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番外(1/2)

加入书签

  这个故事起源于陈瑞迪姑娘是极道魔尊的身份已经暴露,并且穿越回去的某一天。

  这个故事起源于80年代……

  这个故事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浩气盟

  我泪眼朦胧的坐在电脑前看着眼前熟悉的花花草草,不远处的指挥在yy里激四射的叫喊着,“大家快吃桌子,没有桌子也要创造下机会努力啃两口啊。”

  “今天我们又来到了浩气盟!这是一个重大的日子,这象征我们又一次来揍他小样的浩气盟了,我和你们说啊,这群浩气的就是欠揍啊。”指挥还在麦里面巴拉巴拉,絮絮叨叨说个没玩,活像一个话唠。“小样,几天不见我们就菊花痒。”

  我听得虎躯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就差流淌下了一行热泪,好熟悉的话啊,指挥,瓦好想你啊!

  耳边再一次响起了张杰的‘着魔’这歌,这一次我没有感觉到他的歌让我反胃了,真他娘的熟悉真他娘的好听啊。

  好吧,我就说这个歌的节奏挺不错的,当然这么久没听到也是我感动的原因啦。

  我在团里上蹿下跳,“团长,管饭吗?有饭吗?”

  你别又不开宴席导致我穿越,小心我弄死你。

  团长在团队里冒了句,“我日,你个极道魔尊还他妈是橙武五毒,你丫管我要饭!土豪,我喜欢你!”

  沉吟三秒,我果断有些羞涩的回答,“团长……只要你开饭,我们是可以做朋友的。”

  团长顿时激动鸟,“好的土豪,么么哒!”

  众人:“……大哥你们别闹好不好,一口饭至于吗。”

  至于啊,我眼睁睁的看着团里的人吐槽我们,太至于了啊,上次那个傻逼团长没开饭导致我穿越了,这次怎么说也不能再因为这个原因让我死了啊。

  我激动地跟众人在一起吃完了饭,然后欢乐地跋涉在跟随者指挥前往砍死月弄痕的道路上,每次打攻防指挥都必须要求我们去砍死月弄痕,我总觉得可能是因为月弄痕站位不大好,总之站在离我们最近的地方遭到的打击最为重大……一般我们都选小谢。

  欢乐地猥琐的蜷缩在指挥的背后,听着指挥声嘶力竭的在哪里喊着,大家加油啊,马上我们就可以弄死他们了,好看的小说:!

  内心还有点小激动呢,以前姐姐在真剑三里指挥的攻防也没他们热血啊,每次听到指挥如此振奋人心的喊声,都让我觉得……金嗓子喉宝真的卖得出去。

  尾随着众人,我眼见着周围如此熟悉的风景一时间心潮澎湃,想当年我还在浩气盟住过一段日子呢,真是幸福的人生啊。

  比起恶人谷而,浩气盟的天都是蓝的,是蓝的!

  哎,想想我恶人谷艰困朴素的环境,你就知道为啥我们服每次恶人谷和浩气盟打架,恶人谷的战斗力都不止上升了一个台阶了。

  看看人家住宿的环境,再对比下我们的,真是让人不禁淌下了悲伤的泪来。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一大波的恶人谷丧尸已经开到了月弄痕的面前来,指挥非常激动地开始喊了,“大家加油啊,小月月就在眼前啊,大家快上啊,轮了浩气的妹子!”

  指挥,看在我和月弄痕曾经有过交的份上,你敢穿越一次当着她的面喊吗?

  捂脸,指挥每次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吼叫着,愤怒着,我站在后面切成奶妈用醉舞九天默默地刷这分,刚刚看到那边的t把月弄痕开了,下一秒只看到月弄痕姐姐抄着大砍刀就向我这边冲

  了过来。

  怎……怎么了?

  我瞪大了双眼,只看到一袭蓝衣英姿飒爽的月姐姐扛着刀就冲到了我的面前,后面的t拉都拉不住,我眼睁睁的看着那边的t一个劲儿的猛拍定军,但是月弄痕就是头也不回的来到我的面前。

  众人咻的一下子划出两道分水岭,指挥在yy里气急败坏。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t在干什么呢?”

  “让你们拉个月弄痕都ot啊。”指挥激动鸟,开始喷麦。“我看看,还是个奶妈o的t,陈瑞迪,陈瑞迪!”

  哎……指挥你别叫了。

  “主t干什么呢?你行不行啊,不行我换t了啊!”

  我木然的看着那边的月弄痕抄刀砍我,那是一刀带一刀,卧槽,好疼啊,这一刀的血得多少啊。

  突然间撕心裂肺的yy里有个男声同样有些撕心裂肺的说道,“指挥,我拉了啊,她就是不看我啊!”

  “……我看看啊。”

  我菊花好紧的在那边疯狂地奶着自己,一面奶一面开着女娲顶着月弄痕把我往死里打。

  指挥似乎在麦里沉默了下,然后才一声惊呼,其声音之震惊活像是被人调戏的无辜小姑娘一样。“我勒个去的,陈瑞迪,你他妈穿着毒经橙武打奶,你丫刷分来的吧!”

  yy下的众人顿时都沉默了,我也沉默了,我好想哭,指挥,五块钱买你闭嘴好不好!

