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1/2)

加入书签

  【尾声】

  沉重、苦涩,还有……干渴……

  渴极了……

  梦已醒,眼未睁,心中开始数秒。从一数到十,我睁开眼,闹钟开始嘀嘀嘀的叫起来。伸手关掉开关,从单人床中坐起。

  将脸埋在手掌中,鼻端能嗅到病号服上浓浓消毒水的味道。

  我不敢照镜子,害怕检视自己的脸,怕会发现这张脸越看越陌生。

  十分钟后,护士送来早餐,牛、煎蛋,还有新鲜蛋糕。

  拿起蛋糕掰下一块慢慢放进嘴中。

  护士绕过我的床头,将窗帘拉开。瞧,太阳正好,她回头对我说,春末了,再过几个星期天就热了,再想晒这么美好的太阳,得等一年呢。

  我无声笑了笑,喝了口牛。

  窗外绿意正浓,高大的法国梧桐枝桠张开撑到极限,满树都是刚生长出来的掌型叶子,随风轻舞,边欢快歌唱。

  一只透明塑料杯被护士放在我的身边,圆的、长的,一堆药丸。半个小时后来收拾,护士对我说,别懒,别再用牛送药。

  我点头,点了三下。

  哦,对了,她停在门边,回头道,今天下午的心理康复训练改在室外,三点,到中庭集合,别迟到了。

  我转头看着门,笑着,回了个‘好’。

  九点半,我来到心理检测办公室,敲门而入。

  测谎仪已经接好,医生开始提问。

  你的姓名?

  多妞儿。

  年龄?

  26

  身份?

  ……

  你是否认识宁晖?

  认识。

  你是否认识古蓓薇?

  认识。

  你是否在去年参加了由宁晖领导的特护任务?

  是的。

  你们是否顺利抵达目的地?

  是的。

  请如实描述目的地。

  是……是个山洞,很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