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云涌起(1/2)

加入书签

  十年后

  “这是江湖上的一个传说……”年长的老人用一种回忆当年的姿态缓缓说道,“隐元会掌管着江湖上所有的秘密,而传说中没有隐元会不知道的秘密,,这样的秘密足以撼动整个江湖,而我……”老人激动地抚摸着手上的书卷,“即将掌握这江湖上最为隐晦的秘密。”

  “这,就是江湖上最为可怕的传说,”老人激动无比的翻开了书,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李倓狠狠地掰开李承恩的大腿,只听嘎嘣两声脆响,然后他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壮-硕的胸肌,上面白白嫩嫩连根毛也没有,然而那优美紧实的曲线却足以让人凝神许久。”

  “建宁王看到李承恩直的双眼,随即邪魅一笑,‘我的大将军,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年长的老人:“……”

  这特么就是江湖上最为隐秘的传闻么?

  西域

  令狐伤眯起眼来,细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份江湖上最为隐蔽的报,那本书看起来极为单薄,似乎不像是足以撼动整个江湖的秘鉴,然而对于他们却知道,为了这样的报究竟付出过怎样的代价。

  安禄山单手撑起下巴斜靠在躺椅上,健壮的胡人刚毅的面容上流露出一丝渴望,“我听说……足以撼动整个江湖的秘密,就记载在这本书中。”

  令狐伤淡淡的笑了笑,对于这位西域的剑神而,除了自己的义兄和苏曼莎而,很少有人和事可以引起他的注意。然而这本来自于大唐最神秘的地方的秘鉴,却也让这位西域的剑神颇有些好奇。

  修长的双手轻轻的拿起手里的书卷,随即慢慢地吟咏出声,“令狐伤身为西域剑神,长得丰神如玉,英武不凡,俊美的面容上是一片的冷凝,他双眸带,又是痛又是爱的对面前的冷冷一笑,却反而刺激了面前的男子。安禄山脸上一片痛苦,他痛不欲生的道。‘你为什么要对苏曼莎出手!为什么?你我本是兄弟!若是你当年说爱上了苏曼莎,我必定会让给你的!你为何要这么做!?你告诉我啊!’”

  “令狐伤神态清冷,仿佛已经看透了事事,他淡淡的道,‘因为我爱的是你。’”

  “他斩钉截铁的对着安禄山说道,‘从很久以前我一直想告诉你,从我第一次见到你起,我就爱上了你!为了你我愿陪你反抗大唐,为了你我忍痛看你和苏曼莎在我面前恩爱,为了你……我做尽了许多许多,其他书友正在看:!’”

  安禄山:“……”

  令狐伤:“……”

  许久许久,安禄山才一脸震撼的看向令狐伤,“真的假的?”

  令狐伤默默地攥紧了手里的书卷,“你说呢……?”

  “哈哈哈哈……”安禄山尴尬的笑了笑,能说他觉得自己的义弟喜欢自己的事还满带感的么?这说明他的男性魅力实在不错啊,若真的是他的义弟对他有这样的心思,其实也未尝不可啊,只是可惜了苏曼莎……当年他可是为了拉拢苏曼莎背后的势力,才收了苏曼莎的早知道这样他就收了令狐伤……不对他不好男色啊!

  “咳,义弟,我看这个事大有蹊跷啊。”安禄山收起笑脸,义正词严的道,“此人居然知道我们打算反唐的事,当真是不可小觑啊,就是不知道这些事是真是假。”

  令狐伤:“嘴角的笑容再收收。”

  “……好吧,这本书是谁写的?”

  令狐伤面无表的道,“不论是谁写的,不论是谁知道的,我定会让他后悔终生!”

  安禄山特别理解的道,“呵呵,义弟何必如此在意呢?其实你暗恋我的事……我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令狐伤面无表的道,“是么?”

  “呵呵……说笑罢了。”安禄山抹了把冷汗,“真的是说笑!”

  恶人谷

  已经长成俊美的少年模样的莫雨少爷此刻也正拿着同样模样的秘鉴,神态非常平静的道,“看来,新的隐元秘鉴又出来了。”

  王遗风收起手中的长笛,面目较十年前自然是苍老了不少,却无损于他儒雅似仙的气质。“的确,看来陈瑞迪很快就要再次江湖扬名了。”

  饶是莫雨心性远胜于十年前,听到这话也不禁脸色有些僵硬,“当年陈瑞迪仗着藏剑山庄的大名,先是挑了整个烛龙殿,后来又随着我们战胜了整个南诏皇宫,却不知是谁竟然把她的名字宣扬出去,如今早已是人尽皆知。”

  “现在昔日的隐元秘鉴结合着新的内容,在整个江湖之中必定又会引起一番血雨腥风,莫非……”莫雨神色冷凝的道,“此间又会有重大的变故么?”

  “哦?”王遗风淡淡的沉吟片刻才道,“你且看看这书中是如何写的?”

  莫雨少爷熟练地翻过有自己和谷主的部分,跳到了最后道,“……啊,师弟,你可知道自从你叛逃之后,我茶不思饭不想,每天枯坐在纯阳的山峰等着你来看我。”

  “谢云流脸色一僵,白如雪的男人深沉万分的道,‘……不要再说了,自从我伤过师父后,一切已经是覆水难收。’”

  “李忘生痛不欲生的道,‘所以你就带着我的孩子跑去了东瀛么?他怎么吃得惯那边的

  菜!’谢云流闻脸色难看的紧,‘他总是会习惯的……’李忘生继续道,‘你还让人认贼作父,师弟你告诉我,你和那李重茂到底是何关系?’谢云流顿时激动起来,‘你怀疑我和那李重茂关系不正吗?’”

  “李忘生匆忙道,‘不!我没这么说!’谢云流愤怒了,‘你就是这个意思!’李忘生继续道,‘我真的没这么说!’谢云流见到李忘生这样的表,顿时更愤怒了,‘你还怀疑我们的孩子不是你的么?’”

  莫雨少爷面无表的念到这里沉默了下,然后才用一种感叹万分的语气道,“陈瑞迪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连谢云流和李忘生都敢调侃,其他书友正在看:。”

  王遗风难得脸上带出点笑意来,“不错,竟然连纯阳宫的人都敢这般,陈瑞迪极道魔尊的称呼倒也不愧是名副其实啊。”

  莫雨少爷看着眼前的秘鉴十分沉重,“但是这东西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