  “……大家不要奶她,让她死了吧,劳资这辈子讨厌刷分的!”指挥顿了顿,有义正词严的话说道,“居然还是个橙武,羡慕嫉妒恨!你去死了吧!”

  指挥,我们之间再也没有感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断奶,眼睁睁的看着我的蛤蟆被人活生生的打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躺在了月弄痕的脚下。

  你特么的给我记住,。

  嘤嘤嘤。

  我面无表的在地上躺尸,指挥继续在yy里嚎叫,“大家加油啊,t快点t住啊,等下浩气就来了,哎,我们就和他们拼一波dps!”

  “哎……!?”那边的指挥突然间一声惊呼,“月月怎么脱离了啊,t开怪啊,t你开怪啊!t你倒是开怪啊。”

  “……卧槽,我打了她,她不理我有本事你上啊!”刚才的天策小哥又开口了,非常无的痛斥了那边鬼吼鬼叫的指挥。

  指挥也怒了,“你他妈个mt让奶妈ot了你好意思啊!”

  “我他妈怎么知道那个叫陈瑞迪的奶妈怎么ot的!月弄痕打定军拖都拖不住!”那边的天策小哥操着一口地道的川普怒道,“个j□j的!你啷个厉害,你来撒!”

  “哎哎哎……大家都冷静下。”另外一个指挥上麦了,这boss没打成,居然给浩气的看热闹,这算什么事儿啊。

  我躺在地上,地板好冷,嘤嘤嘤。

  指挥似乎深吸几口气之后,这才说道,“把月弄痕拉出去,卡在石头背后打。”

  然后……我看着天策上去了,拍不出来;明教去了,朝圣都开了,拉不出来;和尚大哥也去了,棍子都折了,还是拉不出来……。

  “我去啊!”指挥要暴走了,“剑三又bug了啊!有没有人愿意打电话给客服。”

  我继续躺在地板上,突然间现有个好心的秀秀妹子把我拉起来,我咻的站起来之后,只猛然间看到一个不明物体抄刀向我砍来,下一秒,我秒躺……

  那边的指挥诧异的开口,“咦……刚才月月被拉出去了啊。”

  007开口了,“报告指挥,好像是冲着一个叫陈瑞迪的奶毒去的。”

  “哦……陈瑞迪,咦,不就是刚才那个ot的奶妈吗?”指挥瓮声瓮气的说道,“她能拉怪啊。”

  嘤嘤嘤……我躺在地上,无语问苍天。

  指挥在思考了一阵之后,很无耻的开口,“来来,那边来个七秀把他拉起来。”

  卧槽,指挥求你还是让我躺着吧。

  确定请点左边,取消请点右边,好想点取消肿么办。

  “哎,那边那个陈瑞迪,起来啊。”指挥怒吼,“你他妈有本事开着欲凰打毒奶,你有本事起来啊!”

  我-艹。

  他妈的不是你丫说的就让我死了吗?

  怎么现在翻脸就不认人啊。

  眼见着我还不起来那边的浩气就要大军压上,指挥暴走了,“我告诉你陈瑞迪,你他妈要是再不起来,我就让人三百六十五天追杀你,一面杀还一面骂,让你开着欲凰打毒奶,让你开着欲凰打毒奶!你今天更新了吗?”

  算你狠!

  你够狠!!!

  我咬着牙重新复活短时只看到月弄痕二话不说向着我的位置冲过来了,然后,无数指挥继续暴走,“所有风袖给陈瑞迪,所有人给她上持续,春泥都丢给她,哎,好看的小说:!对!”

  “就这样,陈瑞迪开个女娲……陈瑞迪爆个蛤蟆,陈瑞迪,等下五毒还有啥减伤技能来着?”

  我:“……指挥。你上辈子肯定和我有仇对吧。”

  终于在浩气赶来的一瞬间,我们把月弄痕姐姐按在马下,月姐姐临死前还不忘砍我两刀,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啊。

  牙刷她个毛线的啊,为啥死死的盯着我一个人砍啊。

  不少玩家开始刷屏,“我去,剑三真好玩又bug了,一个劲儿的盯着奶打。”

  还有不少玩家继续刷屏,“西湖的水,我的泪,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噢你妹啊噢的,信不信劳资一秒变身藏剑小黄鸡转一圈大风车把你们都弄死。

  正当我们打算撤退的时候,突然间只看到不远处的烟突然间动了,瞬间我的血条就被砍到了只剩100点,尼玛!我恶狠狠地盯着那边的烟,你们都打算做什么!

  指挥这时候突然间喊道,“我去,吓死老子了,我还以为连烟都和我们是敌对的了。”

  因为打完怪心看起来不错,他幸灾乐祸起来了,“哎呦,陈瑞迪小奶毒,你上辈子是不是干了什么不大地道的事。你看连我恶人谷的boss都打你啊。”他顿了顿,补充道。“让你开欲凰打奶,让你开欲凰打奶,悲剧了吧。”

  我:“……日。”

  忿忿不平的跟着大部队撤离之后去了可人所在的地方,一袭白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