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小虫子(1/2)

加入书签

  两个战士看着高博士笑道:“可能是华专家打赢了吧,所以自己在笑,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高博士,你要不要自己去问一问他?”

  高寒想了一下,抬脚向着禁闭室走去,刚走几步,瞥眼就见三个护士向着这里走了过来,想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眼见三个护士就走了过来,索性站住了,看着三个护士问道:“你们三个也是来看他么?”

  三个护士点了点头吴晓娟说道:“高博士,你也来了?”

  高寒点了点头:“他下午还要给病人看病吗?”

  吴晓娟说道:“昨天那个于振浩的病人,病危的病人都已经死了,华专家废了好大的劲又给救活了,下午还要去针灸,没有他的针灸那人还是好不了的,还不知道古院长会不会让华专家去针灸呢,这可怎么办!”

  董月欣说道:“都怪那个什么严书没事找事,人家也没惹到他,没事就知道找事,这下给华专家使劲打了一顿,还真是过瘾,怎么不打死他,也不知道华专家是怎么惹到他了,真是该死!”

  翟晓慧笑道:“还不是自己以为自己老爸有点实力,就嘚瑟起来了,这样的人还真是不知道深浅,走吧,华专家?”

  高寒看着这几个护士都为华天行抱打不平,随笑道:“华专家的医术有那么神奇么,,我怎么有点不相信呢?”

  吴晓娟笑道:“确实是这样,华专家连脉都不把一下,只是看了一眼就把病人的病说的一点也不差,也不需要化验打针,可真是神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高寒听得入了迷想了一下问道:“那天听说于振浩还亲自跪着给华天行赔礼道歉,是不是真的?”

  三人同时点了点头:“是真的,你还不信啊?”

  高寒笑道:“真是神了,那咱们这个神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刚才还作了一诗,是他早做好的还是就能出口成章呢,他刚才做的是‘高天寒风不胜衣,婷婷玉立如梅戏。踏破云天寻芳冷,一缕轻纱罩冰肌’这难道是他信口吟诵的?”

  吴晓娟看着高博士笑道:“怪不得你可以做博士,过目不忘啊,那诗做的和高博士性格半点不差,就如画出来一般!”

  三人说着话来到了禁闭室门前,只见华天行躺在床上仰头看天,华天行看见有人出现在禁闭室门前,抬头一看是三人急忙坐起来笑道:“原来是我的三个小兵,还有一个大博士,你们四个人不是来看我的笑话吧高博士?”

  吴小慧说道:“华专家,你刚才打的太解气了,我们都支持你,下次看到他在狠狠揍他一顿,不叫他找事你哪能被关禁闭么!”

  三个人你一他一语都为华天行抱不平,高寒两眼看着华天行没有一丝笑容问道:“你学过古武?”

  华天行看着高寒笑道:“略知一二,不精,不过打那个二货都有点掉价,我实在不知道他什么不是,我以为还有两下子,要不然哪敢没事挑衅,哪知道一动手原来是依仗他父亲!哎真是后悔!”

  “后悔打得轻了还是重了?”高寒看着华天行问。

  华天行笑道:“都不是。”

  高寒看着华天行问:“那你后悔什么?”

  “是后悔没把他脑袋打成猪头,要不怎么和他爸爸比啊,都是猪就因该一样吧!”华天行笑着说。

  四人加上两个站岗的战士想了一下,轰然都大笑了起来,笑够了,高寒看着华天行问道:“你刚才做的七绝句是你即兴还是?”

  华天行看着高寒遂口占一绝,念道:“高天流云燕南飞,寒气逼冷酒正催,谢门对窗雪正舞,了无真意深昧。”

  高寒听了沉思了一下笑着说道:“高寒谢了?”

  华天行笑道:“不愧是博士高材生,在下佩服!”

  高寒听了也不值可否转身就走,边走边说:“下午我会去你的病人处看看你是不是名副其实。”

  三个护士扭头看着高寒再看看华天行吴晓娟问道:“她什么意思,刚才说自己高寒谢了是什么意思?”

  华天行笑道:“我刚才对她念了一七,开头四个字说的是高寒谢了,她不过是从复了一句而已,对了,你们怎么来了?”

  翟晓慧说道:“还不都是为了你,你已被人家抓起来了,我们三个不放心,谁知道你被人家关禁闭还偷着笑,我们三人都急死了,你还能笑得出来,真是个怪人!”

  “我出气了,哪能不高兴啊,这要是不使劲大笑他一场那不是赔了么,哈哈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