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海区长(1/2)

加入书签

  王局长一听,这个海永福这贼胆子可谓是包天了,这个女人在华夏跺脚都有动静,你一个小区长旳公子还想在这女人面前横行调戏,这他妈的可真是老寿星吃砒霜真是嫌命长了。王局打声招呼喝道:“把这几个流氓全部带上手铐子带走,严加审问。”

  警察来得快,去得也快,一会功夫走的没了踪影,华天行看着夫人小雨笑道:“姐,你到底是什么官,这么大的威势,吓我一跳啊?”

  夫人小雨笑道:“你小孩子家的不可以随便打听,你乖乖听姐姐的话,以后会很有出息,好不好小弟?”

  华天行说道:“姐,你放心吧,我说了,我没有亲人,只有你这个姐姐了,还有杨团长,在没有一个亲人了,以后你赶都赶不走我!”

  夫人小雨说道:“那你家在哪里,怎能没有亲人,你父母呢?”

  华天行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记得有一天我头疼,爷爷给我喝了一碗药,当我醒来的时候就再也没看见过他们,以前的事全都从我的记忆中消失了,只有我学的医术没有忘记,好像还有特殊的功能和记忆,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哎!我就像一个傻子一样,无家可归!”

  “那你是怎么来当的兵?”夫人小雨诧异的看着华天行问道。

  “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海边上,因为饿了,几个人叫我,我就过去了,他们让我陪他们玩耍,吃饭,等吃完了又和我要钱,他们说我是女人还要看看我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说我长得像美女,说话是男人,就这样我和他们打起来了,我一个人和他们二十多人打,后来杨团长路过帮我,后来一直打到公安局,再后来他就带我来当兵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楚,我到底是哪儿的,我只记得我叫华天行,是男人,在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到现在我还好像还在做梦,不过当时回忆我爷爷天天让我背医书,学药理,学针灸治病,就这些了,我什么都想不起,也不知道我的亲人都在哪里,都是些什么人也不知道,这一段记忆也从我的记忆中抹掉了,有时候我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夫人小雨看着华天行很认真的样子,不是在撒谎,遂说道:“别着急,慢慢的回忆,有一天回忆起来了,就会一切都想起来了,别着急,假设你以后还想不起来,那就到姐姐家,姐姐的家就是你的家,好不好小弟?”

  华天行激动得拉着夫人小雨的手说道:“姐,这是真的么,我真想有个亲人可以说说家庭的温暖,以后你走了,我还是没有亲人和家的!”

  华天行想着想着就流下了眼泪:“我爷爷他们也不知道在哪里了,他们好像是不要我了,我真的想他们、、、”

  夫人小雨看着华天行伤心的哭起来,安慰的说道:“别哭,一切有姐姐呢,姐姐的家即是你的家,怕什么,你都是大人了还哭鼻子,叫姐姐笑话你喽,不哭,不哭,什么事都由姐姐担着,怕什么,等我回去的时候带着你回家看看再回来好不好,你刚才没见姐姐开枪打人都没事,你还怕什么,有姐呢,来,陪姐姐再喝一杯,今天高兴么?“

  华天行破涕为笑,伸手檫了一把眼泪说道:“是啊,姐,有了你就有了家,来,我们喝一杯,干杯!”

  夫人小雨看着华天行一饮而尽,随笑道:“今天虽然有点扫兴,有点小插曲,但我还是很高兴的,一是为民除害,二是、、、”

  夫人小雨话没说完只见门外又走进十几个人来,为的五十多岁年纪,有点秃顶,进了门看见服务员劈头就问:“丫头,这里刚生了枪战,人呢?”

  服务员看着男子说道:“被公安局带走了?”

  “是公安局开的枪么,人怎么样了?”男子看着服务员问。

  服务员说道:“我也不知道,都走了。”

  “那刚才那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男子问。

  “你他妈的是不是这里的服务员,怎么一问三不知,滚蛋,把你们经理叫过来,老子有话问他,快点,听没听见,我还就不信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站在五十多岁的秃顶的男人身边,不耐烦的对着女服务生喊。

  正说之间经理从楼上走了下来说道:“我们服务员都说了,他们是被公安局带走了,至于怎么生的事,我们也不清楚,你们是、、、”

  另一个人长的横眉立目站在旁边看着经理喝道:“我们区长在问你话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点说吧,别找不自在了,尼玛的,你听没听见?”

  经理心想看来这个老家伙就是刚才那个地痞无赖的父亲了,经理上下打量着五十多岁秃顶的人笑道:“看来这位就是海区长了?”

  海区长背着手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瞥了一眼经理说道:“我就是,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此时夫人小雨和华天行也看到了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