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睚眦必报(1/2)

加入书签

  华天行听了笑道:“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

  梦芙蓉笑道:“看来是有戏了了?”

  叶正明问道:“有什么戏,我不管那些,这酒你们不去喝了,我这不是白来了吗?”

  “着什么急,没看见院长叫我么,哪有时间,等哪天有时间再说,再说我才上班两天不到黑,就出去喝酒,那还不被院长开除就怪了,等着吧,我走了。”

  叶正明说道:“后来那牛呢,这还没说完、、、”

  华天行也不理叶正明,径直快步走到小会议室,一进门就看到所有中医大夫都等在了那里,华天行一进门说道:“哎呀,所有的人都在这里,院长太厚此薄彼了吧?”

  古院长看着华天行问道:“你来得最晚,还这么多的牢骚,人家都来开会你在做什么?”

  华天行笑道:“我也不知道你们开会,这不是护士刚通知我我就跑来了么?”

  古院长看了一眼张主任再看看华天行说道:“你今天没去查房么,你在说你不知道一个我看看,说?”

  华天行看着满屋子的医生再看看古院长然后说道:“去了,我也看了还给那女子把过脉了。”

  于振浩此时恨透了华天行,听了华天行的话说他也把过脉了,恨不得吃了华天行,接着华天行的话说:“姓华的,你撒谎,我看你是瞪眼在说胡话,大家都看见了,他根本就没把过脉,瞪眼在说谎,院长可以问问大家,我们一起去查房,大家都在,谁看见他给病人把脉了,这不是瞪眼在说胡话么?”

  院长看着华天行,再看看张主任问道:“张主任你说,华专家给没给病人把脉?”

  张主任看着古院长摇了摇头说:“他确实没给病人把过脉。”

  古院长沉下脸看着华天行问道:“我想华专家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撒谎吧,华专家你说说到底给没给病人把过脉?”

  华天行笑道:“确实把过脉,有谁能证明我没有给病人把过脉?”

  张主任生气的说道:“华专家,你可真是专家,我看你是撒谎的专家,你什么时候给病人把过脉大家有目共睹,谁看见华专家给病人把过脉了?”

  于振浩狠狠的说道:“你就是个撒谎的专家,当着这么多的人就敢说谎,还真是专家啊!”

  古院长看着华天行说道:“你是我们特约的专家,不假,还是现役军人,还是团长的军衔,我想这么多人都没看见你给病人把过脉,你就不要撒谎了吧,这个军衔虽然是上边特批的,但你要是敢不负责任说话,我可以打报告,一样把你拿下你信不信,这样有失做一个军人的道德风范。你仔细想想吧?”

  古院长知道华天行的医术,也相信他的人格,但是大家都说他没给病人把过脉,可他偏偏的说把过脉,自己也有点糊涂了,两眼一直盯着华天行看,不知道在说什么好了。

  屋内所有的人都看着华天行想‘这个所谓的华专家撒谎都不眨眼,明明没把过脉硬要说把过,这样的人有谁还敢相信他以后,看来他给将军治病还真是瞎猫撞到死老鼠了,真就是好命,还升了团长的军衔,真是可惜了!’

  这时只听华天行看着古院长笑道:“院长,能问个问题吗?”

  古院长无奈的眼色看着华天行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说吧?”

  华天行说道:“我早上和在座所有的人都说了,包括张主任在内,记得我和于中医师说的话大家不会忘记吧,记得我说‘就你这样治疗,再过两天那女子就会驾鹤西去,我想大家都记得,大家也许以为院长问我给没给病人把过脉,我郑重其事的和大家说,我确实给病人把过脉了,要不我怎么敢断那女子只有两天的寿命,当时的话,不信你们现在就,那女人已经是心力衰竭了,我想我没猜错的话大家都去了,才有后来病人家属和于中医师吵架,再后来两位院长也来了,我没说错吧,还和大家说,我虽然没用手去把脉,但我再说一遍,中医千古传承是‘望,闻,问,切,我想这望算不算是把脉了,要不我根据什么断这女人在这样治疗下去只能活两天就会死,是哪来的理论根据,因为我望了一眼那个病人,脸色黝黑,那是长期肺感染,导致脾受牵连,肝亏所致,这是典型的阴阳不调所致,谁规定非得亲自两根手指搭在脉博上才算把脉的,军队的医院在霸道也不能这么规定吧?”

  华天行这一话驳的所有大夫哑口无,仔细想了一想华天行说的话果然是望诊所断出来的,屋内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望诊还只是听老人和书本上说的,今日亲见还是第一次,这时所有的人都看着华天行露出万分敬佩的神色,说不出话来。

  古院长这时听了华天行的一席话,再看看大家的敬佩脸色,心里格外舒服,不觉长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华天行笑道:“华专家,怪不得大家都没看见你把脉,原来是望脉,望诊,开始我也以为专家在说谎呢!”

  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