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铁哥们(1/2)

加入书签

  1968年,我出生了。binhuo我们村三面环水,父母没有文化。我有个哥哥,我是家里的老二,父母给我起名:王笑二。

  从小都是,只要我犯了错,都得自己趴在板凳上被打屁股。竹竿子抽下来就一个字:疼。大点后我会磨蹭磨蹭,换来的是更多的竹竿子。慢慢也就习惯了。

  家里穷啊,十五岁才上三年级。十五岁就毕业了,二年级毕业,三年级上了两个月。

  我有三个一起长大的兄弟,都是同一年出生的,我最大。基本上我们要在一起,什么事不靠谱我们就会做什么。打架是经常的事。偷狗是天天干。

  秦志,他老子当过兵,他穿一身祖传的军装,所以我们把他叫司令,有时候也叫秦老九。因为他家里兄弟姐妹十几个,他是第九个。

  司令秦志胆大的吓人,没人敢去的地方他敢去,没人敢做的事他敢做。没事晚上或早上天没亮的时候躲在坟地里吓人。说话能把人撅倒。

  记忆最深刻的是一次他和人打架,一个对十几个。那帮人是抱头鼠窜,他拿把大马刀在后面追。那刀是我磨的。

  司令秦志把刀放在裤腿里,他回家时只穿了半条裤子,一条裤腿从腰开始都开了,抽刀的时候割开的。

  李涛,我们叫他死人。这家伙打架从不还手,还手就下死手。骂他他也从不还嘴,不过也没人打他骂他。

  有一次我们村一个小流氓打了他几拳,他吭都没吭一声。晚上开着他家的破三轮车把小流氓家的一亩白菜给平了。小流氓找到他家,他拿了把铁锹在小流氓背上拍了一下,小流氓跑,他追了快五公里。那三轮车是我给他帮忙推着的。

  死人李涛的父母在他十岁那年都没了。他跟他二叔过了两年,然后他二叔失踪了,他孤家寡人一个,所以他家是我们四个的俱乐部。我们经常在他家聚会,每次都会给他带几个馒头什么的。

  萧七,我们叫他师爷。家里有钱,是比我家有钱。书读的比我多点,高中,没考上大学。我们都不愿去他家,因为他老子让人渗的慌。

  有一次没事我和师爷萧七出去玩,看到一片西瓜地,我说去摘几个。师爷萧七不让我去,他说刚才我们碰到老头认识我们,西瓜是他家的,人家不用想都知道是我们偷的。也就是倒霉,有人偷了西瓜,种西瓜的老头硬说是我偷的。他找到我爸妈,我回家挨顿揍。因为我不承认我偷西瓜,事实我本就没偷啊。

  为了这,我趴在板凳上,被我老子用竹竿抽。我老子抽我一下说一声:“让你偷西瓜”。我挨一竹竿喊一声:“我没偷西瓜”。我老子抽一下说一声:“让你偷西瓜”。我喊一声:“我没偷西瓜”……就这样,白挨了二三十下。要不是我妈抢走竹竿,真不知道是什么结果。

  晚上我们四个在死人家吃西瓜。我是狠吃……西瓜是司令秦志和死人李涛偷的。

  我气不过,晚上和司令秦志跑到西瓜地里全给用竹子扎了一遍。到了冬天,半夜给种西瓜的老头的炕洞里塞满了麦杆,老头的火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