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1/2)

加入书签

  【结局】

  我知道她不会忘记我,她将我留在最后单独说,一定有更可怕的原因。可是我能做什么?反抗么?杀了眼前的这个‘三号’,也许不要一秒钟,‘四号’就出来了,几分钟后,一个‘古蓓薇’加强排就会站在我面前。

  ‘三号’道,“至于你,妞儿,你的思维很活跃也很跳跃,而且,你的脑电波信号最强。所以我们进洞后,我首先捕捉到了你的能量,于是,我们便有了那段关于‘黑暗是一种物质’的小小讨论。”她停了会儿,然后问我是否还记得这个片段。

  我自然是记得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跟我有关,我从来没想过黑暗会是一种物质,我只是特别讨厌黑暗的环境而已。想到这里,我恍然,这就是‘三号’刚才的理论呀。不管是讨厌、憎恶还是害怕,因情绪而引起的脑神经元高速活动的结果就是导致脑磁场发生变化。这种变化被‘三号’察觉并捕获,再通过不知某种方式的放大,无数倍的放大,将那原本只是无光环境的黑暗变作某种物质,某种专门吸收光线的物质。

  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脑部贴满了连接线,一台显示屏就在身边,滴滴声响中,屏幕里的波线随着我的心情变化而同步感应着,将我的思想毫无遮拦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旋即,更深的恐惧迅速抓住了我。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三号’,指责着她,“你是故意的!”

  “哦?”她回问,“我故意什么了?”

  “宁晖的伤,冻伤,是你安排的!”我气愤起来,“你故意读了一段行文诡谲的日记给我听,想将我引入歧途,想让我用我的关心来杀死宁晖!”

  “噢,这个……”她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这样的事情你做了不止一次!每次宁晖离开我们独自探路的时候,你都会诱使我去担心,去猜测宁晖是否遇到危险!你的目的无非是想利用我的想象力,来将危险转化为现实!”我简直怒火冲天。要是怒火能实质化,我希望它能一把将我面前这个一直奸笑不停的伪人类烧个干净。“你说你不能伤害我们的生命,但是你这样做,跟亲手杀死我们有什么区别?与其这样,你又何必这么费事?动一动小指头就把我们全部消灭不就好了么!”

  我狂怒的指责她,越说越语无伦次,虽然明知这是徒劳行为。我也不敢抱有指望,我的指责会让她良心发现。我只是觉得,要是不把怒火发泄出来就丢掉小命的话,未免有点冤枉。

  “我做的远不止这些,我可以向你坦白,”她依旧笑吟吟的,“小张的心理评估报告是我通过的……我怔,她再道,“还有小封和假体小朱搏斗时,我也做了点小动作……”我恨,她却没有结束,“长藤健一是我放的……”

  我微叹,果然如宁晖猜测。

  “啊哈~”‘三号’挑眉,露出些惊讶,“最后那一个,你们已经猜到了?不错,不错!”

  我对她做过什么已经不感兴趣,我更关切的是,她接下来想做什么,还有,宁晖在哪。但她谈好极,继续感慨道,“我早感觉宁晖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他最后还是逼得我不得不暂时以死亡来回避。真是遗憾呢!妞儿,你也不太容易对付,意志坚定,相当坚定!我读日记的时候原想让你产生对‘地狱’的恐惧,但是你的反应真出乎我意料,我只好顺着你的思路,幸好你自己又想出一个代号‘大红莲花’的杀手组织,还蛮有创意呢!知道么,当时我真是很想笑,好像在看老版的香港电影一样。”说着,她真的得意的笑起来。

  我再也忍不住了,腰一猫就扑了上去,一把把她掀翻在地,双手掐在她脖子上,用了我最大的力气。她只挣扎了一小会儿,便手足一瘫,不动了。

  喘着气从她身上爬起,我难以置信的看着瘫软的‘古蓓薇三号’,这样就杀了她了?我立刻抬头,四下看,空空的,没有出现我预想的那种突然冒出一个‘古蓓薇四号’来。我转身朝来时通过的那座桥跑去,跑到桥端,机关门还半开着。

  我冲了过去,刚到近前,突然那门朝外全部打开,一个人钻了进来,身形瘦削动作敏捷,他抬头,惊讶唤了我一声,“妞儿,你怎么在这里?”

