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逼供(1/2)

加入书签

  华天行走过去在梁院长的胸前只扎了两根针,却不像昨天光前胸就扎了十一根针,亲自在两根针上弹两下了几下,隔一会在弹两下,然后在针上又转了几圈,才缓缓的拔出,然后说道:“扶他坐起来?”

  两个男医生把梁院长扶起来,然后华天行又站在两米之地拿出九阳木针,右手中拇指捏住,食指一弹,那根针夹着轻微的风声“嗤”的一声扎在了后背上,这次是每隔一分钟扎一针,远远看去那针在梁院长的后背上还在轻微的颤抖着,这次却变成了九根,黄桂石看着却说道:“师傅,这次为啥是九根呢,为什么不是华佗十三针了?”

  华天行笑道:“这叫做九宫八卦针法,昨天是救命,今天是治病了,所以就不一样了。你没见昨天插得深,今天只扎了一寸半,不信你一会量一量?”

  黄桂石看着梁院长后背的针点了点头:“我说呢!”

  华天行却不知道还有人听了华天行的话在认真的做着记录,这时候突然有几个年轻的男女拿着照相机,对着华天行和梁院长在“咔嚓咔嚓”的照着像,一个女子看着华天行笑道:“华神医,我是云海日报记者,听说你再给人民医院的梁院长治疗皮肤癌症,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知道你对这病有几层把握,有治愈的希望么?”

  华天行笑道:“只有三层把握,不过这梁院长半年以后一定会回到人民医院继续做他的院长。”

  一个男青年记者说道:“我是云海晚报的记者,那不就是百分之百了吗?”

  华天行笑道:“我可没这么说,我说的是不出意外,他一定会重新回到他的工作岗位上,我可不是神仙,他得的是癌症晚期,现在还是在过鬼门关呢,好了,我得工作了,对不起啊。”

  另一个女子急忙问道:“这叫什么治疗方法,怎么还用大缸呢?”

  华天行转过身去,随口说道:“这叫土法,也就是最土的方法了,高寒,你和芙蓉把针快速拔下来,绝对不要迟缓,可不能伤了梁院长啊。”

  华天行看着二人去拔针,自己低头写下了两幅药方,递给了吴晓娟:“小娟,取代梁夫人抓药,熬了给梁院长喝一幅,晚上换这一幅,千万别重样了,切记切记!”

  瞬间高寒和梦芙蓉两人拔下了针,华天行说道:“扶梁院长回房休息,今天治疗结束了,明天继续。这时候围观的医生都散了,华天行回到了办公室拿出电话:“王局长么,有消息么?”

  王局长说道:“那个蟹子已经抓回来了,正在审问,还没有结果,这小子硬说不知道是谁指使的,只说他得到了十万块钱,把赵紫月交给了那人,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华天行想了一下,换上便装飞跑了出去,连后边高寒和梦芙蓉喊他也没理,开着车子就走,梦芙蓉看着高寒说道:“追,开我妈的车,看他能跑哪去,还真反了他了?”

  高寒和梦芙蓉连忙去车库看着谷院长的司机正在擦车,梦芙蓉说道:“郎师傅,快开车,我妈让我去办点事来不及了,快点?”

  郎师傅一看这可是古院长的千金,哪里还敢怠慢,等二人坐上了车急忙向门口开去,边开边问:“到哪去?”

  梦芙蓉一时愣住了,他也不知道华天行往哪儿去了,于是看着高寒:“往哪去?”高寒想了一下:“公安局,肯定在那里。”

  梦芙蓉想了一下:“是公安局,快点?”

  王局长早已算明白了,华天行前脚放下电话,后脚肯定是急不可耐的赶来,所以王局长早已站在了警局门前在等候了,王局长心里可非常的明白,这个华神医可不是简单的主,更不是省油的灯,那可是手眼通着天呢,上次一跺脚市长都被嘚瑟倒台了,那云海可整个是波涛汹涌,彻底被洗了一次牌,自己这个小小的局长还不是反掌之间的事么,所以自己可得好好伺候着,不过这华神医可是个性中的人,他不但不仗势欺人还很讲义气。

  王局长正在寻思着这华天行的车子早已是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一个急刹车,车子尖叫着停在了王局长的脚下,王局长看着这个超豪华的大红旗也是心惊上下打量着“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开的起的!”正寻思着华天行已经下了车来到了王局长面前说道:“王局,够意思,这事办得很快啊,先谢谢了!”

  王局笑道:“看来还是真动心了,给神医办事要是不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