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过渡章(1/2)

加入书签

  有鉴于叶庄主着实淡定过头,面无表的坐在原地一派闲适的模样,我也不确定我当时的说法有没有伤害到这位庄花那脆弱的心灵,因而一时间颇为忐忑。“那啥,其实我刚才说的话并没有什么人生攻击的意思。”

  对方依旧面无表的盘腿坐在原地。

  我开始思考怎么样能让对方了解到其实我并没有想要要他难堪的意思,其实我只是单纯的希望能够更好的保护庄花啦。

  深沉万分的看了眼面前一派淡定的庄花大人,我沉痛万分的道。“其实这是一个误会。”

  对方摆出一幅洗耳恭听的表来。

  “我虽然说你是个瞎子和打铁的,其实完全没有任何人身攻击的意思,比如我以前还是个唐萌萌呢,说自己的堡主都说他是个瘸子。”我举出实例晓之以,动之以理。

  庄主似乎这才有了点反应,他淡淡的道。“姑娘可以放开在下的手吗?”

  我:“……”

  这才反应过来,居然还抓着人家的爪爪在吃豆腐,顿时慌忙的把对方的手松开,叶英依旧是一派沉稳的神态,脸上连半点笑容和不快都未曾看到,仿佛刚才被个萝莉抓着吃豆腐的人不是他一般。

  真是好心态啊。

  “其实。”我开始思考该如何好好地忽悠下去叶英了,思索了半天之后才继续说道,“你是我大伯”

  叶庄主的表终于稍微凝固了下,他浅浅的笑了笑。“小姑娘,有些事还需慎。”

  “庄主,你晓得吗?当年我教主曲云和你的弟弟,曾今谈过一场惊天动地的爱,但是你弟弟无的把我教教主给甩了。他的理由乃是我五仙教是邪门歪道,不配合你们正道中人子在一个,搁现在都能上818了。”我痛不欲生的看着他,力求完美的演绎出当年我教教主那陷入草泥马狂奔的精神状态。“你竟然还要我慎!”

  叶庄主的态度更淡定,“在下唯有叶炜一弟有女。”

  “当年教主虽然和叶二庄主分开,然而实际上内心却对叶二庄主又爱又恨,因而特地用蛊毒之术结合叶二庄主的血,制作出了蛊人。”哇,我居然这么能编,我都快佩服我自己了。“所以,叫你大伯有问题吗?”

  叶庄主沉吟片刻,才道。“在下唯有叶炜一弟有女,姑娘若是有想要说的,大可直。”

  我简直无语了,这位怎么比谢渊还难忽悠,我个极道魔尊都能忽悠谢渊,怎么赶上偏远的大五仙教就偏偏不能欺骗小黄鸡啊,这不科学!

  “好吧,这个事暂且按下不提。”我强自镇定的咽下一口鲜血,随后才慢慢地道。“庄主如今被乌蒙贵囚禁于此,我奉教主之命前来探查前五仙教教主失踪一案,顺便协助六位掌门脱离天一教掌控。”

  叶英这才缓缓地点了点头,面上依旧是一片的淡然,仿佛天底下再无任何事可以让他动容一二。

  “既然如此,就有劳了,好看的小说:。”

  我继续忍下去吐血的,不知道为啥,刚刚和叶英说话这么一段时间,我就觉得已经被对方吃的死死的了。

  “那啥,请问你可还有什么疑问吗?”

  盘腿而坐的叶庄主挑了挑眉,俊美的面容上化为一片温和的笑意,清凛的带着惑人美丽。“那么,请问你刚才是唐萌萌是什么意思?你不是五毒教的人吗?”

  我:“……刚才我是乱说的。”

  “哦,那么说唐门的门主是瘸子也是你说的吗?”叶庄主露出一幅好困惑的表来,似乎对此感觉到颇为好奇。

  “想来以后若是有机会见到唐门的堡主大人,定要好好地讨教一二。”叶英神态清淡的点头。

  “……我错了。”qaq

  嘤嘤嘤,人家当年砍号重玩的五毒不行吗?

  怎么和庄主解释这个世界还有个东西叫tmd换号啊?

  还有,被原来的老大知道我翘家跑去五仙教的话,肯定要撕了我……no!

  被庄主深深伤害的我忧伤的走回了自己的住处,看着这蚊虫遍地的住宿环境,又一次淌下了动的泪水。

  神出鬼没的蓼蓝这次倒没走,在看到我之后反而笑的一脸诡异的道。“哟,够厉害的,三两语之间居然就能让圣童和蝠王鼠王打起来,你可真不错。”

  我幽幽的扫了眼他,“那只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有矛盾,这鼠王和蝠王又不是天一教之人,自然和天一教教众矛盾多多。”

  瞥了眼我,蓼蓝俊美的面容半隐在烛火之下,倒也凸显了几分诡谲,他咧嘴一笑。“没想到,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你实在太小瞧我了,别说是天一教了。”我淡定的道,“就是明教的隐秘我都了如指掌。”

  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