  我喜极而泣,几乎立刻就扑了上去,他一把搂住我,紧紧的,先不问缘由,只是轻轻拍着我的背,用特有的低沉磁音安慰我,“别怕,有我在……”

  “宁晖,宁晖,”我反复叫着他的名字,双手将他的外衣揪成团捏在手心,“你去哪里了?你为什么要抛下我?”

  “别生气,”他回道,“我有苦衷的……”边轻轻替我擦拭眼泪,用一种我从未感受到过的温柔。

  我募然顿住,抬眼看着宁晖,他的双眸如月下湛蓝深海,洋溢着暗潮一般的深情。我挣脱出他的怀抱,退后一步。

  “怎么了?”他问,朝我伸出手来,好似在邀请我再度进入他的怀抱。

  我转头,看见‘三号’还躺在不远的圆台地上,再转回头看看宁晖,他眼中深情一丝未褪。可是,我只觉心寒。退一步,再退一步,来到桥的中央。

  “你不是宁晖!”我咬牙,再重复一句,“你是假的!”

  他眉头微皱,似是不解。

  “还装?”我怒吼,“那我问你,几个月?”

  他表情僵住,然后慢慢松却,变成漫不经心的笑脸,“这是,”说着,他摇了摇头,叹了一气,续道,“你们的小秘密?”

  我不语,大口大口喘气,重得似乎成了现在唯一剩下的声音。

  忽然一个声音从我后头响起,“妞儿,别这样凶嘛!看把咱宁队给惊的!”

  我倏地转身,看见了朱投……

  不只是朱投,还有封一平和张行天,一左一右站在朱投旁边!

  张行天揽着朱投的肩膀,摇了摇,道,“你也声小点,咱们妞儿淑女得很,你别吓到人家!”

  “哟呵,心疼啊你?”朱投嘻嘻哈哈的给了张行天一拳,“招子放亮点,不知道妞儿是咱们宁队的妞儿么?”

  封一平一直未语,只是面带微笑袖手在一旁看着张行天和朱投打闹,如之前一般。跟着,他身后踱出一个人来,是古蓓薇。她冲我一招手,“妞儿,宁队,来这边。”宁晖应了一声,在我面上落下一瞥,便越过我走了过去。

  我只觉脚步重如千斤,似生在了这座桥上。

  古蓓薇召集大家围在她身边,然后大声道,“经过一番艰苦的跋涉,我们终于抵达了我们的目的地!同志们,请听我来宣布,咱们的‘明日之光’任务到了现在可以说已经,胜利完成啦!”话音未落,朱投一声怪叫,率先鼓起掌来。

  众人跟着鼓掌,连宁晖也象征的举手拍了两下,然后抬手示意大家噤声,安排道,“现在就地休整一个小时,然后我们就整队离开,争取今晚就能返回大队!”

  又是朱投第一个出声附和。

  我就这样,呆呆的站在桥上,看着这些陌生的熟悉人。

  要不是‘三号’的尸体还躺在新‘古蓓薇’的脚下,我大概会真的以为我在梦中,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宁晖朝我走来,自动停在我身前三步远。

  也许我不该叫他这个名字,那应该叫什么?宁晖一号?

  “我不明白,”我哑着嗓子主动开口,“我不明白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他不答,转身看着台中或站或坐的‘人’们,我跟着一起将视线投过去,朱投正在冲我挥手,然后举起两只手的大拇指,在空中做了个拜天地的动作,跟着便是一个顽皮的鬼脸。

  “朱投是家中独子,”他突然开口介绍起来,“爸爸去年中风,送到医院急救,现在半身不遂,妈妈一直有高血压,身体也不太好。蒙古倒是还有两个姐姐,但他爸妈都极看重他,农村人的老观念,要靠儿子传宗接代。

章节目录