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李少的报复(1/2)

加入书签

  几个女子惊叫着撒腿就跑,杨团长看着几个瞬间没影的女子再看了看华天行,二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二人笑够,杨团长看着华天行微笑着说:“还是说说你吧?”

  “说我什么?”华天行看着杨团长问。

  杨团长一愣:“那就说说你的来历,姓什么,叫什么,家在什么地方住,还有啊,你的头为什么留这么长而不去理一理?”

  华天行看这着杨团长想了一下,不自从哪里说起,自己的头本来就是这么长的,用他们的话说我是从三国时代来到这里,又有谁会信呢,是不是有点惊世骇俗了,华天行想了一下看这杨团长:“怎么说呢,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说,说实话,这两天我也打听其他人问了,所有的人都晃着脑袋说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有的说那是三国时代,离现在都有两千年了,所以我就说不清楚了,我可不是在和你胡说,再说今晚上你还救了我,从你救了我,我也应该对你说实话!”华天行接着说:“我记得我家住在沛国谯县小华庄,我家是族长,我爷爷叫华佗。”

  杨团长急忙打断华天行的话:“慢着慢着,什么,你爷爷叫华佗,那不是三国时候的神医华佗么,他怎么成了你爷爷,你不是在和我编故事吧,那离现在没两千年也有一千八百年了,没想到我救了你你还和我没一句真话,你小子我真该把你在送到监狱去哼!”

  华天行看着杨团长两眼不怒自威的严肃表不觉得有些害怕,看着杨团长也有些生气,他居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两眼看着杨团长说道:“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要想听实话那就听我讲完在插嘴好不好,我可没有和你编故事,我也没有编故事的天才,不想听就算了,要不你再把我送回去,别说那个什么鬼监狱,还有那个什么手铐子,那点点东西他还没办法关住我,我自是想看看那里到底是干什么的,你要是不信就算了,我还懒得去说呢,哼!”

  杨团长看着华天行的两眼不像是在说谎,暗中想“这小子难道是穿越过来的,不可能啊。”遂看着华天行:“你接着说,我只是觉得奇怪,难道你是穿越过来的,那些都是小说里边胡编乱造的,难不成我今天还真有幸遇到一个不成,你接着说?”

  华天行把再赵紫月家里说的话说了一遍,杨团长两眼看着华天行直,上下打量华天行接着问道:“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华天行看着杨团长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华天行接着说道:“前天晚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醒了过来,只觉得有一股热气喷在我脸上,我只觉得是一股腥臭味道传了过来,我一睁开眼睛只见一张大嘴正向我咬来,吓得我大叫一声一个翻身坐起,那个动物好像也吓了一大跳,转身就跑,就这样我就醒了过来,我四处看了看是一片山野树林子,我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想着我爷爷我就大喊,可是四周空空旷旷没人理我,我低头看看这把爷爷留给我的一口长剑,还有一个很糟烂的小箱子提着顺着山路走了半夜就来到了这里,这里究竟是哪里我也不知道,直到前天晚上当我走到一家酒家肚子很饿,就在那家往里边看,有个小子招呼我我就进去了,后来见他们非礼一个年轻女子,我就把他们打了一顿救出了那女子,护送那女子到了她家,才知道那女子叫赵紫月。她家也是问我是哪里的人,怎么回事我就如实的讲了,他们也是像你一样,好像我在讲故事,半信半疑还没讲完就来了你说的警察,在就遇到了你,你都看见了,到如今我也好像是在做梦,来到了这个世界,不知道是天堂还是地狱,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么?”

  杨团长看着华天行的两眼,并不是在作伪,点了点头说道:“这些话你只能对我一个人说,千万不要对别人再说了,假如你说了有点惊世骇俗不说,还不知道引来什么后果,什么科学家都要把你弄去研究你,那就麻烦了,你整天不得安宁,他们还研究不出什么结果,你信我的就别再说了,除了那个什么赵紫月知道的一知半解,你可以告诉他们你是在说故事,相信我的话就到此为止?”

  华天行看着杨团长点了点头:“我信你,不过你告诉我你是在做什么的,他们说你是团长,什么是团长?”

  杨团长看着华天行:“团长就是你们那时候当兵的小头头,你们那时候的编制我不知道,现在的兵制是一个班十个左右的人,一个排三十左右,一个连一百到一百二十人,一个营是四百到四百五十人,一个团是一千二百到一千七百人,在上边就是旅。师,军的编制人就更多了,那你以后怎么打算?”

  华天行看这杨团长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子,我啥都不会啊,也不知道怎么生存,这个世界和我们的世界一点也不一样!”

  “要不这样吧,你和我走,到我们部队去当兵,等你熟悉这个世界,退伍以后你就会和这个世界融合到一起了,那时候你在生存就没什么障碍了?”杨团长看着华天行。

  华天行看着杨团长双手一抱:“那就麻烦杨团长了,大恩不谢,不知道小人能不能胜任,也不知道人家能不能要我?”

  杨团长看着华天行:“我这次就是来招兵的,不过你和我走那可是特种兵,不是一般的兵,训练时候非常艰苦,也是执行特种任务的兵种?”

  “这条恩人可以放心,我在家时候很小就练武,那是鸡鸣起舞,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剩余时间就是和爷爷悬壶济世,攻读药石之理,受苦我没关系,只要我能知道这个世界生存之道,相信我就会活下去,大恩不谢!”华天行双膝跪地对着杨团长磕下头去:“恩人在上,请受小人一拜。”

  杨团长看着华天行,急忙扶起:“哎呀,快不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