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五仙教(1/2)

加入书签

  他喵了个咪的,下次不要让我见到那个不开宴席的团长,肯定是因为他不开宴席我才穿的,我勒个去的!我大恶人谷的败类!禽-兽!没用的废物!都是他的错!要不是他开宴席的话,我就不会穿了!总之,我把这笔账送给了素未蒙面的团长,随后我仰起头来,双手合十,用充满着渴求的目光静静的看向面前威严的如同山一般的谢渊盟主。

  他目光沉稳,眼神冷凝,即便是面对一个还没他大腿高的小loli也不苟笑,可能主要是因为我出现的地方太特别了,额,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谁让我是在推老谢的途中穿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比起游戏里的谢渊而,现实里的谢渊明显更带着浓烈的压迫感,上过战场的中年男子面容刚毅,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军队的硬朗之风,岁月在他的脸上雕琢出了深深的印记,却为他同时增添了一分岁月的沉淀。

  我可没指望出门打酱油这样的说法能说服他。

  “额……其实盟主大人不觉得这日子光色正好,微风拂面,天空中鸟雀群飞……”

  “说重点。”

  “……哇!!!!!!”我摆出一副被吓得不惨的样子,欺负loli是会有报应的盟主大人,我双手一合,可怜兮兮的叫道,“重点就是,苗疆的曲云大人让我特地来和大人说一件大事!”

  “你是苗疆之人?”对方的神态这才稍微缓和了片刻,似乎是看到了我身上的衣服,确实是实打实来自苗疆的服饰,只不过伴随着我的话音一落对方的眉头却皱的更深了,谢渊盟主面无表的扫过我的面容,随后才问道。“虽然并未和曲教主有过一面之缘,然而倒是神交许久,但是苗疆相来不理中原世俗,为何此次却?”

  对方话没说完,我基本领悟真谛,你家老大一把年纪都快在苗疆养老了,没事闲的干怎么突然间想来大中原插一脚,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想到这里我继续补充道,“其实事是这样的,虽然我家教主现在身处苗疆,但是原本也是七秀出身,心里毕竟还是惦记着中原的。”

  谢渊盟主的神色虽然依旧冷凝,但是却缓和了不少,想来也是知道我门教主当年的身份的,即便他不知道我相信浩气盟的一号报贩子影也会给他进行成功的普及的,想到这里我的头脑风暴再次转动起来,“今日我来此,先是想问问各位掌门此刻可还安好?”听到这里,谢渊盟主的脸色一僵,面上露出了颇为疑惑的神色,他淡淡的道。“自然还好。”

  哦……也就是说,门主们要么是还没进zld呢,要么就已经被玩家们从zld里接出来n多次了,不管怎么样,反正都不再zld呢,。

  “其实大人可知道南诏之事?”咦……不晓得剧有么有进展到南诏皇宫,先诈一诈再说。

  “南诏?”对方神色一凛,却目露意外,想来是不清楚南诏反唐这件事,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干脆点把zld卖了算了。

  “大人可知道我五仙教的历史?”

  壮哉我大五仙教,凡人们,普及历史的时候到了!

  “五仙教?”对于我门内秘事,饶是浩气盟的盟主大人也摆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来,他淡淡的看了我眼,似乎对于这个称呼略有些吃惊。

  疑惑是必须的,当年我大大大大五仙教还叫五仙教的时候,曲云大人还不是一只萝莉呢,事是这样的,当年我大五仙教虽然吃斋念佛,但奈何玩的东西比较新潮,喜欢蝎子毒蛇一类的,有点非主流,再加上处在偏远郊区。语不通贵州话,交通不便苗疆啊,亲因此大部分的武林正道视我等为洪水猛兽,因而比起五仙教,他们渐渐更喜欢称呼我们为五毒教,仿佛这样就能凸显出我们非主流的气场!愚蠢的中原人啊!咦……我终于可以说这句话了。

  后来我们的前任教主罗刹挂掉后,长老就从中原的七秀坊找回了当年前任教主的私生女也就是我们的现任老大曲云,让她来继承偌大无比的五仙教。但是你们知道的,这曲云原本可是武林正道七秀的弟子,一来不具语优势,二来不具有出身优势,本身就不服的人内心就更不平衡了,凭啥你个要啥没啥的人来继承五仙教啊。因此就吆喝了一群人共同叛出了五仙教,这个人就是zld的bbbbboss乌蒙贵。

  乌蒙贵自从叛教之后,便成立了天一教,烧杀抢掠无所不作;简直是坏到了骨子里,他成功的取代了红衣教成为了剑网三最长久的反派no1。

  自此,我大五仙教因为分裂陷入了长时间的动荡,一面抵抗着尸人领唐书雁的围攻,一面压制着天一教的展,真是听着落泪闻着伤心,最可恨的是,还有很多人把天一教做的坏事全归类到我大五仙教的脑袋上,因此五仙教的名头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