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何弃疗(1/2)

加入书签

  ……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虽然眼前这本书的内容长得非常的面熟,但是我确定以及肯定,这东西不是我传播出去的,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我一脸血的望向谢渊手里的小黄本,谢渊紧紧地攥着手里的书籍,面沉如水的道。“这……到底是谁传出来的话?”

  眼看着对方手上的青筋都被攥出来了,可想而知谢渊盟主已经勃然大怒到何等的地步,双目几乎要喷火的浩气盟盟主一字一顿的喝问道,“这到底是什么?”

  我:“……”

  王遗风谷主同样面无表的走了过来,他似乎从谢渊盟主的手里接过那本秘鉴,谢渊盟主似乎对如此不知廉耻的内容感觉非常的羞耻,当王遗风谷主拿走的时候,我眼尖的现他还拽了拽,非常不乐意的往回收了收。

  王谷主同样看的面色沉重,一脸的冷意几乎可以凝结成冰,他双眸微眯这才不紧不慢的问道,“隐元会的东西?”

  “这是自然。”那边的萧沙撑着下颚,一脸嘲讽的说道。“若不是知晓天下事的隐元会,怕是你们二人之间的龌龊还难以的见天下啊。”

  “王遗风,你如今断袖分桃可对得起死去的严纶,想到严纶此刻的心经我简直是都要忍不住了。”萧沙用一脸意犹未尽的表继续道,“今日,你和谢渊这厮的事曝光于天下,江湖人士都将知道你们二人的事,看你们如何还有脸在恶人谷和浩气盟待下去!”

  萧沙一脸小人得志邪魅狂狷的张狂大笑,似乎要把自己多年的抑郁不得志都洗刷的干干净净,“痛快,当真是痛快至极啊!”

  众人顿时虎躯一震,本来大家都不怎么相信的,以萧沙这样人品都快成负值的人,大家是不大相信他嘴里的话的。但是人家居然拿出了隐元会的记录,我去,那可是隐元会啊,那可是知晓整个大唐隐秘事的隐元会啊。

  原来王遗风和谢渊的恋是经过了隐元会官方认证的,加过v的……

  尼玛,好带感,怎么办,恶人谷谷主和浩气盟盟主有染的事好带感,谢渊单恋王遗风好带感,王遗风不给谢渊名分好带感!

  每个人的脸上都红光满面,充斥着一种激动地不能自已的八卦感,他们各个直起脖子深怕自己错过了每一分每一秒,。

  我木然的站在原地,呆呆的注视着远处的萧沙,再看看面前这两个马上就要暴走,我立刻蹭蹭蹭的往后飞速的退回原位,然后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怎么了?”穆玄英好奇的看着我,一脸茫然的,“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都没有生。”我顿了顿,按着胸口的心脏一脸心有余悸的道,“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一样,容我去缓一下。”

  不远处的烟轻轻地笑了笑,那双黑中泛蓝的双瞳静静的落在我的身上,“眼熟么?”

  我立刻明白过来,我写得东西怎么会落到隐元会去了,原来是烟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我用杀人的目光盯向他,“……你不要逼我。”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烟你打了两份工。

  烟俊美邪气的面容上浅浅一笑,“我就是逼你,你能怎么样啊?”

  “……”我顿时往后退了退,随即猛然间捋了捋袖口,“你等着我找把重剑,看我风来吴山把你糊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烟眯起眼来,“你这么厉害,叶英庄主知道吗?”

  不……不知道。

  我突然间想到自己身上的一身黄鸡衣服,顿时就有点萎了,糟了,要是被叶英庄主那个大腹黑知道我在外面仗着自己穿着小黄鸡的衣服,各种黑小黄鸡的话,我肯定死定了。

  吞咽了下口水,我立刻梗着脖子反问道。“你这么叼,你哥知道吗?”

  烟立刻眯起眼来,面无表的看向我。

  我默默地扭头,然后往莫雨少爷的身后去缩,莫雨少爷无奈的扭过头去,继续欣赏老王和老谢围攻萧沙。

  王遗风谷主和谢渊两个人的新第一次如此的贴近,我觉得他们此刻的仇恨已经被萧沙和隐元会拉稳了,隐元会他俩目前是找不到,故而暂且掠过不提,但是萧沙此刻简直像是切到了明尊琉璃体的心法,一个朝圣就把王遗风和谢渊一起拽住了。

  “我不知道这东西你从哪里来的!”王遗风谷主眯起眼来,“但是,这个东西绝不是真的!”

  “对!”我在不远处叫嚣,“是假的!”

  王遗风谷主无视我在后面的声援,继续道,“写这个东西的人,简直是丧心病狂,其心可诛。”

  我继续“对!简直是丧心病狂!”

  王遗风谷主不紧不慢道,“萧沙,你被关在少林这么多年,怕已经连基本的分辨能力都没有了。真是可悲,居然相信这样不知道何方宵小写出来的东西,愚蠢至极。”

  “愚蠢之极!”

  ……这样骂自己真的好吗?

  呜呜呜,我简直是把眼泪往肚子里吞,结果因为我实在太积极了,导致了不少人都把目光钉在我的身上。我立刻扭头,“看什么看,这样不负责任的话你们居然也相信!愚蠢,荒谬,丧失!”

  “谢渊盟主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单恋王遗风谷主呢?还不给名分!这样明晃晃的八卦……不是明晃晃的谎,居然还有人相信!”我用痛心疾的表呐喊道,“你们怎么可以相信!就算是隐元会的东西,那也不一定是真的啊?说不定就是某个作者的脑补什么的,只是脑洞开得有点大,。”

  王遗风谷主眼睛立刻眯起眼,似闪过一道光一般的看向我,我立刻把嘴巴闭上。

  “……总之,是假的,必须的。”我干脆利落的下了结论,“这东西不可能是真的。”

  穆玄英非常惊奇的看向我,“你怎么知道的?”

  废话,那个东西是我写的我能不知道是真是假吗?我脑洞开大了,随手写的肉文为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