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惹祸(1/2)

加入书签

  这时候教官和杨团长急忙走了过来,李教官向着华天行喊道:“比武到现在结束,还有没有想比试的,没有想比试的都站好排,全体立正,稍息,今后战士们有想要切磋的,和我打声招呼都可以比试,谁要是不想打招呼的私自打斗的一律军法处理,就像今天叶正明和华天行两个战士一样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叶正明私自挑衅,我给他机会证明自己,不过我还要给他关禁闭反省自己的行为,作出书面检查,大家训练开始,今天是跑步二十公里,背上自己的行裏枪支,随身用具现在开始,记住,每天早上六点吹起床号十分钟洗漱,二十分钟吃饭六点半准时集合出,每天二十公里一个星期,坚持不住的,加重每天三十公里,俯卧撑三百到五百,什么时候达标在进行下一个项目,全体都有了,跑步,走。”

  教官和杨团长留下了华天行,杨团长叫过警卫员吩咐道:“把叶正明架到禁闭室去,先把他关禁闭,华天行你在门前做看守,不要给他水喝,也不要给他东西吃,等他一会醒了,你看着他。”然后悄悄的说道:“他醒了肯定会骂你,你不要客气,使劲揍他,但是可别把他打坏了,想办法让他看见你就怕你,以后就在也不敢欺负你了,记住,可千万别把骨头给打坏了听没听到,这就是给他个教训。”

  华天行看着杨团长:“这能行吗?”

  杨团长看着华天行:“他爷爷是司令员,把这小子给惯坏了,在这里我可不惯着他,你要是被他欺负住了,那以后你可就惨了,我的话你听到没有,前提是你可别把他给打坏了,尤其是别把骨头给打断了,叫他受的都是皮肉之伤,几天就养好了,还看不出来,我的话你明不明白?”

  杨团长也是害怕华天行是从三国时期走过来的,不知道深浅,真要是给打残废了还真是个麻烦事。所以连连嘱咐,生怕华天行走错一步。

  华天行只是对现代社会经验不足,可不是傻子,看着杨团长说道:“团长你就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办。”

  中午华天行坐在禁闭室门前的台阶上,台阶上放着两个菜,自己端着碗在慢慢地吃着一边想着心事,回往事犹如一场梦,口中自自语:“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在做梦呢,怎么还像是在做梦,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梦怎么就不醒了呢?”

  华天行正在迷惑之际只听得禁闭室内有人在骂:“马勒戈壁的,这是什么地方,是他妈的谁把老子关在这里了,有人么,有会说话的给老子滚出来一个?”

  华天行的思绪被打断了,看了禁闭室一眼继续吃着自己的饭,突然听得禁闭室的门被敲得山响,禁闭室的小窗口出现了一张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华天行抬头看了小窗口一眼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的饭,只听得叶正明对着自己喊:“小子,老子说话你没听到么,你聋了还是哑巴?”

  华天行抬头看了一眼叶正明自自语的说道:“反正也是做梦,醒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就权当做梦了,就这样继续做梦也不错,走到哪里算哪里吧!”

  叶正明看着华天行抬头看了自己一眼仍然低头吃饭不理自己,更是怒火中烧,骂道:“原来是你,你他妈的你敢打我,等老子出去非扒你皮不可,你有种把门打开,信不信老子让你比死都难看,尼玛的。”

  华天行看着叶正明还在骂自己看了一眼还是低头吃饭不理叶正明,叶正明一看华天行这样对待自己更是冒火,想了一想骂道:“尼玛了个逼的,你不吱声是不是,你等老子出去的,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到底开不开门,尼玛了个逼的?”

  华天行看了一眼叶正明撇了撇嘴,放下饭碗在台阶上向禁闭室走去,来到小窗口看着叶正明说道:“你是不是想死,要不老子就送你去见阎王怎么样?”

  叶正明看着华天行的脸骂道:“尼玛了个逼的,你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给你三分颜色你他妈的还开起了染坊了,老子弄死你你信不、、、、、、”

  叶正明看着华天行的脸,一拳从小窗户的栏杆就打了出来,拳头直奔华天行的脸上砸来,华天行看着叶正明的拳头一把抓住,使劲的向外拽,直到把叶正明的胳臂拉直,脸紧紧的贴在小窗的铁栏杆上,一边拉一边笑道:“骂啊,使劲骂,等你什么时候骂够了什么时候算,老子也是,今什么时候把你这条胳臂拉断什么时候算,我叫你骂?”

  叶正明没想到自己又上当了,自己的脸被咯在小窗户的铁栏杆上,胳臂被华天行笔自拉出了小窗外,只见华天行一脚踏在禁闭室的门上,两手紧紧地拉着叶正明的手腕还在向外使劲的拉着,开始不觉得怎么样,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胳臂就要快被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