出了期待。

  第二十四章

  在窗前落下时,像是心有灵犀般明成竟正好推开了窗,两人相距不到米,视线碰撞到了起。

  “你”

  话只说出了句,便堵在了喉咙里,明成咽了咽,却还是说不出话来。

  突然的相见冲淡了喜悦,除了逼上眼眶的酸意再无其他,“进来吧。”

  乔川点了点头,索性从窗户口跳了进来,并不坐下,却眼看见桌上摆著的两盘菜和碗羹汤。

  颇为精致的菜肴似乎并没有博得主人的喜欢,菜口未动,满满的羹汤也早就没有了热气。

  微微皱了皱眉,抽回了视线。

  “我是来跟你道个别的。”

  “道别?”

  “很快我要离开都城了,恐怕”

  乔川闪躲开明成的注视,顿了顿,“恐怕再也不会回来。”

  早就知道他要说的话,可是真正传到了耳朵里时,心口下变得冰凉。

  凉意渐渐的加重著负担,心口不住的下沈,最後连喘息都变得困难。

  不住地告诉自己,该有的身份,该有的气度,该有的洒脱。

  b3免费电子书下载

  可是,话发出来时,才知道,那仿佛从远处传来的声音竟如此尖利──

  “是他,对麽?”

  “你要带著明离开这里,为了他,你什麽都可以不顾!”

  乔川有些惊讶,“你知道我要与他起走?”

  “知道,我什麽都知道!我知道你们在起,我也知道你们就在都城!”

  “你”

  “京畿别院,对吧?”

  “我那个现在跟疯了差不多的傻弟弟正在挨家挨户的喊话招人,过不了多久就会到那里去,你们还是快些走了干净!”

  丢脸的话,停不住口,却愈加伤心难过。

  “明成”

  “天意如此,於情於理,我们都不能在起。”

  乔川揪紧了胸口的衣襟,“明成,我不会比你好受。”

  “越长越痛,断了它吧”

  犹豫了下,乔川还是走到了近前,手落在了明成的头上,“所有的回忆,最美的你,我永远都会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

  “谁要你记住?!”

  “我要全部忘记,定点也不存留!”

  明成倔强的昂起了下巴,表情倨傲却红了双眼,吼出的声音嘶哑颤抖──

  “三宫六院任我取舍,朕凭什麽要被你牵扯!”

  明成双目怒睁,急促的话让胸口起伏剧烈,突然脸色白,手按在了胸脯之上,干呕了起来。

  “呕”

  呕吐旦开始,便撕心裂肺般,像是要把胆汁也吐了出来。

  明成捂住了嘴,脸色早已大变的乔川要去抓他的手腕,却被甩开。连几次,乔川的耐性也被磨光,沈下了声音。

  “把手拿给我!”

  “我没中毒也没乱练武功,不用你好心!”

  火到极处,也控制不住力气,反扭了明成的手,搭在了脉上。片刻之後,乔川晶亮的眸子陡然间失去了光彩,僵在了原地,痴痴愣愣。

  俗事缠身,竟天也抽不出时间,更新晚了,抱歉

  可能应该还会更新,请多多撒留言和票票吧

  笨笨皇帝二动春心美强生子帝受245

  245

  b3好看的电子书

  火到极处,也控制不住力气,反扭了明成的手,搭在了脉上。片刻之後,乔川晶亮的眸子陡然间失去了光彩,僵在了原地,痴痴愣愣。

  “放手!”

  惊惶样的抬眼去看他,最初涌上来的,竟还是沈痛的喜悦。

  从来没有奢求过的孩子,自己的孩子,自己和他的孩子。视线移向他的腹部,无法再动。

  早就看出他的体质,明白他的身世定有隐情,却直卑劣的以血缘作为借口,伤害自己,伤害他。

  母亲和兄长永远是自己最深的羁绊,自认为爱不过是自己的事情,痛手斩断,却次次将他残忍伤害。

  爱,不是不想要,而是要不起。

  “明成”

  松了手,时竟不知如何开口,顿了顿,才缓缓吐字──

  “明成,你你怀了孩子了”

  “怀了孩子?”

  明成瞪大了眼睛,失笑声,“你说我怀了孩子?”

