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春寒赐浴澈肌池(1/2)

加入书签

  太后的生辰宴在莺歌燕舞中结束了,而夏逸然则去了今天晚上最令人惊艳的虞婠婠那儿。虞婠婠听后,并不惊讶和慌张,也不表现出厌恶或者愤怒的样子,只是冷淡地对悦人说:“悦人,本嫔要去澈肌池沐浴了。如果皇上来了,你就来叫本嫔。”“诺。”悦人恭敬地回答道,看着虞婠婠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瑞凤苑里。

  按照宫规,妃子侍寝前,都要在澈肌池沐浴更衣。虞婠婠进入澈肌池时,里面有皇上身边经常出现的御侍秦嘉懿和一名良人、一名良侍。秦嘉懿对虞婠婠说:“乐贵仪,吾是御侍秦嘉懿。皇上今日招乐贵仪侍寝,按照宫规,须有一御侍、一良人和一良侍来教诲侍寝妃子礼仪、流程和一些侍寝的注意事项。现在请乐贵仪先沐浴。”御侍是正二品女官,所以不用向虞婠婠这种正三品贵仪行礼。虞婠婠麻木地点了点头,任由那叫田瑾瑜的良侍扶她入浴池。虞婠婠泡在浴池里,眼角不由得有些湿润。虞婠婠知道,只要她入了宫,就一定会……可是,自己还是要为他进宫……自己是太傻还是太爱他?虞婠婠不知道。夏夜然陪她八年,是夏夜然在她危在旦夕的时候救了她,也是夏夜然在她差点受辱帮了她,她感激他。可她还是无法接受为了夏夜然而去当夏逸然的妃子,不止因为夏逸然是她的仇人,更是她爱他。一旁的田瑾瑜现了虞婠婠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