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讨新娘(1/2)

加入书签

  其实我和六大门派没有什么太大的仇恨,真的!

  什么啸你奶奶个腿的日啊,什么一个军爷骑着马踩死了我引的血案啊,什么一朵水蓝水蓝的浩气花在昆仑虐杀我千百次啊,什么死咩咩在皇宫门口两仪拍死我之类的,其实完全没有太大的仇恨的,什么拉他们下水是完全不存在的啊。

  我要在此郑重的解释一下,如果不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团长,我是不会穿越的,但是我穿越了呢,只能说是一个推动器导致了六大门派的掌门的待遇可能更差一地啊,但是本质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反正都是被抢亲,不存在幸福度评析这个问题吧。

  就算未来吃的是豆腐和白菜,掌门们也不会一脸菜色的要求精神损失费吧。

  我木着一张脸,托着下巴百无聊赖的想到,不远处在磨刀的蓼蓝面无表的扫了眼我,随后才露出嗤笑的表来。“看你的呆样,指不定又在想什么呢。”

  鄙视的扫了眼对方,我淡定的道,“你不懂,我在思考人生。”

  “……思考如何从这里逃出生天?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否则要是六大门派的弟子知道是因为你,自己的掌门才被我们掠来的话,你的下场只会比这里更惨。”对方一针见血的说道,脸上的表慢慢地映衬着不屑,说起来这个家伙真的长得蛮英俊的,哪怕穿着露乳的苗疆服,都只能突显出他不错的身材来。

  羡慕嫉妒恨的扫了眼对方,我把玩着手腕上的银饰,百无聊赖的翘着腿在石头上晃来晃去,“吐艳,我哪有煽动他们去找六大门派的麻烦,明明是天一教野心不死,。”

  其实眼前这个人挺奇怪的,你说我说圣教坏话他不在乎,说好话他也不在乎,他似乎只在乎到底能虐我多少遍。

  对方摆出一副懒得理我的表来,我则蹲在天一教里好吃好喝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有鉴于我的年纪看起来真的太小了,实在不具备什么杀伤能力,哪怕是穷凶极恶的天一教的众人们,对我虽然没有太大的好感但是自然也不会有恶感。

  身为一个极道魔尊的我,表示脸蛋长得太好,压力很小。

  不过虽然天一教集体采用无视我的状况,但是玛索却对我很好,有鉴于对方是灵蛇使,还是不是的来提点我毒经的操作方式,一时间我对眠蛊,幻蛊等技能的掌握倒是越来越熟练了,我都快想补天转毒经了。

  这些天我因为身处在危险的地方,心法一直挂着毒经,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是柔柔弱弱的,但是和玛索关系好的结果就是,玛索姐姐送了我一套烛天,不过我还是无耻的要了神裤和神手!谁也不嫌弃自己的dps高是不?

  玛索姐姐不愧是昔日我大五仙教的知心姐姐,没事闲的干就来和我聊一下昔日圣教的事,我一面很惋惜的说大家都很想念姐姐你,一面很痛苦的挣扎在天一教和五毒教之间。玛索姐姐没有管我这样神奇的演技,脸色晦暗的眺望着远方。

  日子就如流水一般匆匆划过,偶尔和蓼蓝斗嘴的我终于赢来了天一教成功俘虏了几位掌门的消息。

  “没想到天一教居然真的做到了。”我露出一幅很是震撼的表来,极大地取悦了面前的蓼蓝,他淡淡的扫了眼我随后冷笑道,“那是自然。”

  “圣教可是无所不能的。”

  “是是,你们都快一统江湖了好么?”乌蒙贵简直要变成东方不败了,东方玄晶,东方切糕可以了吧。

  蓼蓝摆出一幅简直不屑和你一起说话的表来,他俊美的有些邪气的面容上露出了嘲讽的神态来,他淡淡的扫了眼我之后,这才缓缓地说道。“比起这些,你还是好好思考下如何劝下那些门派的掌门好好听话。”

  “……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瞪大了眼睛,用一幅痴呆的表看向对方。

  “哦,不是你说的六大门派的掌门试图毁灭圣教?”

  哎……好像是有。

  “但,但是!”我忍不住为自己辩白起来,“这个也不需要我去吧。”虽然似乎是听说过天一教对各个门派的掌门要么刑讯逼供,要么巧令色的打算挖掘出各个门派的武功来。

  陡然间想到这一出,我立刻很是激动地问道,“难道是打算让我去刑讯每个掌门吗?”

  “我觉得更大可能是,让你去用门派内部的辛秘攻陷掌门的内心。”

  我:“……会不会太看得起我了?”

  蓼蓝:“哦,你也这么觉得吗?”

  妈蛋,你耍我啊。

  虽然我紧张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却没有像预想的哪样,乌蒙贵让我去跟掌门探讨下他们内部的秘密啊,或者让我去和掌门们好好交流一下。

  一来群众的呼声是巨大的,他们对于我这个五毒教的叛徒,表示极为的不信任,万一我和他们来个内部沟通怎么办?二来,知道秘密也不一定可以说服对方,说不定还会引起掌门们的反感,因而大家都对我采取了无视。

  谁都不信我可以成功策反掌门,连我都不信……

  既然大家让我乐的清闲,我也就每天没事显得干到处打晃,偶尔写点八卦日子记录一下空虚寂寞的日子,晃着晃着忽然有一天就来了个一身苗族服饰的少女,少女看到我的时候先是脆脆的问道,其他书友正在看:。“可是五毒教派去浩气盟又叛了教,入了我圣教的陈瑞迪?”

  我稍微蛋疼了下,嘴角一抽。“其实定语可以不用这么长的。”

  “哦,那么陈瑞迪,圣童大人有请,请随我去吧。”少女继续用清脆的声音笑到,教内虽然也有等级差距但是却没有中原武林那么明显,大家看上去相处的反而更加融洽。少女眉眼弯弯,笑起来的时候犹如一水荷莲,清澈动人。

  我尾随着天一教的少女,一路穿过烛龙殿阴暗的长廊,来到了圣童所在的殿内,刚刚踏入殿内,就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