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康雪烛(1/2)

加入书签

  李倓脸色陡然大变,看我的眼神充斥着不友好,他冷冰冰的说道,“陈姑娘还请慎。”

  “我就是说说而已,你不要认真啊,舅舅。”

  建宁王此刻的表已经要无法形容了,他看上去思恍惚是打算马上就想要弄死我了,但是奈何非常想要知道背叛了九、天的人是谁,因而不得不隐忍着压低了嗓门,“有些时候,往往会为自己一时的愉快付出血的代价。”

  “比如,”我好奇的仰起头来,一脸无辜和茫然地盯着他,李倓淡淡的道。“你不会想知道的。”

  勉为其难的扁了扁嘴,我点了点头。“哦……”

  李倓长袖翩翩,往前走去,我踉跄了下然后直接一把抓住他长长的袖口,李倓顿时站在了原地。

  我拉着李倓的袖口,一脸茫然无辜的抬起头来看向他。他抽了抽嘴角,似乎打算抽回自己的袖子但是奈何我抓的实在太紧了,他努力了两次无果之后,便无奈的任我拉着袖口了,好看的小说:。

  糟了,这身高差距,我好想问,舅舅,你会唱小星星吗?

  当然……我觉得这么开口是作死啊,于是我就这样抓着李倓的袖口,一路上任他跌跌撞撞的把我直接拖到了三大恶人的面前去。

  富丽堂皇的南诏皇宫里面,此刻正静静地站立着三位神态各异的恶人,为的白青年姿容俊秀,眉宇之间萦绕着一种风流儒雅的气息,一身黑衣的花哥面无表的看了眼我,这才继续闭目养神。

  至于另外两个陈和尚和同样一身黑衣的柳公子,只见陈和尚继续端着酒壶喝着酒,凶神恶煞满脸横肉的大头和尚似乎乍一见到李倓,颇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但是却也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渴望,重新缩了回去。

  至于柳公子,则是一脸古怪的看向正在缓缓走来的李倓,他伸出指尖挠了挠额边的鬓角,脸色古怪的看了眼李倓,随即才双手环胸继续做观望状。

  我躲在李倓的身后,从侧面往偷偷的打量鼎鼎大名的恶人谷三大恶人,康雪烛、柳公子和陈和尚,如果硬要形容的话,这三个人完全就是三个贱人,简称三贱客。非常恶心人的是在打南诏王阁逻凤的时候,他们在旁边敲边鼓帮着南诏王打你;打李倓的时候他们居然也在旁边敲边鼓帮着李倓打你,这不是贱人这是什么?

  眼看着这三贱客站在我面前,我顿时有些蠢蠢欲动的往前小小的走了一步,然后继续从李倓的侧面偷看他们。

  “许久未见了,三位壮士。”李倓风度翩翩的说道,一身白衣的贵族皇孙微微一笑,顺手又打算拉自己的袖子,却被我狠狠地拽住后,无奈的继续道。“本王听说恶人谷谷主王遗风携其徒儿亲至此地,看来这正是诸位报仇雪恨的时机啊。”

  陈和尚最先忍不住,他闻声瓮气的道,“不错,和尚我也是听闻王遗风来了,这厮居然敢孤身闯南诏皇宫,当真是闲命长啊。佛祖在上,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他话音一落,随即就把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这位小妹妹,和尚我看你面相深具佛性,骨骼清奇,有没有兴趣听和尚我跟你讲讲佛法?”

  我顿时悚然了,大哥,谁不知道最早恶人谷有这么一句话,叫做“宁做老王剑下鬼,不做‘高僧’眼前人”。由此可见,陈和尚这个人是多么的心理变态,连老王都望尘莫及啊。当然,我一度认为眼前这三个贱人都挺变态的,不止变态还精分。柳公子如果仅仅只能成为一个贼盗的话,那么陈和尚和康雪烛就是恐怖分子了。

  陈和尚本名“澄睿”,本意是澄澈睿智,却没想到陈和尚这人虽然善于背书,但是其领悟能力完全是负数。对佛经的理解简直是歪理邪说,但是此人却偏偏爱讲道理喜欢跟人讨论佛法。尤其爱和乡野村夫讨论,俗话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人饭都没吃饱哪里有兴趣听你的佛经,却没想到陈和尚一怒之下竟然认为他们的亵渎我佛,然后把村人架在火上活生生烤死。最令人指的是,竟然还割下村民的肉来让他们自己品尝,这样一个实打实的恶人,走到哪里都是大杀器。

  仅仅只是背负着自贡十万人黑锅的王遗风谷主弱爆了……

  “呵呵……”我是该说不想听呢?还是该说我听下呢?不管听还是不听都很难抉择啊,不想听的话绝壁会被对方切吧切吧碎尸万段的,我紧张的又缩回了李倓的背后去,李倓语气平淡的道,“高僧睿智,这孩子性格乖张,怕是不怎么和你的眼缘吧。”

  这么一说,大家都懂了,彼此是个什么意思。于是一心打算做得道高僧的陈和尚有些失落的退了回去,无趣的道,“真是没意思。”

  不远处的柳公子扭过头来,问道,“王爷,我听闻此次王遗风和谢渊一同前来,如今已经击败了萧沙,可是真的?”

  李倓一脸奇异的看了眼他,随即点了点头,柳公子用一种恍然大悟的表点了点头,“果然如此,好看的小说:。”

  你到底突然间知道了什么啊……

  我一脸惊诧的看向那边的柳公子,却见柳公子唇线紧抿,脸色格外难看,细看还有些许震惊和厌恶。“真是令人震惊,实在没有想到。”

  你到底知道了什么啊?

  我眼看着那边的柳公子露出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的表来,一脸好奇的上下打量着他,似乎我的目光过渡的露骨,那边的柳公子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这才好奇的问道。“藏剑山庄的小丫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呢?”

  我挠了挠脸,这才蹭出来,哎嘿嘿的笑了笑然后又缩回李倓的身后了。

  “我叫陈瑞迪。”

  顿时,柳公子的表简直是无法形容到极点了,他一脸愕然的看向我,又猛然间抬起头来看了看一脸平静的李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