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失忆之万鬼哭坟幻化下(1/2)

加入书签

  我深深的呼吸着,想着哪里不对。binhuo

  对了,四周怎么这么清晰啊,光从哪里来的。

  我把头上的灯关了,四周还是亮的,却没有光源。这下我倒不慌了。因为这说明我真的是思想活动着,身体禁锢着。既然思想活动,就能想到方法。

  迷幻局!迷幻局!在自己最美的幻化中死去。我心中最美的是什么?我没有记忆?和她在一起?当想到她时我会心疼。

  迷幻?是不是控制人的思想?对了,坐禅冥思,天训说过,坐禅冥思能控制自己的梦境,甚至百鬼为我所用。

  当我坐下后,闭上眼睛,深深的调整着呼吸。同时告诉自己所有看到的都是虚幻。

  突然感觉耳朵凉凉的,痒痒的。我伸手了,睁开眼看了看,什么也没有。可是那种凉痒一直都在。

  我问自己:“怎么办?怎么办”?

  有了,天训说过什么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如果我在加上一条感之不觉,对,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我都当他没有。

  想到这里,我深呼吸了几次,然后腹部急速收缩,同时呼吸也跟着急速呼,吸。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只是感觉很清醒,五脏六腑有点热。我还是急速收缩腹部和呼吸着,五脏六腑由热变成烫。慢慢的,我清楚的知道这是麒麟火毒发作的前兆,可是麒麟火毒刚发作有十二天啊,前几次都是三十六天左右才发作的啊。同时我也想到,既然能在最美的幻化中死去,是不是也能在最痛苦的幻化中死去。也不对,麒麟火毒发作时我是受不了,可是在麒麟火毒发作时,我要是想到她心里还会有一种甜蜜的感觉。心里告诉自己,不对,不对,在仔细想想,从头仔细想想。

  我心中一动,左手拇指隔着手套掐在中指上,却什么反应也没有。这时又响起刚才的声音:“笑家人,不要枉费心机了。你想什么我都知道,只不过你想的一些东西我不懂,才不能引导你的思想。你所做的随然很真实,其实身体一点也没动。虽然你是笑家神算一脉,在我这万鬼哭坟迷幻局里,都一样。虽然你的思想还能由你控制,也不过是早死晚死而已”。

  麒麟火毒已经开始发作了,我有些受不了。身体不能动怎么办?身体不能动怎么办?

  五脏六腑如火烧一般,我嘶吼着倒在地上,咬牙在地上翻滚着。忽然撞到什么,我睁开眼一看,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心中一动,难道我醒了。

  我慢慢站起来喊了一声:“五哥,小马,你们在哪”?

  没有人回答我,不过我能听到自己的回声。

  心中又一动,我说道:“禅兽,到我手里来”。然后我感觉手上一重。

  我了血禅兽的头说:“我醒着还是在幻化中”。

  血禅兽的声音传来:“老大,你醒了,我舔你耳朵舔的我舌头都没感觉了”。

  我想了想,怪不得感觉耳朵凉凉的,痒痒的。

  我问血禅兽道:“其他人呢”?

  血禅兽道:“都在,有的站着,有的躺着,有的坐着。都一动不动”。

  我道:“这局你能破吗”?

  血禅兽道:“我就会杀”。

  我想了想说:“怎么灯都不亮了”?

  血禅兽道:“都快三天了,灯他就自己不亮了”。

  我又说道:“你去把五哥包里的汽灯拿来”。

  我点着汽灯,顺便点了支烟,然后把汽灯调到最大,周围都清楚的在我眼中了。感觉在哪见过。

  一个很大的石室,四周石壁上都是格子,格子里有骷髅头,没有能出去的地方。我身后是一个快三米高的大条石头,身边是一个石头桌子,桌子上有四个骷髅头。距离我有五米左右,李涛站着,面带笑容。刘老五和笑子达坐着,也是面带笑容。小马和疯子躺着,还是面带笑容。我抽了口烟想要扔掉,看到桌子后我一惊,我刚才麒麟火毒发作,应该是撞到这个桌子上了。可是现在怎么没有麒麟火毒发作的迹象?难道眼前这些都是我幻化出来的。

  想到这我直冒冷汗。看了看肩膀上的血禅兽说:“兄弟,你确定我醒了,不是幻化出的这些”?

  血禅兽回答道:“老大,你真醒了”。

  我想了想,看着桌子上骷髅头,拔出血剑把四个骷髅头坎成两半,然后血剑回鞘。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