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死师徒(1/2)

加入书签

  萧沙必须死,他这次肯定死定了绝对不可能继续活下去。一般boss的最后下场肯定是死,比如乌蒙贵,比如牡丹等等,区别只在于早死和晚死。至于为什么阿萨辛和建宁王没有死,我只能说这真是一个看脸的社会啊。此外,我坚信只有主角才有不死定律,像萧沙这样的他是主角吗?

  所以综上而他必须死啊!

  当然萧沙是不想死的,他现在还时刻打算着和我死掐呢,我看着他摆出了进一步攻击的架势,却因为被王遗风谷主打出了内伤而此刻还有些脸色惨白,顿时默默地看了眼他身后的女徒弟韦柔丝。

  果然韦柔丝注意到我的实现后,妩媚的回了我一个暧昧无比的神色,恐怕在她的心中对萧沙的生死也早已下了决断。思及此,绕是我也不禁有些心寒,这韦柔丝可以说是萧沙一手带出来的,也可以说是萧沙此生最为信任的人之一,如此却亲手手刃了自己师父的姓名还当着如此多人百无顾忌,此人的心急狠毒不顾及颜面简直是到了一定的地步。想想当年谢云流捅了自己师父吕洞宾一刀还因为名声问题远走东瀛呢,韦柔丝亲手弑师居然半点心理阴影都没有,我还真有点佩服这个妹子了。

  这心理素质真是杠杠的啊。

  萧沙还在前面大放厥词呢,点名喷我,“陈瑞迪,似你这般手段狡诈,心机深沉,处处树敌之辈,若不是身为王遗风和谢渊的女儿,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这次就是你的死期!”

  我顿时有点不大好回答了,迟疑了下,我一脸镇定的答道,“那啥,虽然我的确是处处树敌啊,但是你还记得我的敌人的下场吗?”

  我这样一说,萧沙顿时脸就白了,他一瞬间脸上的表就跟走马灯一样的换来换去,实在是精彩非常。估计也是想起了某些不大和谐的画面也说不一定,比如乌蒙贵,比如南诏王,比如很多很多……

  基本上每一个和我作对的人最后的下场都不是很美妙,要不挂了,要不就成为了搞基之神,从此奔腾在龙阳的道路上一去不回。

  萧沙恨恨的看了眼我之后,果断放弃了和我继续打嘴仗,随即他点名继续喷王遗风,王遗风谷主比我最大的优点就在于,他的嘴巴没有我那么毒,和丧病的陈小迪相比,人家还是比较风度翩翩的。

  “呵呵,师弟,看到现在的红尘一脉,我相信严伦必定会对你失望至极啊。”

  王遗风谷主虽然话不多,但是句句都很经典,直接一脸平静的回了一句,“管你什么事。”

  萧沙当时就傻了,是啊,管他屁事啊,严伦早就把他逐出师门了,他跟红尘一脉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啊。再加上红尘一脉虽然吹着牛逼,但是说实话要不是出了萧沙和王遗风,谁知道红尘一脉哪里来的那颗葱啊,人家又不是大纯阳宫搞宗派主义,统共从上数到下可能现在还没超过四个人呢……

  萧沙就算爽翻了去全江湖说严伦死不瞑目,估计得有一多半都不知道他说的是谁,相比之下,你想想大家说吕洞宾若是因为谢云流痛心疾,我估摸着知道的人还能再多点……

  因此,萧沙算是真的有点被问傻了。要是我直接说,虽然我不是,但是不妨碍我看乐子啊,但是我估计萧沙是没有这么不要脸的,虽然他很不要脸,但是如此直白的不要脸,似乎是把自己的档次显得有点低啊。

  在点名喷我和王遗风谷主都连连失利之后,萧沙被我俩气的浑身抖,忍不住从牙缝里蹦出一句来,“真不愧是父女啊!”

  “呵呵,这么厉害,你的女儿怎么就去了浩气盟呢果然你还是对不起那清高的红尘一脉吧,哈哈哈哈。”

  对于萧沙这样挑拨离间的行为,我刚刚想要开口就看到了王遗风谷主面无表的说道,“她还是谢渊生的呢。”

  那姿态叫一个写意,那态度叫一个淡定,那神色叫一个平静,但是我久久的不能平静下去了。

  我觉得要是谢渊在这里,萧沙今天肯定死不了了,盟主肯定带领人跟谷主死掐了,理由还是论陈瑞迪到底是谁生的。

  萧沙又被王遗风谷主噎到了,到这一地步我估计他也看出来自己此次是凶多吉少,不过他想来自信满满,昔日被拘禁在少林寺都无损于他的戾气。他此刻傲然的环视过我们所有人后,这才冷冰冰的笑道,“罢了,一醉江湖三十春,焉得书剑解红尘。闻声月落风露起,孤影几曾蹋兰舟。”

  萧沙说着说着还是不免流露出了缅怀的神色来,他定定的看了眼王遗风谷主悬挂在腰间的长笛,唇边的笑意似讽似讥的说道,“红尘曲青城,我也会吹啊。”

  原来那么难听的笛子你也会吹……

  血眼龙王此刻看着我们的表已经是无比的遗憾了,“可惜,可惜,不论是我还是严伦,都不会猜到,你竟然将红尘一脉传给了你的女儿。”

  不要这么笃定啊!那么难听的笛子我不会吹的啊!!!

  大话说了不少,话也说的不少都赶上话唠了,可惜看着他按着自己受伤的心口的表,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