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失忆之手机(1/2)

加入书签

  回到西安李涛就急匆匆的走了,问他他也不说。小马和疯子到不急,把我和刘老五笑子达安排到酒店,一人一间,也走了。

  睡了一觉,香啊。刘老五把我和笑子达叫起来吃了点东西,又睡了。

  八月二ri。

  我们三个在屋里聊天,主要是听刘老五说。我让血禅兽呆在床上。

  小马和疯子,李涛来了。我们把酒菜叫到我的房间里,刘老五和笑子达把他们房间里的凳子拿了过来,我们六个人坐着,都互相看了看,李涛先开口道:“今天什么都别说,为了老二,我喝一瓶就不喝了”。

  刘老五说道:“李爷,你不能喝酒大家都知道。我不劝你,我只想敬你,刀疤有你们这样的兄弟,我高兴。来,今天我们都是三杯对你一杯,你也不要说什么,先干”。

  说完连喝三杯,李涛喝了一杯。

  我走到李涛跟前,拿出葫芦倒了一杯酒说:“你先喝杯这个酒,虽然有点不好闻,可是对你没坏出。来,我九你三”。

  说完我直接拿瓶灌了一瓶。李涛看着我想要说什么。

  小马说道:“四哥,二哥一个人喝过八瓶,一点事都没有,今天咱们陪他喝个够”。

  李涛喝了三杯,喝完说了一句话:“老二,你心里苦啊”。

  我说道:“现在不苦了,明天我们找司令算账去”。

  笑子达说道:“李大哥,葫芦是我们祖先用特殊工艺和药材种出来,然后浸泡三年,功能大到解毒治病,小到强身健体,来,我敬你”。三杯下肚。

  我听了笑子达说的,再次走到李涛跟前,拿出葫芦说:“葫芦你拿着,一天喝个一杯,喝多了就会睡觉”。

  我看李涛的眼神有些不会要葫芦的意思就说:“拿着,等你什么时候能喝酒了在给我”。我使劲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点了点头。

  小马站起来说:“二哥,四哥,我什么也不说,干”。三杯。

  疯子站起来说:“二哥四哥,我不会说话,可是我会喝酒,干”。三杯。

  然后都敬了我一杯。我喝到四瓶的时候,刘老五说道:“疯子兄弟,我们五个少了三天时间,你快活了三天。你是不是该陪我们每人喝一杯啊”。

  我们大笑,疯子喝了五杯。

  我喝到八瓶时感觉头晕,舌头也有些不利索。上了两次一号。除了李涛,都差不多了。刘刘老五喊着去唱歌,我背好包,血禅兽窜到我肩膀上。出门挡了两辆车,疯子抢着带我们去了一家很大的酒店,整个三楼都是唱歌的房间,不过没几个有人。

  什么唱歌啊,吼,一个比一个吼的厉害。吼也能感动人。我吼的流泪。刘老五吼的流泪。李涛也是。小马也是。疯子吼的我们大笑。笑子达只是跟着笑。血禅兽捂着耳朵。

  刘老五喊道:“痛快,谁出去叫几个陪酒的”。

  疯子喊道:“五哥,我去给你叫,我在对面在给你开一间,你自己呆里面,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哄堂大笑。

  下午五点。我也是喝多了,提议立刻去找司令。不过都不赞成。最后小马说我们可以去司令开的洗浴中心去泡泡。

  如此这般。洗浴中心很大。进去后我就说道:“小马,这不就澡堂子吗”?

  小马说:“本来就是澡堂子”。

  我抢着付了钱,刘老五和笑子达就进去了。小马和李涛也进去了,疯子陪着我。付完钱后我和疯子往里走,过来两个比我高的人挡住我,说动物不能进去。我看着肩膀上的血禅兽,心想干脆我不进去了,坐这等他们。就和疯子说我头晕,让疯子进去。

  疯子进去后我过去找她们退了一个人的钱,然后坐在大厅里抽烟。

  酒是真喝多了,脸都有些麻木。我拿出手机,打开后,拿出本开始记录。记录完把本放好,手机关机拿在手里,回想着那些甜蜜的ri子……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人大声说道:“让一下”。

  我回过神来看见七八个人,应该也是喝酒了。我是坐在沙发中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