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橙武出(1/2)

加入书签

  公元755年12月16日爆安史之乱

  安史之乱是由安禄山和史思明向整个唐朝起的一场大规模有组织有计划的全面战争,其时间跨度足足历经七年零两个月,由于其主要的起人是安禄山和史思明,故而又称为安史之乱。由此可见,策划在说安史之乱的时候肯定是忽视了史思明……反正我只看到大明宫里面有安禄山,没看到有史思明……对于史思明而,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当然这并不是说史思明不厉害,顶多说安史之乱的策划可能不知道史思明是谁……

  大明宫已经有那么多变态了,不多史思明一个,

  在安史之乱爆之后,整个江湖俨然都呈现出一片混乱的况,常道,“宁为太平犬,不为乱离人,其他书友正在看:。”自盛唐许多年来久未经历战争一旦爆,其积蓄的负能量是常人所永远无法想象的!安禄山和史思明所带领的狼牙军一路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与此相对的则是节节败退的唐朝军队,更有流寇逃兵滋生,更让整个大唐都处在一种风雨飘摇的境况之内。长安一破,圣驾西去,更是让整个大唐都弥漫着一种濒临崩溃的绝望。

  眼看着如今民不聊生之景,但凡江湖之中的有识之士尽皆出手相助,试图力挽狂澜!然则,亦有不少有识之士对中原隐元会的秘鉴更是深信不疑,其中已经提到了安禄山早有反意,然则因为秘鉴之内的故事实在太为离奇,不少江湖人士和朝堂人士都一笑置之,如今安禄山已经彻底撕破了脸,其野心昭然若揭,大家立刻就对隐元会的秘鉴推心置腹。原来这里面说的都是真的啊,建宁王和李府主的故事是真的,王遗风和谢渊的故事也是真的,安禄山和令狐伤的故事更是真的!尼玛……大家突然间觉得,比起安禄山有反意这件事,其他的好像更带感啊!围观群众纷纷表示,建宁王和李府主这两个死对头的床戏好带感,王遗风和谢渊相爱相杀好带感,令狐伤单恋安禄山太带感!

  我捧着别人神神秘秘给我的江湖秘鉴,顿时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庄花,这个事我是可以解释的。”我对着庄花非常虔诚的开口,“你看,其实这里面的故事我完全不知道,什么卫栖梧但求一睡叶英之类的,完全不知道!”

  叶英庄主微微一笑,“是么?那么所谓的浴凰是什么呢?”

  “……啊哈哈哈,庄主还记得当年的乌蒙贵么?说好的毒经武器呢?qaq”我泪流满面的对叶英庄主哭诉道,“我小铁早就赞齐了,但是就是不给我做毒经武器,你这样可以吗?庄主大人,我在这里待了十年了!十年了!”就等着做好了武器打你呢,你好意思么你?不对……八十级应该是打器魂才对,我又不打你!

  伤心欲绝!肝肠寸断,想起我的浴凰我的心都在滴血。

  叶英庄主继续对我微笑,“我一直以为陈姑娘需要的织炎断尘呢。”

  你真把我当个小黄鸡啊!还特么打算做的是重剑,我都要不能呼吸了!庄主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不开云栖松啊!?信不信我抡个大风车给你看!

  “……不,我觉得我需要还是五毒的武器,真的!”我闪着星星眼看向面前的庄花,奈何庄花继续神秘的微笑,“是么?”

  “是的!”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庄花倒也不在一直纠结于这个问题,他非常平静的道,“如今乱世弥生,给你浴凰也并非不可以,然则……”

  “大唐已经是处于风雨飘零之中,陈瑞迪你……”

  我瞪大了眼睛,“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叶英庄主意味深长的道,“就是需要你用手中之剑去惩奸除恶,维护大唐赫赫声威,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还是你真的希望用织炎断尘?”

  “请务必给我浴凰!”我闪烁着渴望的眼神看向那边的叶英庄主,“我觉得……我的腰不大好,实在是转不动这个风来吴山啊!”

  庄主微微一笑道,“那你觉得我的腰呢?”

  非要我说实话吗?实际年龄是我爷爷的人,你不要逼我出大招!我死死的盯着叶英庄主半天,最后才为了浴凰委屈地道,“像庄花这样可以用眼神和嘴巴杀死敌人的人,是不需要风来吴山这么高级的技能的,像那种在神行点没事闲的干蹲等奶妈过图,然后风车的藏剑是多么的丧心病狂啊,似风来吴山这般考验腰力的技能,庄主还是少用为妙。”

  “……眼神”庄花是多么的善于现关键的人啊,他淡淡的笑了笑,“算了,便让你逞这点口舌之利吧。”

  “等下,你与我一起去打浴凰的器魂,能不能过就看你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我咳嗽了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庄主,我们打个商量好么?等下你去打,我奶你,你看行不?”

  叶英庄主眉头都不带皱的,“不可。”

  于是我立刻挺胸抬头拿出当年玩家打boss的打法来,“那好吧,等下我出门悬赏1000j一个人,组24个藏剑陪我一起打器魂,我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叶英庄主:“……还是我打吧。”

  “这样多不好qaq”虽然我是一个专业的毒奶,但是我好歹也是指挥过烛龙殿和皇宫的团长,还他么是开荒版本的!这样犀利威武霸气的团长哪里找去?那些有着五毛麦就敢组团的团长哪里比的上人家的威武霸气,你看我一路上骂的多少boss羞愤难耐,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远了不说……就说说那个比我爆了菊花的萧沙,这十年难道不是销声匿迹躲在那个角落里舔伤口呢。

  恩恩,我郑重的点了点头。“不过是打个器魂罢了,又没有什么技能机制,庄主不要害怕,有我陈瑞迪出马,定要他有来无回。”

  叶英庄主不紧不慢的道,“我担心的是,一个区区的器魂我庄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