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是基佬(1/2)

加入书签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忏悔可以吗,我瞪着一双大眼无神的看向那边的蛋总,然后慢慢地把目光游移到王遗风等人的身上,立刻兴高采烈的道。“哎呀,这不是谷主和盟主吗,你们可算来了。”

  王遗风谷主,“……呵呵。”

  为什么要对我用年度最伤人词汇,我做错了什么,我一脸蛋疼的看向那边淡淡冷笑的王遗风谷主,却见他身侧的谢渊盟主也神态诡异的看向我,我继续向那边的谢盟主问好。“好啊,盟主大人么么哒。”

  他提着枪,送了我两个字。“……闭嘴。”

  qaq为什么,团长做错了什么?团长是黑了你们的装备还是黑了你们的金?还是恶意抬价没有强插对方,你告诉团长,团长做错了什么?想当年团长在浩气盟的时候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少浩气盟的boss纷纷表示,像团长这么可爱的萌妹子,果断是个好人。

  谢盟主你们的态度好恶劣,我要去浩气盟投诉你们!

  就在我泪眼汪汪的看着那边的王遗风谷主和谢渊盟主的时候,莫雨和穆玄英两个人也是站在远处看向我,莫雨神态冷漠而毛毛则是一脸的纠结。穆玄英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己的师父,终于下定决心问我。“他们说都是小迪妹妹你写的那些事,可是真的?”

  “但我当真对小雨哥哥只是当他兄弟啊。”

  我脸色陡然间大变,他们怎么会知道的?正在我一脸震惊的时候,不远处的三大恶人也终于姗姗来迟,为的柳公子看到我和李倓就说道。“王爷,南诏王不敌这些人,已经落败下来了。”

  李倓神态平和,继续被南诏王妃跟个树袋熊一样的吊着,反倒是柳公子眼神有些奇异,他看了看南诏王妃和李倓,又看了看谢渊和王遗风。

  似乎忍了忍,然后才把目光转到了我的身上,一脸诧异的道。“这不是陈瑞迪小姑娘吗?你……”

  “啊……”

  “你这……那边,你看南诏王妃她……”他似乎有点纠结,但是又实在不好开口问我,我一脸茫然的回望他,却见柳公子却闭上了嘴。

  他看了看那边的李倓,又瞅了瞅我,瞅了瞅我又看了看南诏王妃,一幅欲又止的表。

  “哎,算了。”他最后深深地看了眼建宁王道,“可惜了……那痴一片的……”

  哎,其他书友正在看:!!!等下,你下一句话是什么啊?你知道了什么啊?你是不是连李倓的那份也看过了!你告诉我,为什么突然间奇怪的顿住了……

  尼玛,原来是你这个小妖精818了我,我真是泪奔的心都有了。柳公子你这么敬业的818我,李倓又不会你年终奖!

  柳公子全然不知他那几眼看的李倓额角青筋直露,继续道。“似王遗风和谢渊这等的断袖之人,居然还胆敢前来找到王爷。”突然间,他身为诡异的顿住了,然后用一种复杂的表看向那边的南诏王妃,然后这才话锋一转道。“自然……尔等还是无需多,先来受死吧。”

  众人:“……”

  那边的谢渊和王遗风深深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也默默地按着额角做沉思状,那边的李复终于忍不住继续道,“昔日我与你相交之时,你与你姐姐皆是大唐皇孙,缘何会到这一地步?李倓你为了你的野心,竟然试图让江山沦入战火之中,可还对的起你的姐姐?”

  与李复昔日早有交往的李倓自然是不甘落后,他冷冷一笑道,“我的姐姐就是死在了大唐的无能之下,这样腐朽的王朝早该被推翻了,复兄,你与我和家姐相交多时,难道竟然都不愿意为她报仇吗?”

  李复长长一叹,“李沁死时,曾让你护卫大唐江山,你理当遵守她的遗愿……”

  李倓闻不屑的嗤笑一声,却不愿意在继续说下去。

  那边的南诏王妃却是不满李复的态度,有些不悦的开口说道。“你们这些人到底是何人?为何与王爷竟然相识?”

  李复毫不客气的开启嘲讽模式,冷冰冰的道。“你这妖妇,身为南诏王妃却与李倓勾勾搭搭,你可对得起死去的南诏王么?”

  “这位公子面容俊俏,但是说的话可真是不客气!”南诏王妃柳眉倒竖,双唇紧抿道,“岂能随意给人罗织罪名。殿下只是在此,同我商量大王的军国大计,怎可用私通这样的话来羞辱我们呢?”

  我差点喷了,夜谈国事啊,谈的李倓都肾亏了。

  蛋总当年被削弱就是因为和你夜谈国事啊。

  偷偷的往毛毛那边移动了下,却见李复听得真是脸色都被气白了,“无耻妖妇,也配谈大计!”

  那边的李倓神态冰冷,南诏王妃却是被人气的俏脸白,从李倓身侧站出来直接走到了前面对着李复指到。“来人,给我拿下这群无耻暴徒!”

  话音未落,却见那边的李复轻巧的踹飞了她周围的饭桶npc们,然后单手擒住她的脖颈对那边的李倓道。“李倓,南诏王已经伏诛,皇妃如今也落在我手上,你何不早点束手就擒,也免得日后多受苦楚!”

  李倓闻继续端着茶杯道,“复兄,你处处同我作对,我却念着当年的分,不愿对你痛下杀手。九天所谋之和,并非天下之幸。而我所做的,却是将它导入正轨。复兄,还记得我当年的提议么?若你现在肯与我同道,我依然视你为兄长。”

  我忍不住喃喃念道,“我却念着当年的分……”

  那边的李复刚刚打算继续接下去走剧,却被我一句话给噎在了半途中。

  “你继续。”眼看着李倓手里的茶杯开始出现裂痕,我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对那边的李复

  道,“加油,你完全可以谴责对方的负心薄幸,去吧!”

  李复:“……”

  我觉得本来李复很想说点什么的,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我就用一脸谨慎的表收声了,他掐着南诏王妃的脖子继续道,其他书友正在看:。“李倓,若是你识相便速速投降吧!”

  李倓放下手里的茶杯,长身而起,刚刚侧过头来只看到一道流光从我们眼前浮现而过,下一秒,李复一声闷哼,他和南诏王妃齐齐跌倒在地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