  “是,你是顺子体质,是我直没有告诉你。”

  “你开什麽玩笑?!”

  明成狠狠地推了把乔川,往後退了几步,脸上竟满是寒霜,陌生的让乔川不禁打了个寒战。

  “我的父亲是明氏的第二十代皇帝,我的母亲是第贵族康氏的独女,你竟然说我是顺子的体质?!”

  隐隐的担忧害怕让明成激怒而发,这是自己唯的依靠,任谁也不可亵渎。

  父亲对自己宠溺放任却又适时教导,母亲美丽温柔对自己呵护有加,儿时的每个回忆都刻在脑海里,在最艰难最痛苦的时候支撑著自己。

  明信叛乱时,身边可信的人寥寥无几,每夜皇宫的空荡孤单都像绳索样紧紧缠绕著自己,无法呼吸。

  可是,即使是灯火线,也仿佛可以通过自己模糊的双眼看到父母近在咫尺的微笑。

  母亲说孤单就是坚强,坚强的人定不会孤单,这句话在明林清醒的那夜转送给他,搂著弟弟在他的耳边不断重复。

  父亲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这句话在明林出师剿乱时在明信发配南疆时转送给他们,这些话是三十年来自己紧紧抓住的,唯可以紧紧抓住的爱。

  再者

  “明成,我知道你时难以接受,可是这种事情我定不是随口乱说。”

  乔川顿了顿,道:“你最近是否不愿进食,是否时常反胃,是否嗜睡,你只要想想便知道我不是在骗”

  “够了!”

  明成第次摆出这样高高在上不可凌驾的威严怒煞面对乔川,声音也低沈了几分──

  “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要这个孩子!”

  “我堂堂明氏的君王,为何要为你诞下子嗣?!你究竟有哪里值得我为你至此?!”

  “我只有秋儿个孩子,永远!”

  b3免费

  第二十五章

  “你再说遍。”

  乔川的脸愈是阴沈,明成愈是梗著脖子顶著,“再说多少遍都是样!”

  “朕堂堂国之君,万千子民俯仰於地,朕岂能成为众人诟病的笑柄?!”

  心下寒,冷笑道:“笑柄?”

  “生下我们的孩子会让你觉得羞耻?会让你觉得你帝王的尊严受到侮辱?对麽,明成!!”

  最後的名字几乎是吼了出来,突来的响动让侍卫全部闯了进来。

  “滚”

  “你爱去哪去哪,再与我无关。乔川,从今往後,你休得再在朕面前出现!”

  寝宫下静了下来,不去看也知道这煞人的寒气从何而来。明成却不害怕,斜眼扫过面前十几个侍卫,喝道:“还愣著在这里做什麽?朕养著你们都是饭桶麽?!把这人给朕架出去!!”

  “是!”

  话音落,耳边就是震耳欲聋的鸣响。无风却生风,狂霸的劲气从乔川的周身散开,不著丝收敛。

  从未有过的压迫感逼得自己大口喘气,丹田之气全身乱窜,像是找不到汇拢的血脉。即使是当日与明林的决斗也未见如此,双瞳急速收缩,唇瓣发干。

  股倔劲坳在心口,傲气也绝不让明成服软认输。

  起先的怒气,起先的点点委屈之感如今都被这劲气卷起。越想越觉得愤恨,越想越觉得乔川自私蛮横,丝毫不将自己的情感意识放於心上。

  而如今这样患得患失可以被人轻易操控喜怒的自己,又是因谁而致?!

  曾经的,不是说句话,就会消失。

  那些记忆,停留在时间之後,却深深刻在心口。无论怎麽擦拭,那个印记却只会越来越深,越来越痛。

  乔川的脸色变了又变,五指攒在起,关节格格作响。

  大喜大怒,情绪波动是练武的大忌,可此时,就连从小默念的心诀都不起作用,全身躁动的怒火无处发泄。

  甩手将侍卫打飞在地,可是眼前的却还是明成那疏离陌生的眼神,好像渐行渐远。

  “乔川,如果定要在朕的寝宫见血,那麽,朕奉陪。”

