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处处是非(1/2)

加入书签

  华天行笑道:“团长,你就别笑话我了,我这不也是无奈吗!”

  说话之间那女理师已经给华天行的头剪好,拿着镜子给华天行:“照一照吧,我看还是像个女子,哪个女子要是长得像你这么细皮嫩肉的,那可美死了,就是女子也没你长得这么细的皮肤,这么白净,我看你还是变性吧,等你变性了还不得迷死多少小伙子呢,哈哈哈,哈哈哈。”

  杨团长看着华天行此刻的样子忍不住说道:“果然是个男子汉,这才叫真正的男子汉。”

  华天行看着镜子里边的自己,忍不住的说道:“我原来是这个样子啊,这脸也太白了,真是太讨厌了,那怎么弄啊?”

  杨团长看着华天行:“那就回去天天在太阳底下使劲晒,多晒几天就好了,省的人家还以为你是女人呢。”

  那俩个染着黄色头的小伙子正等着时间颜色才能染好,听了华天行和杨团长的话,染着黄头的小子走了过来看着华天行嘴一撇说:“我看你小子就能装什么大尾巴狼,还什么电影演员,我看你什么也不是,你是哪来的,到咱云海市装什么,赶快滚蛋,老子一看你就生气,真以为自己还是什么明星呢,滚蛋,再不走老子削死你,省得你在这里装他妈的灯官老爷?”

  华天行看着这小子烫着立起的头看着自己在骂,华天行和杨团长都愣住了,华天行看着那小子问道:“我惹着你了么?”

  另一个也走了过来看着华天行说道:“我老大叫你滚蛋,你没听见吗,你妈的还装是不是,看来你很有钱,这头都能卖钱,这样吧,我俩的烫头钱你付了吧,这是我老大瞧得起你,听到了吗?”

  边说还一边伸手在华天行的脸上拍了拍看着华天行。华天行扭头看着杨团长用眼睛询问着,杨团长看着华天行再看看那两个黄毛笑着说道:“这事是这小子的事,可不干我的事啊,别找我的麻烦,我什么都不知道,要钱就和他要,我可没钱啊。”

  杨团长说完看着华天行笑了笑,转身走到长条沙上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香烟点燃,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抽起了烟,好像和他没半点关系似的。

  华天行转头看着两个黄毛小子说道:“刚才你说什么来?”

  后来的黄毛看着华天行说道:“想不拿钱也行,刚才你剪下的头就权当给我俩当理费了,这可是便宜你了小子。”

  华天行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长说道:“原来你是看中了我的长,我本来也没想要这东西,我走了还懒得拿着,既然你俩看中了想要,我还就不给了,你刚才还敢骂我,知道骂人的后果么,你俩个东西还真不知道死活,我看这屋里的东西我虽然不知道值多少钱,但是一会得你俩赔了!”

  后来的黄毛横眉立目在屋子里扫了一眼说道:“尼玛个、、、”

  话还没骂完,两个人突然听到“乓乓”两声,二人的鼻子被砸塌了,满脸的鲜血顺着鼻子和嘴流了下来,二人顿时被打倒在地,华天行站在那里看着二人慢慢的爬了起来,华天行看着二人:“夏侯渊欺负我,把我逼到了这个世界,你俩个蠢货也敢欺负我,今天我倒要看看你俩有什么本事能耐,来啊,再来啊,怎么不上了?”

  两个黄毛站了起来,伸手抹了一下嘴上的鲜血,各自握着拳头向华天行走来,其中一个黄毛看着华天行:“你小子挺能耐啊,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我们老大是谁,胆子倒不小,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得罪了我们俩,你就得死,你连云海市都走不出去,知道不知道,哼!”

  华天行看着两个黄毛嘴角翘了起来,冷笑道:“那我倒想问问你的老大是谁,是夏侯渊么,就是夏侯渊那孙子来了我今天也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华天行说完,突然抬起脚向两个黄毛踢去,只听得骨折的声音传了出来,两个人的身体先后飞起,惨叫着摔在了对面的理专用的椅子上,爬不起来,屋内的理和烫的同时尖叫着跑了出去,华天行走了过去看着两个黄毛,伸手一把提起一个黄毛笑道:“是不是很舒服,还要不要我付钱了,我那根长你们还要不要了?你的夏侯渊呢,哪去了,老子打了你这回该说说你的老大是谁了吧,说吧?”

  这两个黄毛做梦也没想到这小子说打就打,一个趴在地上,一个趴在理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