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王局到来(2/2)

加入书签

怎么就这么悲惨呢?”

  王局长笑道:“那是老丈母娘骂女婿,爱的无以复加才会如此,哈哈哈哈、、、”

  高寒使劲瞪了华天行一眼,说道:“你以后能不能正经点,别老是像个花心大罗卜一样,还有点象楚留香似的,到处留情?”

  王局长看着华天行说道:“是啊,是啊,你能不能对待感情专一一点,别老是让人家不放心好不好,算我求你了?”

  华天行看着王局长也跟着起哄,急忙说道:“你给我停,我什么时候像你们说的那样子不堪,我可是五好青年好不好?”

  三人正拌着嘴王局长的电话响了起来,王局长也不背着华天行和高寒,直接接过电话:“谁,这么时候还打电话,这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只听电话里说道:“是我,王局,我把那几个被人打的人听文厅长的都送到了医院里边,我只留下了两个人做了一个笔录我们就都走了,只剩下文厅长和那些人了?”

  王局长笑道:“让他们自己管吧,人家要插手那可是上级领导,我们也管不到不是,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一切听文厅长的?”

  电话里说道:“是,王局,一切都听你的,我撂了。”

  王局长放下电话看着华天行和高寒二人说道:“听到了吧,我可没骗你俩,我可是秉公处理的?”

  华天行笑道:“我可不是你的上级,你这不会是向我汇报吧?”

  王局长笑道:“我要想认真调查,我想顺着你这条线不需要半天时间就会有线索了,可是有个歌词唱得好,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了,走了太阳,来了月亮又是晚上,还有红龙梦里的说词唱得更好,那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现在鸟食还很丰厚,所以你争我夺,不过,有的光明磊落,有的是强取豪夺,你就属于光明磊落那一伙的,所以我是站在你那一边了?”

  华天行看着王局长的暗喻心中非常的惬意,遂说道:“我喜欢你的比喻和想法,做人要看清形势,不要一味的阿谀奉承,只要心中坦荡,是男儿,生得舍己,作千秋雄鬼,死不还家,我没做过什么亏心的事,只要是大义所在,诚不我欺,你看到我身边这三个女子,她们都是顶天立地,虽为女儿身,做的都是,老娘胳臂弯走得马,肚内乘得船的女中豪杰,有一天我为她们身死,也在所不惜,只要她们过得好,我就是立时死掉也绝不后悔!”

  华天行这一番发自内心的语言也着实让高寒和王局长内心佩服,高寒听了华天行的话,不觉的眼圈也红了,高寒虽然是表面很冷,但内心还是女人味十足。

  王局长忽然站了起来,手拿酒杯看着华天行说道:“我知道你今晚上为什么坐在这里喝酒,还有旁证你不在现场,这个证明我也可以给你作证,这一腔热血今天就卖给识货的,多识多卖,少识少卖,不识不卖,信得过我,我就加入你们,不信算了,今天这番话权当我们是戏言?”

  华天行看着王局长认真地说道:“为了维持正义,你这个王局我认了,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来,我们喝一杯吧?”

  王局长非常认真,一脸严肃说道:“干杯!”

  三人对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王局长看着华天行说道:“你虽然还没明确答应我,我会经得起考验的,我不能老在这里,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是和你同流合污呢,哈哈哈哈,告辞,后会有期!”

  王局长站起看了两人一眼转身走出了酒店,消失在暗夜之中。

  屋内剩下了华天行和高寒二人,高寒看着华天行面无表情的说道:“又一个正人君子被你拉下水了,你的魅力当真不小?”

  华天行看着高寒说道:“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王局长也是个性情中人,他老谋神算,不但在暗示我他什么都知道,可是没有证据,又暗示我要加入我们的集团,他不过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后路,还真是狡兔三窟啊!”

  高寒看着华天行笑道:“你可也没明白的承认你是谁,你更没表示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得到这个集团公司所用的手段,你连半个字都没露出来,你不会也杀过人了吧?”

  华天行笑道:“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没杀过一个好人,这点我还是可以保证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