  刀,从刀鞘里缓缓抽出,发出刺耳的声音。剑身上像是聚著四周所有的光亮,刺目,刺心。

  并不是第次刀剑相向,却是第次蒙上了死也不惜的绝望感。

  乔川并没有动,周身劲气突然散得更大,突然又凭空消失般,只是向来黑亮的眸子此时却不再光彩。

  “明成,不要逼我。”

  “不要逼我”

  你没有你看上去的脆弱,我也没有你想象中的坚强。

  耗尽了气力般,顿觉身体沈重。

  托著步子,步步走到宫门门口,顿了顿,却发现连回身的力气也没有。

  b3好看的电子书

  “明成,我给你时间,希望你能好好想想。”

  每说字,便更觉得喉头发紧,喉咙干涩,“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想想。”

  终於把明成哥哥的写出来了,久等了,实在对不住了

  请多多留言和撒票吧

  笨笨皇帝二动春心美强生子帝受255

  255

  从皇宫到别院不过炷香的时间,此时却几乎迷了路途,跌撞在座座层叠的宫殿中,竟看不清了方向。

  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狼狈,还没有进入别院,却烦躁的把将面皮撕下,露出憔悴了许多了容颜。惨白的皮肤下,几乎看不到丝血色。

  “阿,我回来了。”

  从来都是温柔的语气里多了些难以自抑的焦虑,急匆匆的穿过内院,边走边拔了头上的发簪,头乌发顿时垂下,散在肩背之上。

  然而,乔川怎麽也没有想到,偌大的别院留给自己的只有室空荡,还有桌上那张压在砚台之下的纸笺。

  薄薄的片纸,时竟不敢去拿,怕沈重下压垮现在已经快要无法动弹的自己。

  当初唱著“英雄孤胆相照”的明或许早就打定了生的孤独,当初唱著“生也逍遥死也笑”的明或许早已将生命许诺给了自由,当初唱著“身不由己心有他人”的明或许才是这世上最痴情最重情的铮铮男儿。

  明那曾经的次泪,是压在自己心上最沈重的责任。

  如今,这寥寥几句,却是自己愧疚二十年的救赎。

  乔川,

  离开是我很早就已经决定的事情,如今不告而别,实是不忍当面辞别。

  你我相识偶然,却得你易助良多。

  明虽有亲人,却相见甚少。多日以来,早已将你视为至亲。从你那里,我竟尝到不曾尝过的温暖。

  明此生,足矣。

  明叛主背国,罪孽深重。如不是念儿的突然来到,早已了断此生。

  今後种种,请让明独自承担。只是想及念儿要与我同受苦,便心痛如绞。

  请原谅明的放肆。

  种因必尝果,明只能用余生的贫苦来赎罪。

  江湖儿女江湖笑,明虽不能生在江湖,活在江湖,却想埋身於江湖。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明的江湖,没有爱恨情仇,只有念儿,只有你。

  明不信来生,却想许下诺言──

  如有来生,愿倾心以报。

  b3电子书下载

  勿念。

  明

  手,抖得厉害。拼命的想要抓紧什麽,却不敢弄皱手中薄纸之分毫。

  相处的这短短几月,从来拒人於千里之外之外的明却放下心防,待己若至亲。不知道,这是不是血浓於水的真正力量,永远牵系。

  儿时的自己,骄横跋扈,仗著父母的宠爱和傲人的天赋胡作非为。欺负陷害同父异母的哥哥乔白,嘲笑他顺子低贱身份。

  直到哥哥舍身相救被劫持的自己,自己也丝毫没有感激。为了逃生推他落下马匹,至今那头被鲜血染红的散乱长发依旧刀刻样,刻下了自己永无法解脱的罪恶。

  惊慌的抛下地上动不动的哥哥,次日再来时却只见鲜红,人已没有了踪影。

  记忆里那是父母第次对自己动怒,父亲眼里的失望,母亲眼里的悲伤,比身体上的责罚重了太多太多。

  夜之间的成长,却付上了哥哥生死未卜的代价。

  第二十六章

  疯了样寻找,哪怕倾尽所有,哪怕自己的世界从此只有漫无目的的寻找。

  乔氏的罗网铺天盖地的撒下,动用了乔氏几乎所有的家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