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绝不宽恕(1/2)

加入书签

  吕市长一听恨不得踹死这个为的男子,这时吕市长可真的石化了,他也不仔细想一想能和他这么说话的能是什么人,会是简单的人么,这可是一地的大员,也可以说是封疆大吏,能忽视和戏耍封疆大吏的能是简单人么,要不是背景有通天的存在,那就是精神病了。

  王局长听了也是心中震撼,不觉看了吕市长一眼,再看看为男子一眼,不敢乱说话了,吕市长就像是心中有多大的依仗还是真的就是缺心少肺的存在,吕市长看着王局长喝道:“王局长,把这人给我带到隔壁审讯室,好好的看住了,这样的匪类要不严惩能对得起头上的国徽么?”

  王局长答应了一声:“是,一定要严惩不殆。”心中却想着是“你他娘的就是日本名字,缺心眼子吧,这明明就是一个坑,我才不会听你的,那个臭小子还没来呢。”

  高寒赵紫月和梦芙蓉三人被带进了审讯室,四个保镖也跟进了审讯室,审讯室足够大,还真的站下了七个人。政法委翁明新坐在旁边亲自陪审,一个主审员,两个笔录者看着七个人问道:“你们谁是主犯先交代吧,把经过说一说:”

  高寒可不高兴了,看着主审元员冷着脸说道:“谁是主犯,怎么说话呢,主犯被你们带去医院治病去了,要问主犯你们尽可到医院去问,我们是受害者,不能好好调查案件你最好换人,别坐在这里装腔作势的真的很讨厌!”

  主审员听了也是一愣,从参加工作以来自己也是审过几百起案件了,从没一次审问七个人,都是一个个的提审的,这哪里是审问,简直和作报告差不多么,主审员听了高寒的话一拍桌子:“你现在是嫌疑犯,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说,叫什么名字,性别,哪个单位的?”

  为的男人笑了起来看着主审员说道:“你没长眼睛啊,还是你本来就是瞎子,看不见,你看这位女士是男人还是女人,怎么这么多的废话?”

  主审员听立即火冒三丈,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啪”“怎么说话呢,这是审案子的程序,你是什么人,那就先交代你的问题,报上你的姓名,性别?”

  为的男人冷笑道:“好,那我就告诉你,我叫张子柱,性别女,年纪八十三岁,家里有四十二个孩子,最小的还在吃奶,最大的孙子和你一般大,最小的儿子比你大两岁,现在无职游民,平时以修鞋为生,这下你满意了么,就是个笨蛋,简直是个糊涂虫!”

  为男子这一番胡乱语,简直是信口开河的胡说八道赢得三个女子一番哄堂大笑,笑够多时,高寒笑着看着为男子说道:“张少校,正经点,把整个事生的过程说一下,我们没时间和这里的糊涂虫废话?“

  为男子听了高寒的话,立即收敛了笑容,看着高寒敬了个礼:“是。”

  主审员这下被气得简直是昏了,指着为男子喝道:“你咆哮公堂,藐视法官,简直是流氓作风,你知不知道,就凭这一条我会拘役你十五天?“

  为男子看着主审立即严肃地说道:“我的面子不是给你面的,长说话我得听,说实话,看到你们这帮执法者,我正想拆了你们所谓的审判室,我真的怀疑你们到底是为谁在执法,这还是华夏的法律么,既然长说了,那我就好好和你说,你听好了,我们四个是华夏警卫团,我是少校张子柱,这位是我们的长高寒,我不方便透露她的职务,这是我们三人的证件?”

  主审员这下可懵了,九五城警卫团,这下可真的大条了,麻烦了,自己可是吕市长钦点的主审官员,这要不审出对方的错可真的没法交代,现在看了人家的身份这还怎么审,那怪人家没瞧得起自己,自己在人家眼中也就是蝼蚁的存在。

  政法委书记这下可真的是傻了,伸手拿过证件,一看人家可是正宗九五城内警卫团少校,要保护什么人自己已经没权利过问了,只好看着高寒笑道:“这可是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了,我说了,只是请诸位来说一个过程,没有别的意思?”

  这时主审员汗都下来了,看着嗫嚅的说道:“是我的不是了,希望长能说说过程,我们好对法斟酌处理?”

  高寒叙述了整过程,书记员也记录完毕,刚想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