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回家啦(1/2)

加入书签

  “虽然说法有些可怕,但是其实还是满具有可行性的,真的!”我摆出一副对天誓的表来,就连李承恩都一脸痴呆的看向我,那副刚毅的面容上写满了,我是不是听错了的愕然。

  蓼蓝兄继续神秘而淡定的微笑,只不过嘴角似乎有05毫米的僵硬。

  不远处的庄花拍了下我的脑袋,然后面无表的继续持剑站在原地,玛索脸色白,俏脸上一片空虚和茫然还有不能置信的愕然。

  其他的掌门更是露出了无法形容的表来,简直是在说,小小年纪就这么恶毒,简直是太可怕的神态。

  我是不是太禽兽了点……

  “不是啊,不是你们说的要永绝后患,斩草除根和除恶务尽吗?”我觉得乌蒙贵被阉了之后肯定没脸见人了,多好的解决了问题,你废掉了他的武功他的毒功还在啊,好看的小说:!完全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正以乌蒙贵这么小肚鸡肠的人是绝不可能在被阉掉之后,制作出什么史记一样的巨作,更大的可能是报复社会和自我了断。

  我觉得武功都没了……后者可能更大。

  多么具有深思熟虑的想法啊,多么有远见的我啊,多么……哎,反正他还有玛索呢,现在这年纪也生不出来了。

  “……”不远处的众人们默默地交汇了下诡异的视线,这丫头不会是认真的吧?

  我的目光默默地下移,盯着不远处乌蒙贵的裤裆,“反正,年纪也大了,那东西也不需要用了。”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乌蒙贵垂死尖叫,愤怒的不能自已。“你敢对我做什么!?不对……你别想对我做什么!”

  “噢噢噢噢。”我笑嘻嘻的点头,“别害怕,一刀而已,很快的,永绝后患。”

  真是风水轮流转,我比了一个一刀切的动作来,乌蒙贵那边的脸都绿了。

  他一脸不甘而痛苦的仰天,魂魄都快散了。

  玛索的脸也绿了,“我……绝不会让你这么羞辱我父亲的,如果你们这样的话,大不了鱼死网破。”

  众位掌门:没人说过要这么对你爹,都是那边的陈瑞迪搞的鬼!

  我咳嗽了下,义正词严的开口。“当然,这么惨无人道的行为我们不是绝对不会允许的。你冷静一点。”

  玛索:“……”

  她用眼神控诉我。

  我顶着压力淡淡的道,“你们继续。”

  曲云教主默默地看着我,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话题进展到这么没下限的地方,虽然她年纪不小了,但是还没出阁啊。这样的话题让他怎么继续下去?不远处的七秀坊的姑娘们默默地退开了离我三尺的距离。

  “……那就还是废了武功吧。”曲云教主忍不住顿了顿,有些尴尬的继续说道。

  乌蒙贵此刻的表却稍微冷静了点,似乎是知道自己大势已去,或者是突然间觉得比起被阉掉要人道许多,或者是觉得自己没了武功还有毒功不算太惨。总之,倒是冷静了不少,他挥了挥手,就看到祭台中间直接空了一个大洞,摩罗刹教主正静静地躺在里面。

  曲云教主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了,笔直的向着自己的母亲跑了过去。

  轻轻地拉起前任教主的身体,扶着自己素未蒙面的母亲,泪眼朦胧的道。“阿母。”

  摩罗刹这时候似乎才悠悠转醒,她轻轻地抬起眼帘,静静地凝视着面前的女孩,似乎转过头来看了看我们,有些诧异的道。“云儿?”

  曲云教主泪流满面的道。“阿母!”

  方乾这时候也走上前去,认真地道,“对不起……苦了你了。”

  摩罗刹淡淡的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她的面容极为美丽,但是却似乎因为常年的关押而显得有些枯萎和苍白,但是依稀可以从眉眼间看到当年的美貌。

  “乌蒙贵呢?”摩罗刹的眼神一时间从温脉脉转为了冷酷无,继续说道。“他死了么?”

  刚出来就惦记着仇人,也是个狠人啊,好看的小说:!

  “他很快就不会在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曲云教主看到自己的母亲这样,脸色一时冷了下来。

  方乾这回有点忍不住了,“是啊,他差点就被斩草除根了。”

  摩罗刹一脸茫然,目露奇怪,差点被斩草除根的男人脸色青,在自己昔日的女神面前提到这样的事,不啻于惊天霹雳x2

  我:“……”

  怎么觉得好像在某种程度上,我又干了件了不得的事。

  那边的五仙教的人温完毕之后,不远处的人们面面相觑,“那么,不知谁来废除乌蒙贵的武功呢?”

  “额……”不少人都把目光转到了我的身上。

  “……我这么一个小萝莉,你们有点不人道吧。”我满头黑线的说道,“够了啊,我只是一个纯洁可爱的小萝莉,你们不能歧视五仙教,我们的萝莉也很纯洁。”

  真的么?刚才口口声声说着要割掉别人小的家伙是正常的吗?

  如果这样的人都是这样可以称为纯洁的啊,纯洁这个词到底被玷污到何等丧心病狂的地步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