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米铁强(1/2)

加入书签

  “什么叫做读心术,难道你能看懂人心想干什么,这每个人心中所想在你面前就没什么秘密了?”燕无风吃惊的看着华天行的眼睛问。

  华天行笑道:“就是利用感应,心灵的感应,这没什么稀奇的,不过这件功法可需要的是天赋了,不是谁都可以的。”

  “这要是这样,我们在你面前岂不就是了,这要是被你感应到了,哎哟,要学会了你的读心术和敌人作战那岂不是所向披靡,他们想做什么你都会知道了,那我们就会无往而不利了,你也太可怕了!”混蛋陆飞看着华天行说。

  华天行点了点头看着燕无风笑道:“现在鬼队长心里就想,以后在这小子面前可什么也别想,一想就被他知道了,这要是想女人都被他知道了可丢不起那人?”

  燕无风红着脸说道:“我确实是这么想的,这还真被你说对了,这也太吓人了吧?”

  华天行看着杨团长说道:“杨团长现在心中想,他妈的和这小子在一起这么时间都不知道他还会这么多的东西,这也太狡猾了!”

  杨团长说道:“我还想一件事,你知道是什么?”

  华天行笑道:“老子真想在脱下大皮鞋,拿皮鞋头子拍死你,哈哈哈、、、”

  杨团长笑道:“我真是这么想的。”说着只见手中早已拎着一只皮鞋做好了拍人的准备。

  华天行笑道:“这可不是我读心读出来的,是我看见你伸手脱鞋准备要拍我的,说实话,这读心术是非常耗费内功的,很累的,一般我是不会对人耗费自己的内功去做这样的事,放心吧,都是自己的生死弟兄,不必要怎么做,假如对敌人也得在对面才可以,远了就不灵了,是感应不到的。”

  燕无风还是非常聪明的,看着华天行说道:“你唬谁呢,你打靶子的时候都能用那一点口水都能打准,那岂不是感应是什么,还骗人,老杨,拿皮鞋头子使劲拍,拍死算了,省的他在胡说八道!”

  “别别别,这和那是不一样的,是两个概念,现在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那是对你们功,打靶子那是感应,别混为一谈好不好,再说读懂敌人,那前题是你得懂他们的语,要不他们在心里说的是他们自己的语,我也是白搭,在心里所想的是心语,你们就不一样了都是汉语,所以我就能读懂了,这回明白了吧,假使你认真研究和体验你还可以懂得一种语,看口型就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那种叫唇语,和这种语是一样的,前提还是你得会他们的语,就像二战时候电台出的密码总会被敌人破解,后来德国人不在报,他们派一个少数民族的人亲自送报,这样你就是抓打那个人也没办法知道他们要送的是什么报,因为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不懂这种语,就是这个意思。”

  杨团长穿上了鞋:“算你识相,这次就饶了你,算便宜你了,不过这杯酒你可得喝了,算是奖励,嘻嘻嘻!”

  这一顿饭还是吃得很开心,几个人都对华天行佩服的五体投地,从此以后都认真地和华天行学习,一丝不苟。

  驷马香车四楼水墨香包间,高寒赵紫月和梦芙蓉犹如亲姐妹在这里用餐,三人犹如亲姐妹一般说说笑笑,三人喝了不少红酒,梦芙蓉脸色犹如一朵桃花,眼睛乜斜的着看着高寒说道:“高姐姐,你说你也不够意思啊,你是华夏的大公主,隐瞒的好深,和你在一起都二年了你都没说出来,也不知道你到底打算隐瞒多久,不知道你隐瞒起来干什么?”

  赵紫月笑道:“可能是她爸爸不让说吧,是不是高姐姐?”

  高寒笑道:“这也是秘密,假设我要是说了,像这次岛国樱花媚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打我的主意,那岂不是太危险了,我一个弱小女子可不是她们的对手!”

  “假如你说你要嫁给天行哥的话,你父亲会不会同意,那天行哥可就是驸马爷了,一飞冲天了,想我和紫月姐这在民间的小丫头还是草根一样,这不是完了么?”

  赵紫月心中一动也想听高寒的态度,瞪着两只水灵的大眼睛直视着高寒想听听高寒的意思,高寒此刻也喝得直晃悠,手拿高脚杯子摇晃着说道:“我比天行大了好几岁,我是他姐姐,在医学上他又是我师父,在古武上他更是我师父,我和他说话他都是一本正经的,从来不加以我辞色,我也很想知道他对我是什么态度,在我家里我父母都希望我从政,可我偏爱医生这一行,我爸我妈不许我当医生,上医科大也是我偷着跑出去报考的,他们没办法,还别不过我,只好不了了之了,你们没注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