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遇玛索(1/2)

加入书签

  我觉得陈瑞迪和烛龙殿们的boss相处模式是这样的,boss们鄙视陈瑞迪,然后陈瑞迪奋起力把对方老底掀翻;然后boss们暴怒鄙视陈瑞迪,陈瑞迪暴怒把他们的技能老底掀翻;boss们继续持之以恒的刷满了怒气槽继续鄙视陈瑞迪,陈瑞迪不止把他们的技能掀翻还顺带把他们的黑历史拉出来溜达一圈,。

  然后无数的boss就是这么轮回的……

  我相信如果再打一次烛龙殿的话,boss们的目标肯定不是囚禁掌门了,而是分分秒秒的思考怎么先弄死陈瑞迪。

  我只觉得自己简直是人才,是怎么能把镇山河运用的如此出神入化,我简直都要佩服我自己了。结果那边的李忘生观主对我呵呵两声,就和其他掌门一起讨论他们改如何把内功传给孙飞亮,然后让孙飞亮冲上去开门。

  我嘤嘤嘤的咬着牙缩到庄花的身后去,泪眼朦胧的看着那群坏蛋们居然完全无视我的建议,眼看着他们就要按照原著里一般的开门了,深知最后结果的我干脆也当起了甩手掌柜。

  蓼蓝在一侧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我,幽深的眼眸中不时有暗蓝色的光影划过,让人猜不出这家伙到底在思考些什么。

  “看起来陈姑娘似乎都这个事是成竹在胸啊。”蓼蓝意味不明的开口。

  “……你管我。”

  “呵呵。”他瞥了眼我,随后才对着那边的李府主耳语一番,李府主的表似乎有些惊讶,但是很快的就平静下来了。

  李府主淡淡的看了眼我之后,这才继续低声说了几句。

  蓼蓝似乎有些不快,眼底一沉,冷冰冰的转开了头。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庄花还在这里!

  李府主出墙不要出的这么快!

  我死死的揪着庄花的衣服角,一块绣着暗纹的黄布几乎都要在我手里变形了,死死的攥着手里的东西,我一脸警惕的盯着那边的蓼蓝。

  庄花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随后一脸无波的继续听着那边的掌门们的讨论。

  最后大家还是把功力都传给了孙飞亮,如同我记忆里的一般打开了那扇隐藏着玄晶的新世界大门,不对……是打开了那扇惩恶扬善的大门。

  自高台往下眺望而去,只见远处一所平台屹立,与我们相差足足有百米之高,冷风一过不由得让人寒颤起来,实在难以想象在烛龙殿这样的地方还内有乾坤,居然能在这样的地方造出如此巨大的落差,若不是亲眼所见,实在难以想象。

  恩,好在下面还有个湖,否则摔死的npc们肯定很多。

  眼看着众人踌躇不定的样子,我一脸茫然,咦,大家为什么都不下去呢?

  眼见着蓼蓝的神色也特别古怪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对哦,刚才的蛊毒分明是把大家都吓到了,没人知道那片冰冷的水域里面到底有没有隐藏着什么古怪的东西,比如乌蒙贵豢养的水怪之类的……其实我觉得只要他把小邪子放里面,那水基本上就毒的不能要了,沾一点就是死,从刚才喷出的毒液来看,乌蒙贵完全可以这么做。

  啧啧,太狠了……问题是乌龟他没这么干。

  或者说策划们还是保留着基本的人性的……

  众位npc们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想去当跳水的第一个,万一没跳好直接下去秒死了算谁的啊?

  刚才那么恐怖的蛊毒可是历历在目,好看的小说:。

  不过大家也没丧尽天良的建议孙飞亮再下去试试,一来刚才孙飞亮运功开门,已经是元气大伤,再来一次曲云教主铁定要抓狂,二来,他也挺毒的……

  话说,孙飞亮真是快好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我看还是我来吧。”我一脸正色的走上前去。

  蓼蓝等人都颇为奇异的看了眼我,大部分的npc们都开始复杂的看向我,部分npc还流露出了悔悟和动容的神色,李府主摇了摇头。“我们怎可让一个孩子轻易涉险。”

  “你还是让我来吧,作者说开个门都快写两章了,读者都在抗议拖剧了。”

  李府主:“……”

  李府主似乎是眼见我心意已决,无奈的叹了口气,我面无表的从庄花的身后走出来,随后站在到了高台的最边缘,以一种极为优美的姿势,扑腾一下就跳了下去。

  只听到耳边传来阵阵风声,在眼看着水面离我越来越近的一刹那,我猛然间开了一个聂云逐月,然后姿态格外优美的落在了平台上,期间没碰到水面一分一毫。

  众人:“……”

  是不是对她的节操估计的过高。

  我装模作样试探性的回头,拿着一根木棍在水面上搅动两下,然后对上面比了个ok的造型。这才看到一群鸭子扑腾扑腾的从上面飞下来……

  真是好多鸭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