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权力(1/2)

加入书签

  四人见季方雨被吓得晕了过去,四人相视一笑,走了出去,出了门车三子笑道:“这小子吓得晕了过去,一会在拿钉子,继续吓唬他,叫他长点记性?”

  过了一会,四人又走了回来,只见吴波手拿一个工具箱子,看了看季方雨,随手拿起一杯冷茶水向着季方雨的脸上泼去,只片刻功夫季方雨悠悠醒了过来,看着四人两眼无神,这时只见吴波打开箱子,从里边拿出了锤子,大钉子,还有一把冷嗖嗖的尖刀哗啦一声放在了桌子上,转身看着季方雨说道:“为了怕你疼,先给你打一针,让你死不了,还不会晕过去,还能看着给你活扒皮,这对你是不是很照顾吧?”

  季方雨惊恐的说道:“我说,我说我和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们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钱,还是什么你们尽管说,只要我能能办到的我一定办,你们这是不是有点他残忍了吧?”

  车三子看着季方雨说道:“你能做什么,你会做什么?”

  “我给华神医把名誉挽救回来,你们千万别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吧?”季方雨惊恐的看着车三子说。

  车三子看着季方雨冷冷的说:“像你这样不负责任的人活着其实也没什么意识,你就一个小女儿今年是十五岁,还在云海上中学,叫做季飞云,我们会帮你拉扯长大的,你就放心的去吧!”

  这时只见两个年轻人抬进一张长条案子放在屋地中央,案子上放着一个黑色的盆子,各自光着上身,身上系着皮围裙,脚下穿着水靴子,站在门两侧,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季方雨一看这架势,分明是两个屠夫,直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口中说道:“大哥,大哥,你放了我,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你不伤害我,叫我做什么都可以,放了我吧?”

  车三子看着季方雨说道:“其实放了你也可以,你本来不致死,可是你出的事可真的很气人,华神医也没惹到你,你怎么像有深仇大恨似的?”

  “那都是下边人办的,你只要放了我,回去我就能把华神医的名誉在登报纸挽救回来,你放心,我誓?”

  车三子看着季方雨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我就相信你一回,至于回去怎么做那就是你的事了,假如你还想继续这么做,也随你,我能抓你一次,就能抓你第二次,把工具撤了,到驷马香车给季大编辑摆酒压惊?”

  季方雨此刻方自觉得捡回了一条命,瘫坐在地上长长出了一口气:“不用了,谢谢老板,我自己回家,老婆孩子还在家等我吃饭呢,谢谢,谢了、、、”

  此刻袁兴武和印边城走过去亲自搀起季方雨,笑道:“走吧,给你压压惊,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吓唬吓唬你罢了,别害怕、、、”

  季方雨此刻心中想着:“尼玛的,还有这么吓唬人的吗,吓唬,有动真格吓唬的吗,鬼才信你们的,老子可不会相信你们这是吓唬人,尼玛的!”

  季方雨被连拉带拽带到了驷马香车大酒店喝酒压进去了,在席间,车三子自然是连哄带吓,那是软硬兼施,把个季方雨弄的是服服帖帖方才了事。

  第二天季方雨亲自撰写文章,为华天行辟谣,每天亲自去排版,生怕有对华天行不利的文字出现,自己可不想被人活扒皮制革做人皮裤子,觉得太危险,此是后话。

  第二天早上梦芙蓉又拿出了一张报纸看着华天行笑道:“天行哥,你真是好手段啊,我可真是佩服你天行哥,你看?”

  华天行接过报纸向上边看去,只见头版头条写着华神医被诬陷的内幕,华天行笑道:“这车三子办的不错,我没有看错人。”

  华天行也不看内容笑道:“高博士,你有什么看法?”

  高寒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笑道:“这回你可是真正的黑社会了?”

  华天行笑道:“看没看见这报上写着什么,这是辟谣的,也是我华天行真正做人的标准,怎么就是黑社会了,还真能抬举我啊?”

  高寒冷笑道:“你把报社都控制起来了,还不是黑社会是什么,你让他们写什么他们就登载什么,还不是黑社会是什么,难道还是普渡慈航吗?”

  华天行伸手摸了摸后脑勺之笑道:“这怎么都不对了,哎,这可是我听了你的建议才这么做的,芙蓉可以给我作证,还有我们屋内几个小丫头可都听见了,别打赖?”

  高寒冷笑道:“哼!临死还逐个垫背的,我才不在乎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