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脑袋拧下来(1/2)

加入书签

  华天行的话说的事斩钉截铁,没有人敢怀疑华天行的话,分配完任务大家一起聚餐,这一顿饭只吃的尽欢而散。

  吃完饭华天行也不回部队,直接就在驷马香车住下来,三个‘女’子没有一个想回去,三‘女’一男都住进了大酒店,华天行洗了一个澡,躺在浴盆之内任上边淋浴,下边热水泡着心中好不惬意,泡在浴盆内渐渐地困倦,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只听外边敲‘门’声响起,‘迷’‘迷’糊糊走出水池子刚想开‘门’,猛然觉得身上还没穿衣服,急忙走回去刚想穿衣服,‘门’已经被打开可,华天行急忙拽过一条大浴巾披在身上,只听的一声尖叫:“哎哟妈呀,这这、、、”

  只见服务员一脸惊恐,华天行喊道:“快出去,快出去,我还没穿衣服,你进来干嘛?”

  那服务员急忙跑了出去,急忙喊道:“跑水了老板?”

  华天行这才现此刻满屋子已经是水深一尺,变成泽国了,整个屋子已经泡在中,这才急急忙去要穿‘裤’子,刚伸手拿起‘裤’子只见‘门’前出现了四个人看着华天行,其中一个寸头看着华天行笑道:“小子,你要干嘛,你想开游泳馆么?”

  华天行看着四个人说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寸头看着华天行笑道:“小子,你的‘艳’福不浅啊,今天来没有别的事,只想和你商量一下那几个‘女’子借我们用一用,等兄弟们爽完了还会完壁归赵,你不会介意吧?”

  华天行看着几个人都‘露’出了一脸讪笑,华天行说道:“你们是谁,你们胆敢动她们一下,我敢说你们没有一个会活着出去?”

  寸头看着华天行:“嘿,你不说大话能死啊,你听?”

  华天行此刻也听到了隔壁‘女’子在惊叫声,华天行伸手拿起‘裤’子一个虎跳,身子飞起,两脚前伸向着‘门’口的寸头踢去,随手将‘裤’子一抖,两脚伸进‘裤’子的瞬间,双脚也蹬上了为的寸头前‘胸’,寸头做梦也没想到华天行的动作会是这样子,寸头被华天行两脚蹬的向后一仰,仰面朝天摔倒在地,华天行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对着其余三个人拳打脚踢,三个男子瞬间被华天行打倒在地,也不停留跳起身子向着隔壁跑了过去,伸手推了推‘门’没有推开,抬脚就是一脚,那扇‘门’被华天行一脚踢得飞了起来“咣当”一声一个防盗‘门’被踹掉,翻在地上,华天行一见三个男子把三个‘女’子按倒在‘床’上,企图‘欲’行不轨,华天行呀呲‘欲’裂,飞身上去一脚踢倒了压在赵紫月身上的一个男子,回脚踢倒了压在梦芙蓉身上的男子,一把抓起那个压在高寒身上的男子的头向墙上猛地一甩,在听得“吧唧”一声那男子在华天行全力的打击下,连哼都没哼一声,再也没了声音,华天行拉起高寒,抓起梦芙蓉,回身又把赵紫月抱了起来,三人一起扑在华天行身上,华天行搂抱着三人:“别害怕,都怪我,我躺在浴盆里边睡着了,这不衣服还没穿上就跑了了过来,都怪我,都怪我,华天行正在安慰三人,‘门’口被踢倒的四个人从地上爬起来,又站在了‘门’口,四人手中各自拿着手枪,寸头手中提着手枪看着华天行狞笑着:“你很能打是吧,老子倒想看看是你的拳头快还是我的子弹快,嘻嘻,还真没想到,老子今天能栽在你的手里,记住,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周年。”

  华天行推开三个‘女’子,扭头看着四个握着手枪的人说道:“你要我死也该让我死个明白,能说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寸头看着华天行冷冷的说道:“你还是到阎王那去问阎王去吧,总之,你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千万别怪我们,那人慢慢举起了枪,说时迟那时快,寸头正想开枪,突然在地下那扇‘门’飞了起来,那扇‘门’夹着风声向四人飞去,‘门’扇一飞出华天行把三‘女’子往里边一推:“进里边,快!”华天行随着那扇‘门’闪电一般跟着飞了出去,那扇‘门’飞出枪也响了“呯呯呯,呯呯呯”子弹像水泼一般全都击中了防盗‘门’上,华天行随着‘门’一个飞扑,脚下一个横扫,为的寸头当即被再次扫倒,又是一个飞旋另三个也被华天行扫倒在地手枪也飞了出去,华天行站在当地,伸手一把抓起寸头的脖子拎了起来喝道:“说,是谁派你们来的,不说我要你马上死在这里?”

  华天行这次可是彻底的火了,两眼冷冷的看着寸头,一手掐着脖子,一手左右开弓“啪啪啪啪”就是一顿大嘴巴子扇了过去,那寸头满嘴的槽芽恐怕一个也不会剩了,华天行此时怒火中烧,看着那为的寸头还是一声不吭,两眼只是像死羊的眼睛惊恐的看着华天行,身体慢慢的向下堆,华天行一松手,那人竟然已经没有一丝气息了,华天行晃着上身,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