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1/2)

加入书签

  有点儿面熟的陌生人。

  我睁开了眼,气窗透进来些黯淡青白的天色,看来今天不会是晴天。阖上眼,我静静数秒,数了五十三下的时候,闹钟发出短促而悦耳的‘滴滴、滴滴’声。我的生物钟误差一般在正负一分钟之间,最短的时候刚刚十八秒。伸手将开关按下,然后起床。

  被子里面很暖,外面很凉。

  拉开窗帘,便看见湿漉漉的窗户玻璃,原来昨夜已经下了一场无声的雨。我打开窗,与清寒的晨风一起入内的还有一层雨雾。看来,这是2004年s城入冬前的最后一场秋雨了。

  换好衣服,拧开房门,走道里行色匆匆的都是穿着背心短裤前去晨运的大军。

  晨练结束后,我额外多跑了一圈,回来时身上已经湿透,分不清是汗还是雨水。洗了个冷水澡,换上制服去食堂吃了早饭,之后再回宿舍用热水洗脸,仔仔细细洗了三遍。

  忙完这些一看表,七点半。

  从宿舍到昨天宁晖口中的那个二号会议室只需要十分钟步行时间,我现在多了二十分钟。该怎么打发呢?想一想,来到门边屋角倒立。十分钟后,我开始觉得头晕目眩,直立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在床上躺了阵,再看表,七点四十五。

  突然我心里涌起莫名懊恼,我这是在干什么?想着,自己个拍了额头一记,发出清脆‘pia’响。猛地挺起身,来到衣柜前,从搁架中取出军帽,戴好,稍事整理了耳边碎发,然后离开了宿舍。

  距会议室还有半级楼梯时,我停在休息平台上。抬腕看表,差三分到八点。顺手了风纪扣,再理了理衣领,垂下手时扯了扯制服的下襟。

  “紧张?”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在空荡荡的空间内传出些微回音。我闻声抬头,看见三楼楼面栏杆处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他穿着件灰色套头高领毛衫,一条深蓝色牛仔裤,一双厚底休闲皮鞋,几乎半个身子都趴在栏杆上。我正惊异于他这一身装扮的时候,那人一手着下巴懒洋洋的笑着续了话,“早听说大队来个女兵,想不到长得还不错。”

  我不认识他,但从这句话里透露的意思来看,他应当是宁晖的人。这一年多来,我天天早上照常出,跟队里大多数人都打过了照面。而其他特别行动连,如‘陆地之狼’等,因额外有自己的营区,所以一直不曾有缘得见。

  顺级来到三楼,站在那人身前两步远,我向他点头致意。他上前一步,向我伸手,“你好,我是封一平。”

  “我姓多,多妞儿。”我握住他的手,收回手的时候再道,“是有点儿紧张,第一次有机会和‘陆狼’合作!”

  “‘陆狼’不是真的狼,尤其在面对美女时就都变成了羊。”封一平微微一笑,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会议室在这里,多小姐。”

  我觉得这个叫封一平的人很风趣,笑起来也很温暖,但还是不由奇怪为什么他会穿便装来开会。从他身上我感觉不到那种只有军人才有的特别硬朗干练甚至有些木讷的气质,他更像个花花公子,带着女伴到高级餐厅用餐,此时正殷勤的为女伴拉开座位。

  这些感觉只是一个念头在我心里一闪而过,我顺着他的手势指引朝会议室前门走去。可是刚走了一步,突觉头上一轻,帽子已经被封一平从身后摘了去。

  我愕然回头,只见封一平还是微笑着,手里托着我的军帽,“在头发还没有干的时候就把帽子戴上,可是个不太健康的习惯。”边说边将帽子递还给我,之后绕过我身边,来到门口,拧开会议室的大门,又很绅士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迈进门内,会议室里已经有两个人了。

  两个男人,两个穿着便衣的男人。两人个头都比封一平稍矮一些,一个一双大眼,一个一双小眼。我进门时,小眼的那个坐着,双脚翘起搁在会议桌上。大眼的那个看见我们进门,立时迎了上来,“哟,一平,带了个妞儿来开会,不怕宁队削你啊!”

  封一平笑回,“蒙古,真叫你猜中了,这就是妞儿小姐,我们的新队友。”

  只听喀拉响一阵,是小眼男收回了脚从椅子中站起身发出的动静。他急火火抢在那叫蒙古的大眼男之前朝我伸手,“幸会幸会!我叫朱投,欢迎加入!”

  “我是张行天。”待小眼男说完,跟我握完了手,蒙古才不紧不慢的自我介绍。不知为何要叫他‘蒙古’,他的名字跟蒙古一点儿都不搭界。难道他是蒙古人?但看着也不太像。

  “多妞儿!”轮到我自我介绍了,然后毫不意外的看见他们意外的神态,“姓多,名妞儿!”

  “还真叫妞儿啊,”朱投带头笑起来,“这名字好,听着真有股味儿。”

  待八点整宁晖进入会议室时,我才发现我跟他们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宁晖竟然也穿着便装。他先问朱投在笑什么,接着目光落在我身上,“都认识了吧?”

  我不确定宁晖是在问我,但还是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