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失忆之醉翁之意(1/2)

加入书签

  我拿出烟,赌酒的哥们赶紧给我点上。感觉全身热呼呼的。肚子也感觉不到涨。我抽了三支烟,时间到了。掌声雷动。赌酒的哥们结了酒钱。

  二十万到手,对方赌酒的哥们扶着高个要走,我大吼一声说等等,说完我端起酒又喝了起来,酒干。我去端第二碗,这时长头发女孩用手按住碗说:“你已经赢了,在喝你就没命了”。

  我看着她说:“早死晚死,不过一死罢了”。

  说完我拿开她的手,喝完剩下的酒。大喊一声:“痛快,痛快”。

  这时那四十多的男人走到我跟前说:“大哥,我送你去医院”。

  我说:“不用”。然后点上一支烟,把我的钱装进我的包里,赌酒的哥们给我的五万放到对方赌酒的十五万的上面。然后和老板要了个塑料袋,把钱装进去。

  我说道:“大……哥”。

  西瓜,感觉有点感觉了。

  “大哥,你……太惨了,太惨了。呵呵。不过没我惨,没有我惨”。

  我给他点上一支烟,然后把他的手拿起来说:“真的,你还有个儿子。我……比你惨。我什么都没有”。

  然后我拿起塑料袋,挂到他手掌上说:“这是二十万,我借给你的,对面就是银行,去存了陪我喝酒。你要是爷们就去存了钱陪我喝酒”。

  那男人满脸泪水,转身走出饭店的门。

  我看到他的背影,好像擦了一下眼泪。

  人,都看着我。窃窃私语。这人醉了。这人疯了。

  我大声说到:“等那哥们从银行里出来,还在这的人每人给五百块”。

  说完我又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叫来老板,把钱给他,让他数人,发钱。剩下的归他。人都没动。

  四十分钟,那男人回来了。进门就走到我跟前喊道:“老板,拿两瓶酒,在拿俩杯子”。

  酒来,杯满。我说:“等等,你胃出血,不能喝酒”。

  哥们惊讶的说:“你怎么知道”。

  我从包里拿出我的布给他说:“大声念上面的字”。

  那人说:“我先喝了这杯酒”。

  酒干。

  哥们说:“看的出来你心里有事”。

  我拿起杯子刚要喝,哥们按住我的手说:“你不能在喝了”。

  我说:“没事,我没事”。

  哥们自己把杯子倒满说:“你喝,我陪”。

  我说:“你胃出血,不能喝,我不喝了”。

  哥们拿起布大声念到:“笑家天机指神算,神算……”。

  我打断他说:“好了,就这么多。老板,发钱”。

  十五个人。剩两千五。老板死活不要,我装了起来。

  人都走了。只剩那俩女孩。她们把钱放到我面前,短头发的女孩说:“你疯了,钱你还是自己收着吧”。

  说完就走了。我收好钱,起来要走,男人在门口抓住我的手说:“我叫常德胜,这个恩我一定要报。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因为我说的比你惨,就是我失忆了”。

  常德胜沉默了一下说:“你是比我惨”。

  说完转身就走了。我看到他举手擦掉眼泪。

  我走在回天桥的路上,心里想:我这么闹,明天满成都的人都会知道,有一个疯子或者神经病喝了十二瓶酒没事。还给了一个陌生人二十万。给了当时所有在饭店的人每人五百。还有最重要的:那个疯子有块布,写着什么笑家天机指神算。

  回到天桥下。和那俩老头客气一下,然后我坐禅冥想。竟然又进入空明。

  第二天,同一地点,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