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见萧沙(1/2)

加入书签

  萧沙,如果说在十年前提起这个名字甚至可以让止住婴儿夜蹄,因为他实在是一个万恶不赦的江湖恶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同师弟王遗风之间的纠葛,以萧沙犯下的累累罪行早已就去了恶人谷。

  他恨王遗风更恨严伦,早年坎坷多变的童年记忆使得他内心充斥着对世道的偏激和阴郁,与出身在鲁地书香门贵但是暗通人性的王遗风不同,萧沙并不是本身就通晓人性的薄弱,而是因为自身受到的无数的苦难才病态的通晓百事。故而与王遗风不同,虽然王遗风也认为人性可恶可鄙,但是却并未吃过多少苦楚和白眼,说白点就是个伤春感秋的神经病富二代,因而本性之中终归恶的并不彻底。但萧沙不一样,作为一个草根平民,萧沙的人生本就建立在一场场的欢笑虚伪之中度过的,在严伦因为他内心险恶而放弃他,将他逐出红尘一脉之后,他对严伦的恨意就如同江河一般的汹涌澎湃再难抑制。

  本身就心胸狭隘的萧沙不仅仅被逐出了红尘一脉,严伦更是亲手废掉了他的武功,若不是他拼着一口力气跑了出去,怕早已经成为别人的刀下亡魂。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当年萧沙在成为红尘一脉的绝学之后,没少得罪别人,严伦也确实没有看错萧沙的本性……反正她当年得罪的人蛮多的。

  他恨王遗风,他恨王遗风这种从未尝过人间疾苦的人,却得到了严伦的疼爱,亲定为红尘一脉的下一代传人。而他只能躲在角落里阴暗的谋划着自己的未来,还一面阴暗的舔着伤口,怎么想都觉得王遗风是人生赢家,他是人生输家一样啊!

  他对王遗风的恨意,远胜于严伦,王遗风就如同一面镜子一般的成功,越的成功也就越的折射出他的失败,就好像是严伦在赤-裸-裸的打他的脸一般的告诫着他,你很失败,你根本比不上我选的下一个继承人一般。

  这样又恨又嫉又满是愤怒的绪,催使他使劲了一切的手段去迫害王遗风,他要王遗风如同他一般的像是一个丧家之犬一般的为人所弃,所以他才杀了文小月!想想王遗风泡妹子混的风生水起,他泡妹子妹子跟别人私奔,尼玛……王遗风是上辈子生出来专门克他的吧!

  但是比起王遗风而,他更恨王遗风和谢渊的私生女,明明已经做下了任何一个江湖人都不耻的事,但是浩气盟和恶人谷都从未背弃过他们,这简直是天理难容!

  尤其是他们的那个女儿,简直是比王遗风更可恨,想想当年自己在南诏皇宫的往事,萧沙此刻还感觉到下面一阵冷风划过。

  他阴冷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追随着高大的军械库穹顶,直到身后传来了爱徒韦柔丝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师父,王遗风他来了。”

  “来的好。”萧沙冷冷的笑了笑,他慢慢的转过身来,深沉务必的道,“我已经等他很久了。”

  正当他回身站定的刹那,下一秒只看到一个一身暗紫色长袍,头戴苗疆银饰面容秀美清雅的女子一脸玩味的对他挥了挥手,笑嘻嘻的道,“哟,好久不见了!三姓家奴!”

  萧沙:“……”

  他简直是被震惊的无以复加,“你为何也来了?”

  萧沙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王遗风身上,神色波动了下,唇边的笑意更冷了,“原来如此,难怪呢,原来是你也在啊!”

  他的神色更加阴冷,眼底的杀意也更深,浓重的如同乌云压城一般的深沉和压抑,“的确,你和谢渊的女儿,你怎能不好好地带在身边呢?”

  王遗风:“……”

  那边的紫衣少女捂胸倒抽一口凉气,忍不住道,“……尼玛,突然间觉得我比少谷主的背景还要硬啊?刚刚还红尘一脉呢,现在就变成老王和老谢的女儿了,哎,人生真是变化无常啊!”

  “等等,你是红尘一脉的传人?”萧沙一脸震惊的凝视着面前的女子,忍不住思索片刻后,这才哈哈大笑无比快慰地道,“大仇得报啊!严伦!”

  王遗风:“……”

  陈瑞迪:“……”

  恶人谷众人:这话题进展的太快完全没办法接下去了怎么办啊!

  “可惜了,你竟然是红尘一脉的传人。”萧沙越想越觉得确实如此,这陈瑞迪乃是王遗风和谢渊的骨血,是上过隐元秘籍拿过加v认证的大v,如果说以他还有所迟疑,现在经过十年的熏陶,他早就对此深信不疑。若非如此,他怎么会允许这丫头加了恶人又入浩气,如今竟然还活蹦乱跳的来到军械库之中呢?这其中必有蹊跷啊!再者说,这个女人心思缜密,玲珑无比,哪张嘴更是足以扰乱人心境至极,哪怕是他与她交锋也经常是哑口无。若说她是红尘一脉的下任继承人,倒也比莫雨那个薄寡却又多之辈可靠几分。想想王遗风可能的下一代继承人里面,萧沙愕然现只有这个陈瑞迪最对他的口味,可能也最对严伦的口味,思及此,他更得恨得牙根痒。

  内心阴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